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销书籍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
  • 畅销书籍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怡然
  • 更新:2024-06-14 20:05:00
  • 最新章节:第十九章
继续看书
《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是网络作者“怡然”创作的穿越重生,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谢玉渊李锦夜,详情概述:娘睁着眼睛说瞎话。孙老大回到桌上,目光扫过众人的碗,就连孙家最不起眼的兰花碗里,都是一半的米汤,一半的米粒,更不要说孙富贵了。他的碗里,几乎是干粥,手边还有一个刚烙出锅的野菜饼。孙老大三下两下吃完早饭,走到灶间,揭开锅盖一看,锅里空空如也。阿渊还没有上桌呢,她吃什么?瞬间,这个老实巴交的汉子似乎明白了什么。......

《畅销书籍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精彩片段


谢玉渊故意“哎啊”一声,一碗粥被她泼出小半碗。

孙老大赶紧站起来去扶女儿,一低眼,看到碗里只有米汤,半颗米粒都没有。

心里忍不住咯噔一下。

“阿渊,你娘的饼呢?”

谢玉渊弱弱的挤出一个笑脸,扭头就走。

“你媳妇不爱吃饼,就喜欢喝粥,昨天阿渊烙的,她都没吃。”孙老娘睁着眼睛说瞎话。

孙老大回到桌上,目光扫过众人的碗,就连孙家最不起眼的兰花碗里,都是一半的米汤,一半的米粒,更不要说孙富贵了。

他的碗里,几乎是干粥,手边还有一个刚烙出锅的野菜饼。

孙老大三下两下吃完早饭,走到灶间,揭开锅盖一看,锅里空空如也。

阿渊还没有上桌呢,她吃什么?

瞬间,这个老实巴交的汉子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深吸口气,从怀里掏出半块碎银子,也不怕硌脚,塞到鞋底里。

吃完早饭,刘氏收拾桌子,洗灶头。

孙老大走到老两口房间,把十文钱放桌上,“爹,娘,这是十天的工钱。”

孙老爹朝老婆子递个眼色,一脸慈祥道:“赶了半宿的路,回房歇着吧。”

孙老大前脚刚走,孙老二后脚扶着墙就过来。

“爹,什么时候动手,我等不及了。”

“娘的,急啥?你把身子给我养好再说。”孙老爹狠狠的剜了儿子一眼。

老大早晚要走,一个疯子,一个小丫头片子,想怎么弄死她们,就怎么弄死他们。

还不是三个手指捏田螺的事!

……

孙老大回到自个房间,左右看了几下后,把门关上。

走进里屋,高氏正在替他缝衣服,阿渊在旁边打下手。

高氏疯归疯,做的针线活计可不是一般二般的好,那针脚,花样,方圆十里都找不出比她更好的。

他身上的衣服,里里外外都是高氏亲手做的,工友见了,哪个心里不羡慕死。

“阿渊,你过来?”

“爹,啥事?”

孙老大脱下鞋子,倒出小半块碎银子,“藏起来,谁也别告诉 ,这是爹额外挣的。

谢玉渊看着手心里的银子,眼泪唰唰落了下来。

半块碎银子,是一个壮汉挖死煤十天的工钱,爹这个时候就已经开始铤而走险,为的是存钱给娘买个金簪子。

她这一哭,孙老大的心揪得生疼。

“阿渊,爹没用,以后爹一定多赚银子,让你和你娘过好日子。”

“爹平安,就是好日子。”

谢玉渊擦了把眼泪,淡定的把银子收进怀里,“爹睡觉吧,我出去玩会。”

孙有平脸一红,双手搓了搓,知道女儿这是在给他挪地方。

家里穷,大房就一间房,房里一张大床,一张小床,中间用帘子隔起来。

从前孩子小,他还能深更半夜等孩子睡着了,搂着高氏做那事;现在孩子大了,他总得避讳着些。

孙老大心想,等攒足了钱,一定给女儿再起一间房间。

……

谢玉渊走出孙家,直奔村里的郎中家。

郎中姓张,也不知道跟谁学了点医术,回村里自己扯了个门头,开铺子看病。

张郎中医术不错,收费又便宜,十里八乡的人都愿意请他看病。

平常张郎中很少在家,也巧了,今天天冷,张郎中没有出诊,在家挺尸。

谢玉渊掀了帘子进去,开口第一句话,就把张尸体惊得诈了尸。



刘氏被骂得一声不吭。

孙老娘嘴里却还忍不住骂了一句:“孙老大这个死杂种,养不熟的白眼狼,早知道是这样,还不如当初把人捡回来时掐死他。”

孙老爹听了这话,脸色不由得更加难看。

孙兰花却只觉得一口气噎在她的喉咙里,能将她活活给憋死。

谢玉渊从前不过是个拖油瓶,孙家人想打她就打,想骂她就骂,根本没有把她当人看。

哪知道短短半个月,她不仅攀上了张郎中,还和孙家分了家,连带着说话都趾高气扬起来。

现在自己却成了孙家人眼中赔钱货,整天挨打挨骂。

孙兰花跺跺脚,指甲深深的陷进掌心,还是谢玉渊在的时候好啊……

事情办妥,谢玉渊身轻如燕的回到家,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了孙老大听。

孙老大听完,眼神有些发直,好像不太相信自己就这么和孙家一点干系都没了。

谢玉渊怕他想太多,扯了扯他的衣角,“爹,咱们去后山瞧瞧吧。”得给他找点事情做做。

孙老大打了个激灵,“好,我去叫你娘。”

三人来到后山。

因为是冬天,后山除了枯叶,就是枯草,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

“爹,咱们开垦了,这地就算咱们的吗?村上人不会眼红吗?”

孙老大憨笑,“这荒山不是什么好地,也种不了好东西,费的事儿又多,谁来和咱们抢。”

原来是这样,谢玉渊心里盘算开来。

她们在孙家庄不得再住个一年半,一年半后肯定要挪地方,荒山土质不好,草药就算种成了,也没啥药效,卖不上价格。

“爹,也不要种太多,一两亩地就够了,供咱们一家三口吃喝就行。”

“要不咱们也去买几亩水田,反正银子……银子是够的。”孙老大搓搓手,脸上有些跃跃欲试。

谢玉渊怔了下,幽幽叹了口气,“爹,昨儿我做了个梦,梦到谢家人找来了。”

孙老大一听,脸色霎时大变。

六年前的一个黑夜,他从镇上挑河泥回来,路过乱坟岗,看到一个满脸血污的小女孩。

她坐在死人堆里,睁着两只黑亮的眼睛,一动不动,小手死死的拽着一只大人的手。

他顺着那只手看过去,从死人堆里挖出一个女人,那女人穿着他这辈子都没见过的锦锻,一双手又白又嫩,像没有骨头似的。

当时他心里就很清楚,这女人一定是大户人家出来的。

“爹,谢家是狼窝虎穴,我不想回去,就想和你和娘好好过日子,等我在张郎中那边多学点本事,咱们就搬走吧。”

孙老大听到这里,不由轻轻打了个寒噤。

都说梦是反的,但他这辈子所有的好日子,都是在有了这对母女以后,他不想有一点点的闪失。

“阿渊,爹都听你的。”

谢玉渊微微一笑,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地,“爹,外头怪冷的,咱们回吧,咦,娘呢?”

孙老大心漏一拍,四下看看,果然没有高氏的影子。

两人赶紧分头去找,最后在一块大石前找到了高氏。

高氏蹲在地上,目光直勾勾地看着地上一朵不知名的小花,那花半开半残,然而在这萧瑟的冬日里,却异常的动人。

谢玉渊的心,像被什么重重的敲了一下。

娘喜花,最喜荼蘼。

荼蘼是春天的最后一种花。

娘曾对她说过--开到荼蘼花事了,尘烟过,知多少,一切都是虚影,是幻境,是凉风无信,是风月无心,是镜花水月,是一枕黄梁。

“阿渊,你看这是什么?”

孙老大的惊叫声,打断了谢玉渊的回忆,她定睛一看,竟然是一株野山参,被耗子啃去了半个头。

“爹,是野山参,你快挖出来,这个能卖钱。”

孙老大一听能卖钱,直接用手去扒,

谢玉渊在附近仔细看了一圈,竟然又找到两株叶子一模一样的。

挖出来,竟然完好无损,难得的是品相不错。

谢玉渊开心的恨不得在娘脸上亲一口。

娘看个花,都能看出银子来,老天爷一定是知道前世她们母女俩活得太苦,这一世才频频眷顾。

……

回到家,谢玉渊叮嘱爹把野山参收好了,便去了张郎中家。

张郎中下午去邻村出诊,谢玉渊依旧抢着背药箱颠颠的跟在他身后。

这一去,又是忙到了傍晚才回来。

谢玉渊放下药箱便生火做饭,等饭做好,天已经黑了。

她侍候张郎中和他侄儿用过晚饭,利索地刷了锅,临回家前想着那三个野山参,咬咬牙凑到张郎中面前。

“郎中哪天去镇上?能不能带上我?”

张郎中吃饱喝足心情不错,笑眯眯道:“去镇上做什么?”

谢玉渊叹息一声,“家里要啥没啥,被孙家赶出来娘连个替换衣裳都没有,我想给她添几身衣裳。”

张郎中想到那个娴静幽然的女子,摸了一把胡子,“两天后,我要去药店进些草药,你跟着吧。”

“谢谢张郎中。”

谢玉渊冲他鞠了个躬,飞奔进夜色里。

张郎中走到院中央,朝着东厢房一抬下巴,“那谁……有没有发现我最近心肠很软啊?”

片刻后,东厢房冷冷传出两个字:“没有。”

张郎中气得胡子翘翘,又回敬过去两个字:眼瞎!

回到家,谢玉渊惊奇的发现西厢房里亮着灯。

走进去一看,房间清扫的干干净净,一张还没有成形的木床摆在中央,爹正在用锯子锯木头。

“回来了,你和你娘先睡,爹再做会活。下午我去山里砍了棵树回来, 等这床做好了,我再帮你娘做个浴桶。”

孙老大头也没抬。

寒冬里他的额头满是汗水,在烛火下闪着光亮。

……

两日后。

谢玉渊跟着张郎中一块去了镇上。

张郎中看了眼谢玉渊抱一路的布包,勾勾唇道:“什么宝贝玩意,抱得手都不肯撒?”

谢玉渊笑笑,似真似假的回答了他两个字:“宝贝。”

张郎中无声的翻了个白眼,心想,连脖子里挂的传家宝都卖了,还能有什么宝贝。

说话间,两人进了药材铺。

果不其然。

老实巴交的孙老大朝女儿投去歉意的眼神,“阿渊,一会你生火,爹来做饭。”

洛风遥笑笑:“爹,我也就只能帮你这一日,明儿个张郎中让我去他家干活呢。”

“放你娘的屁!”

刘氏蹭的一下站起来,精气神哪像是刚刚晕倒的人。

“张郎中怎么可能让你去他家干活,青天白日的,你做什么梦呢?”

谁不知道张郎中这人,是个夹生货,就怕别人偷学了他的医术,抢了他的饭碗。

村长家的二小子,送了好几两银子,头皮都磕破了,想拜倒在他门下做个药童,都没成。

她这一嗓子,把孙老娘也引了出来。

“阿渊,你瞎说什么混话?”

“阿婆,她脑子和她娘一样,拎不清。”孙兰花鄙夷的撇撇嘴。

孙老大冷冷地看了侄女一眼,“阿渊,你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洛风遥眼中的讥讽一闪而过。

“张郎中还说了,每月给我五文钱。兰花姐姐,你娘怀了身子,以后家里的活你可得多出把力,我得给家里挣钱呢。”

孙兰花嗤笑:这小贱人真的疯了。

刘氏也嗤笑:大疯子生出个小疯子,孙家从窑子窝变成疯子窝。

孙老娘:小贱人要真能每月赚五文钱,我叫她祖宗都行。

洛风遥把三人脸上的表情看在眼里,走到孙老娘跟前,递过纸:“阿婆,你看,这是张郎中立的字据。”

孙老娘不识字,家里唯一识字的人就是大孙子。

她一把把人从书房里拽出来,急吼吼地问,“大孙子,这上面写的什么?”

“请玉渊做佣人,每月五文钱,怎么了?”孙富贵一脸懵逼。

“哎哟喂,我的个小祖宗哎!”孙老娘实现了自己的诺言,笑得见牙不见眼。

孙家这是要发啊!

“阿婆,谁知道这纸是真是假啊,万一是假的,给街坊邻居知道了,不要给人笑死啊!”孙兰花冷笑。

话刚说完,孙老娘“啪”的一声拍在大腿上。

“洛风遥,你给我说实话,这纸是真是假,要是假的,老娘打断你的腿。”

洛风遥吓的,赶紧躲进爹的身后,头一缩,不说话。

孙兰花眼里划过一抹不明显的笑意,“妹妹啊,咱们家虽然穷,但也不能说谎啊。”

“就是,整天满嘴胡话,谁教的你啊!”刘氏讥笑得更得意。

洛风遥装着害怕的样子,扯了扯孙老大的衣角:“爹,阿渊没有说谎,不信,你去问张郎中。”

“大伯,我去问。”

孙富贵丢了这一句,撒了腿就跑。没几分钟,他气喘吁吁的又跑了回来。

“张……张……张郎中说,明儿寅时三刻,他要吃到热呼呼的粥和土豆饼,迟半刻钟,扣工钱。”

孙富贵的话刚说完,刘氏母女的脸,比死人还要难看。

孙老娘心里却乐开了花,看洛风遥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了财神爷。

一个月五文,十个月就是五十文,一年下来,这可就是笔巨款啊!

她甩起手,抽了孙兰花一记巴掌,恶狠狠地骂。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还不赶紧滚去喂猪,喂鸡,洗衣,做饭。这些事做不完,今天没你吃的份。”

孙兰花捂着半边脸,凶悍地瞪了洛风遥一眼。

洛风遥淡淡一笑,根本没把她的凶悍放在眼里,头一低,可怜兮兮地说:“爹,兰花姐瞪我,她是不是不乐意我赚钱啊!”

一灯如豆。

张郎中行云流水的抄起桌上的酒壶,饮了一口,吧砸了两下,叹道:“好酒。”

喝完,他把酒壶往对面一扔。

“你来一口吧,喝完好练功,这南边的天真是受不了,能冷到人骨头里去。”

少年闭着眼睛,准确无误的接过酒壶,往嘴里灌了几口,又扔过去,“没味。”

“就将就喝吧,虽然不能跟咱们草原的烈酒比,但好歹一两银子一壶,贵着呢!”

少年神色淡淡,“行了,扶我出去吧。”

张郎中走过去,伸手托住他的胳膊,引着他往外面走。

“抬脚,门槛。这南边屋子也没咱们草原的好,用什么门槛,费事。”

少年不接话。

走到外间,他把张郎中推开,深吸一口气,开始练武。

他手上没有兵器,只出拳,拳风阵阵。

张郎中转身,拎出个煤炉,上面煎着正翻滚的药,他把药罐打开闻了闻味,又合上。

“对了,那丫头片子的身世我让人查了下,大有来头。”

少年行拳突然变快,仿佛根本没有听到他说的话。

张郎中气得胡子翘翘,一边打拳,一边唠嗑,也不耽误他多少事,偏偏他一本正经。

“那个高氏也大有来头,你知道她娘家是谁吗?”

少年一个跃身,身子轻巧的在空中翻了几个跟斗,落在远处,继续打拳。

张郎中:“……”

不死心!

他跟着走了过去,正要开口,少年收了拳,淡淡开口:“明天别让人家小姑娘饿肚子。”

张郎中突然笑了笑,“你个瞎子,怎么就知道人家小姑娘饿肚子?”

“她今天要不吃点瘪,你会心情好到喝酒?”

“你他娘的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

少年一提长袍,眯了眯眼睛,“都不容易,得饶人处且饶人,至少她做的饭菜,人能吃。”

“我做的难道就不好吃吗?”张郎中气得脸都绿了。

少年沉默了一会,“你做的,只能喂猪。”

狗日的!

张郎中气得朝少年竖了竖拳头,胡子翘得都快飞出整张脸。

少年勾勾唇 ,“虚怀,别冲我挥拳头,你打不过我。”

“……”张郎中惊得目瞪口呆。

这货,到底是不是瞎子啊?

……

此时。

唐江岚心里像油煎了似的,急得不行。

一转身,正好对上看门黑狗绿幽幽的眼睛,心中一动,死马当活马医吧。

她猫着腰冲过去,拿起藏在袖口的竹针,用尽一身力气朝黑狗屁股上扎过去。

黑狗原以为主人是来撸它的,哪知道屁股上挨了重重一下。

“汪,汪,汪……”

嚎叫几声后,朝孙老二冲过去,一口咬住了他的裤管。

孙老二已经被狗叫声吓了一跳,再冷不丁被咬住,简直神魂俱裂,连滚带爬的退了几步。

唐江岚趁机大喊,“小婶,小婶,不好了,小叔被狗咬了,快来救命啊。”

刘氏披着衣服冲出来,拿起一旁的笤帚就去打狗。

不知道是黑灯瞎火的看不清,还是刘氏心里有怨故意的,笤帚像长了眼睛似的,直往孙老二身上招呼。

孙老二疼的嗷嗷直叫。

唐江岚眼中寒光一闪,趁着乱作一团的时候,慢慢移到孙老二身边。

在他向她跌过来的时候,手中的竹针一扬。

孙老二只觉得后脑穴被什么咬了下,眼睛一斜,嘴巴一歪,瘫倒在地。

“不好了,二叔嘴歪了,他撞鬼了。”唐江岚跺着脚又喊。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