<
继续看书
要说身份,其余秀女中也不乏有身份高贵的。

例如太傅之女,一品将军之女等……

可她们三个却一律都被封为了八等美人,独独廖羽柠自个儿比旁人高出了两个等级,这如何能叫人不眼红?

孟娴湘没猜错的话,那廖羽柠也将会是第一个侍寝的人。

种种恩宠在她看来,只看到了两个字,捧杀!

真要是这样的话,那就只能说他们这位年轻的皇上,心思很不简单。

剩下三位,便是孟娴湘和章玉妍,以及另外那位外官之女,都被封为了十等贵人。

而孟娴湘最在意的,也是那位除章玉妍外的贵人。

穆静烟!

穆静烟和她,可是有渊源的,还是很大的渊源。

分宫的时候,她还和穆静烟被分在了同一处的凝月宫,只有四等嫔位及以上的妃子才有资格住一宫的主殿,所以孟娴湘和她分别被分在了东偏殿和西偏殿。

到凝月宫的时候,内务府派发下来的宫女太监们都已经候着了,此刻正在做着打扫的活。

十等贵人身边除去自己带进来的丫鬟,还会派发一名掌事宫女,一名贴身大宫女,两名近侍宫女,两名粗使宫女和一名掌事太监及两名粗使太监。

有意思的是,玲珑自作主张,竟不让内务府派发的掌事宫女和大宫女靠近孟娴湘,嘴上说的是怕她们伺候不好。

玲珑,便是孟家夫人身边刘嬷嬷的女儿。

孟娴湘如今是宫里正儿八经的主子,却被一个知府奴婢做了主。

甚至,还要听她一个奴婢的嘲讽。

“没想到吧,没想到穆家小姐也入宫选秀并且入选了,哼。”玲珑站着,孟娴湘坐着,可看玲珑那轻蔑的神态及语气,仿佛她才真正的主子。

孟娴湘撩了垂在身前的一缕青丝,在手指间转着圈圈,没有因为玲珑的不敬而感到生气,反倒是眼眸含笑饶有兴致一般。

玲珑则越说越起劲儿,以为孟娴湘不回答就是怕了。

“那穆家小姐是最知道你底细的,她要是在宫里到处说你和你娘的丑事,那你在宫里可就真成一个笑话了。”

“底细?”孟娴湘手中动作一顿,慢慢抬起头,眉头向上一挑问:“什么底细?”

“自然是你那个早死的娘是个贱婢底细!”玲珑越发不屑,瞪着眼睛要吃人似的,不愧是孟夫人身边的丫鬟,真真是把狗仗人势体现的淋漓尽致了。

可惜啊,她甚至比狗都要愚蠢。

或许连狗都知道要有主人在身边才算有势可依,没有主人护着的狗还敢这么豪横,也不怕被打死在外头?

孟娴湘放下绕着头发的手,轻轻搭在桌子上,看似慵懒的神态实则暗藏凌厉。

“你确定要一直这般与我说话?”她含着冷笑问玲珑。

然后不等玲珑开口,继续再道:“路上的时候没办法,我身边需要人伺候这才对你诸多忍耐,可如今不一样了。玲珑,你就真的一点都不怕吗?”

“我、我有什么好怕的?”

玲珑嘴硬,可实际已经被孟娴湘那似笑非笑的模样看的有些发毛。

“罢了!”孟娴湘摇摇头,嘴角的笑意却逐渐加深。

她不怕最好,不怕才好呢!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