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商量好了婚事,童颜从陆家出来,拉着行李箱往学校走去。

萧南说的没错,童家所有的资金包括她的信用卡全被银行冻结了,别说买灌饼,她连瓶矿泉水都买不起。

学校离陆家很远,童颜踩着脚上昂贵的高跟鞋走的异常平稳。

直到一辆车子从她面前停下,司机下车恭敬道:“童小姐,夫人让我送您离开。”

没想到白绮兰会这么细心,连她打不起车也看出来了,刚才在里面没说,怕是给她留的面子,突然觉得自己这个婆婆还真是不错。

童颜没有客气,直接报了学校的地址。

陆家老宅。

白绮兰听到童颜回了学校,看着床上安睡的男人叹了口气。

“儿啊,这孩子也挺可怜的,死了爹妈又被人图了家产,她一个女孩子你就当照顾照顾她,让她给你做个伴儿吧,对了,那个女孩子叫童颜,很漂亮,看起来和你很合适。”

床上的男人依旧安静的沉睡着,刀削的脸颊线条冷厉,因为重创长期躺在床上的原因,面色苍白又削瘦,深邃的五官却依旧遮不住他的英俊。

对于白绮兰的话,陆霆骁没有半分回应。

这样的情形已经半年了,但白绮兰还是会每天坚持过来和他说话,甚至希望床上的人能起来责怪她。

江城公安局内。

萧南一只胳膊裹着厚厚的绷带被吊在脖子上,视线忍不住在童颜那张过分漂亮的脸上盘桓:“她这是蓄意伤害,我有医院出的轻伤报告,警察叔叔你们赶紧把她关起来。”

对面的公务人员皱了皱眉,一个大男人难为个小姑娘,他倒也不嫌丢人。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