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嫁给豪门植物人之后
继续看书
现代言情《嫁给豪门植物人之后》,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现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童颜陆霆骁,作者“月下灼灼”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她一个女孩子你就当照顾照顾她,让她给你做个伴儿吧,对了,那个女孩子叫童颜,很漂亮,看起来和你很合适。”床上的男人依旧安静的沉睡着,刀削的脸颊线条冷厉,因为重创长期躺在床上的原因,面色苍白又削瘦,深邃的五官却依旧遮不住他的英俊。对于白绮兰的话,陆霆骁没有半分回应。这样的情形已经半年了,但白绮兰还是会每天坚持过来和他说话,甚至希望床上的人能起来责怪她。......

《长篇小说嫁给豪门植物人之后》精彩片段


商量好了婚事,童颜从陆家出来,拉着行李箱往学校走去。

萧南说的没错,童家所有的资金包括她的信用卡全被银行冻结了,别说买灌饼,她连瓶矿泉水都买不起。

学校离陆家很远,童颜踩着脚上昂贵的高跟鞋走的异常平稳。

直到一辆车子从她面前停下,司机下车恭敬道:“童小姐,夫人让我送您离开。”

没想到白绮兰会这么细心,连她打不起车也看出来了,刚才在里面没说,怕是给她留的面子,突然觉得自己这个婆婆还真是不错。

童颜没有客气,直接报了学校的地址。

陆家老宅。

白绮兰听到童颜回了学校,看着床上安睡的男人叹了口气。

“儿啊,这孩子也挺可怜的,死了爹妈又被人图了家产,她一个女孩子你就当照顾照顾她,让她给你做个伴儿吧,对了,那个女孩子叫童颜,很漂亮,看起来和你很合适。”

床上的男人依旧安静的沉睡着,刀削的脸颊线条冷厉,因为重创长期躺在床上的原因,面色苍白又削瘦,深邃的五官却依旧遮不住他的英俊。

对于白绮兰的话,陆霆骁没有半分回应。

这样的情形已经半年了,但白绮兰还是会每天坚持过来和他说话,甚至希望床上的人能起来责怪她。

江城公安局内。

萧南一只胳膊裹着厚厚的绷带被吊在脖子上,视线忍不住在童颜那张过分漂亮的脸上盘桓:“她这是蓄意伤害,我有医院出的轻伤报告,警察叔叔你们赶紧把她关起来。”

对面的公务人员皱了皱眉,一个大男人难为个小姑娘,他倒也不嫌丢人。

看了一眼对面漂亮的女孩,沉声道:“他的伤是你打的?”

童颜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他调戏我,我反手抓了他一下,或许这位先生的骨头比较脆弱吧。”

对面公务人员看着萧南的眸色一冷,敢情耍流氓还想恶人先告状。

“我可没有碰她,是她看我有钱想勾引我,自己向我扑过来的,总之她可是把我胳膊都掰骨折了,银行的人可以给我作证,还有我女朋友都看到……”

“行了,一个大男人让个小姑娘给掰断胳膊,你也挺虚的。”简直比鸡爪子还不如:“你们要公了还是私了?”

萧南得意的一笑,不怀好意的视线落到童颜身上。

“童家都完了,谁还能保你出去,这里面的日子可不好过,不如你答应我,我就不追究你的责任。”

“干什么你,威胁恐吓?”

对面的公职人员粗声的敲了两下桌面,对萧南发出警告。

“没有没有,我们只是在谈私了的条件,这也得商量是不是。”

“公了,把我扣在这里就可以了。”

童颜轻启樱唇不动声色的开口道,一张妩媚的小脸上露出一抹亮眼的异彩。

萧南咬了咬牙,不甘心这么放过她,正要开口就听到门外有人道:“童颜有人保,现在可以走了。”

萧南一愣,脱口问道:“不可能,谁敢保她?”

门外传来一道平缓低沉的回答:“陆家!”

陆家别墅。

看着和童家有着相似规格,却比童家大一倍的房子,童颜眨了眨眼,按下了门铃。

很快就有人出来接她,带着她往别墅内走去。

长长的石子路只有行李箱轱辘碾压上去的滚动声,沉闷又突兀,跟这栋安静又雅致的院子格格不入。

童颜走到大门前,佣人便退下了,倒是有另外的人来带她走了进去。

屋子里只坐着两个人,一个鹤发矍铄的老人,一个优雅端庄的贵妇。

看到童颜的时候,贵妇不由的怔了一下,虽然早就看过童颜的照片,但是没想到本人比照片还要惊艳。

这么漂亮的女人……往往留不住!

“你是童颜!”白绮兰不动声色的问道,童颜点点头,礼貌的问候:“陆爷爷好,陆夫人好。”

优雅得体,进退有度,这样一个得体的女孩,确实够资格做她儿媳妇,只是可惜……

“我们霆骁的情况我想有必要跟你说一下。”

“我知道,陆少爷半年前出了车祸,至今没醒。”

所以她要嫁的,是一个有可能永远都不会醒过来的植物人,和让她守活寡没有区别。

她简单的一句话,却回避了许多难听的措辞,白绮兰舒服些又有些担忧,正要开口却听到童颜温柔的声音:“我愿意。”

这么简单就同意了,让他们意外又似乎是在情理之中。

童家的事情整个江城无人不晓,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会想到娶童颜。

一个落魄的千金,无依无靠,急需帮助和依靠,对他们陆家来说,这样的童颜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童小姐有什么要求,我们陆家定会尽力去办。”

“我要童家的别墅。”

如果没有目的地,谁愿意嫁给一个活死人。

陆家知道她会提条件,所以才会上赶着娶她,毕竟有目的的人才最好拿捏。

白绮兰看向一旁的老爷子,老爷子虽然一直没有开口,可是他的默认也说明了一切。

“好,银行如果对童家别墅拍卖的话,陆家一定会替你拿到。”

童颜点了点头,礼貌的道一声:‘谢谢’

这样没有感情的交易最好,童颜对这桩婚事很满意!

一个永远不会醒过来的丈夫,换回童家的房子和她一生荣华富贵的陆少奶奶身份,除了从未婚变已婚,她简直没有一点损失。

“我要签一份协议,童家的别墅要直接转到我的名下。”

白绮兰点头:“好,我会让人准备。”

然后看向童颜问道:“婚礼时间?”

“越快越好,婚礼的章程按陆家意思,我没有任何意见。”

“明天是个吉日,爸您看……”

白绮兰见老爷子点了头,心中那颗大石总算落了地。

明天就让她嫁?

童颜一怔,陆家比她还要急,不会是陆霆骁要不行了吧?

拿她冲喜?

童颜心里一阵雀跃,以陆家的财力,就算是陆霆骁死了,她只要守好本分,白绮兰也不会委屈了她。

这个世界本就对漂亮的女人有偏见,例如萧南这种等着她落魄不怀好心的男人。

能留在陆家养老让童颜觉得,真是太好了!

童颜发完信息,便直接关了机,安静的躺在床上,耳边回荡着刚才那道熟悉又遥远的声音:童颜你在哪里?

久久,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轻笑,眼泪无声落入浓密的发丝里。

傅景宴,从今以后,我在什么地方都和你没有关系!

这一夜童颜做的全是噩梦,从父亲所坐的飞机发生事故,再到母亲惨死,最后是童氏破产,童家别墅被银行查封,铁门被哐当一声关上的时候,她走进了陆家大门……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梦太悲伤,童颜哭出了声,也顺势把自己惊醒。

窗外灿烂的阳光照了进来,新的一天从来不会缺席。

童颜猛然想到什么,赶紧拿起手机开机。

那个人发的几百条的信息被她自动忽略,自动找到那个陌生的号码,没有迟疑的便打了过去。

“童小姐,车已经在学校大门外等候。”

没等童颜开口,那边已经径直说道,看样子是已经等了好久,有可能这个车不光是接她,还是来逮她。

只是现在的童颜来不及想那么多,赶紧换了件衣服,简单的梳洗后就跑了出去。

学校门外果然有一辆黑色宾利停在路边,李诚笔直的站在车门前,在童颜出现后将车门打开。

“不好意思,我手机忘记开机了。”

“童小姐不用紧张,太太知道您是一个守信的人。”

童颜轻笑,直接坐进车里。

什么守信,说白了,是知道她为了童家的房子不会逃跑而已。

车子一路驶向陆家别墅,没有任何鲜花礼炮,安静的不像是在结婚。

准确的说陆家也没有准备做一场婚礼,一个落魄千金,一个世家植物人少爷,这个组合怕是会成为本年度最佳搭档,陆家不可能让别人看自家人笑话。

所以没有婚礼,也没有婚车,甚至她连婚纱也没有,就这么被接进了陆家。

时隔不过一个晚上,她再进来已经换了另一个身份,早知道这样,其实昨天也不用做样子了,直接让她搬进来不就好了。

童颜沿着熟悉的石子路,一路走进别墅内,要说变了身份有什么不同,那就是今天有人帮她拿行李,而且是直接就拿到了楼上的房间,她想跑都没机会。

“新娘子来了。”

屋子里传来孩子欢快的笑声,童颜正要往客厅看去,被李诚挡在身前笑道:“衣服就在楼上,童小姐还是先上楼梳洗打扮一下。”

他这么一说,童颜才想起昨晚自己睡在学校没有水,澡都没有洗。

略微羞涩的点了点头,这才跟着一个女佣人往楼上的房间走去。

“少爷的房间在这里,小姐请。”

女佣站在门口便停了足,童颜怔了怔,看着半遮的门板,这才小心的推开房门。

安静简约的屋子里被水晶灯照的异常明亮,整个房间以黑白灰为主色调,处处透着男人的生硬和冰冷的气息。

这哪里像是喜房,根本像是个毫无人气的大冰窑。

脚步在卧室门前停下,童颜看到躺在灰色大床上的陌生男人……

眼前这张脸,除了脸色苍白削瘦了些,真的长的很好看。

童颜一个女人都不得不惊叹,他睫毛怎么这么长,皮肤怎么这么嫩,五官怎么长的这么立体,唇怎么能这么……性感。

看着看着,一颗心思有些不听话的游动,忍不住伸出手对着陆霆骁的脸戳了两下,又像是做贼一样快速抽了回来。

想起身边的人不会有反应,童颜得逞的一笑,伸手开始在陆霆骁的脸肆虐。

揉揉脸,捏捏鼻,最后指尖沿着他的唇线描绘。

真是任她为所欲为,这么听话的老公别人真是打着灯笼都难找。

“你妈刚才是不是说我坏话了!”

童颜学着电视上那些凶巴巴的小媳妇,沉声威胁道:“不许你搭理她,也不许你帮她说话听到没。”

“快说,我和你妈掉水里你会先救谁?”

“你敢救你妈,不行我要和你离婚。”

童颜说完,噗嗤一声哈哈大笑起来,摆弄一个不会反抗的人可真有意思。

“明天我就要去学校了,白天就不能陪你了啊,书就让佣人给你读吧,你要是觉得无聊,我把电视给你搬进来,让它陪着你。”

“反正你不理人电视也不会嫌弃你,不过你妈说让我晚上回来陪你,哎,陪你就陪你吧,咱俩也能这样说说话,聊聊天,做对好朋友嘛。”

说话的是她,聊天的也是她,床上的人根本不会给她任何反应。

偏偏童颜觉得这样聊的还很好,不知不觉自己竟然说了很多的话。

没有人打扰他们,安静的夜晚她不用顾及任何人的脸色和眼神。

身边的人静静的听着,不会出言打断她的话,也不会和自己吵架。

童颜说着童氏破产,说着自己被银行赶出来无家可归,说着萧南和陆霆浩欺负她的那些事,说着说着自己竟然忍不住哭了。

一边哭一边骂,趴在男人的胸口,把自己的眼泪和鼻涕全都蹭在陆霆骁昂贵的睡衣上。

最后觉得还是不解气,伸手在他胳膊上狠狠拧了两把。

有个免费又挂在自己名下的出气筒可真好!

而且不管她怎么打骂,床上的人都不会拿她怎么样。

“你说我以后该怎么办呢?要一直这么待在陆家吗?”

“其实待在你们家也没什么不好,有吃有喝有好衣服穿,和我以前在童家的日子没什么两样。”

“哎,没人给我钱啊,或许他们都以为我不出门,没有花钱的地方吧。”

“听说你以前掌管整个陆氏,手腕很厉害,你那些钱都去哪里了?没给自己留个小金库吗?”

童颜一说钱,顿时来了精神,刚才要睡着的困意顿时没了,指着床上的陆霆骁凶巴巴道:“你是不是瞒着我,把卡和钱全给你妈了。”

“就知道你向着你妈。”

说完又恶毒的在陆霆骁的大腿上掐了两把。

终于气撒完了,心情好了许多,趴在陆霆骁的胸口,小声嘀咕了句:“其实你妈还不错。”

说完自己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般,一动不动的睡着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