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天子小说
  • 最强天子小说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宋元
  • 更新:2023-01-31 15:27:00
  • 最新章节:最强天子小说第4章
继续看书
热门小说《最强天子》是作者倾心创作的是的一部很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女人没注意到里面的动静,清泪已干,玉容凄美:“陛下,您虽讨厌我,将我圈禁于冷宫,但夫妻一场,我还是要来送您最后一程。”“待叛军入宫,我会报仇,而后自刎于此,为您守节!”“我秦怀柔,绝不独活!”她五指攥紧,泛白,美眸浮现一抹决绝。周翦大惊,好一个刚烈的女子。

《最强天子小说》精彩片段

天启六年,京城大雪。

“陛下,驾崩了!!”太监一声哀嚎,尖锐刺耳。

驾崩?周翦在病榻上迷迷糊糊睁开眼。

映入眼帘是一张粉面丹唇的白狐儿脸,约莫二十芳龄,肌肤粉白,似乎能掐出水来,眉眼间又带着一丝英气,可谓是气质超群,国色天香!

不过她此刻却披麻戴孝。

草……

这比天上人间的42号技师可漂亮多了!

周翦心中激动大喊,刚想起身,五脏六腑却钻心的疼,疼的呲牙咧嘴,无法动弹。

明黄帐子外。

女人没注意到里面的动静,清泪已干,玉容凄美:“陛下,您虽讨厌我,将我圈禁于冷宫,但夫妻一场,我还是要来送您最后一程。”

“待叛军入宫,我会报仇,而后自刎于此,为您守节!”

“我秦怀柔,绝不独活!”她五指攥紧,泛白,美眸浮现一抹决绝。

周翦大惊,好一个刚烈的女子。

不对,这特么是哪儿?

记忆闪现,他几乎晕厥!大周朝,紫金宫……

老子,居然穿越了!

砰!

突然一声巨响,威严大门竟被踹开,风雪呼呼呼的灌入殿宇。

一个身穿紫色官服,鹰钩鼻,恶狼相的中年人闯了进来,毫无尊卑观念,嘴角还挂着一丝窃喜得意。

他乃丞相,宋元,身后黑压压的跟着一众官员。

宦官宫女,见了他纷纷颤抖,惊恐的退后,要变天了!!

“诸位,天子已然驾崩,国,不能一日无君!”

“本官认为,当快刀斩乱麻,将小庆王速速迎进宫中。”

“先行登基,安稳天下,再操办陛下丧事!”

周翦一愣,遍体生寒,脑子里蹦出四个字,谋朝篡位!

但多年的特种兵生涯,让他迅速冷静下来,没有吱声,而是暂时观望,伺机而动。

“丞相所言极是!”

“陛下驾崩,又无子嗣,必须要有一个人继位,小庆王乃皇室血脉,理当继承大统。”群臣一边倒的附和。

这时候,床前披麻戴孝的白狐儿脸女人站了起来,怒骂道:“一群混账,竟敢擅闯陛下寝宫!”

“陛下尸骨未寒,你们就要立新君,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这群狗贼的奸计吗?”

宋元眯眼,眸子狠辣。

连皇帝都死于精心编织的“罗网”之下,这个贱人,还敢跳出来,不知所谓。

“呵!秦怀柔,你私自逃出冷宫,来到陛下榻前,刺杀陛下。”

“该当何罪?!”

闻言,旁人震怖!

好大一话,皇帝已死,一切都成了定局。

噌蹭蹭!

几十把刀出鞘,闪烁出寒芒,将秦怀柔团团围住。

她没有惧怕,而是回头凄美痛苦的看了一眼病塌,然后缓缓拔剑。

声音凄苦,让人疼惜:“陛下,臣妾对不起你,没能替您守住这个江山,没能生下子嗣,让这群乱臣贼子颠倒了日月。”

“您在那边等着我,我血溅于此,以示天下人!”

“我皇室中人,不是软骨头!”

闻言,宋元眼中闪过一丝凶光,狰狞道:“给我乱刀砍死这个贱人,为陛下报仇!”

“是!”几十个军士大吼,杀气如麻的扑向秦怀柔。

一场悲剧,即将上演!

躺在病榻上的周翦,终于忍不住了。

这个女人,乃是自己这一世的妻子,如此美人,至死不渝,怎能让她惨死?

再者一群男人,欺负一个弱女子。

是可忍,熟不可忍!

“王八蛋,老子还没死呢!”

“我看你们谁敢动朕的女人!”他两声大吼,如滚雷炸响。

紧接着,刺啦!他撕开帘子,赤脚冲出来。

前世乃就是特种兵,很有气势,加上这具身体的帝王气质,顿时笼罩了整个紫金宫!

在场所有人一滞,瞳孔睁大,再睁大!

嘴巴能塞下一个鸭蛋。

宋元见状,魂飞魄散,做贼心虚,惊恐退后:“鬼,鬼啊!!”

“诈尸了,陛下诈尸了!”

“啊!”

“快跑!”

尖叫四起,官员惊恐,顿时乱作一团,争相逃窜。

唯有秦怀柔,泪流满面,死死的看着他,期待而又不可置信,颤音道:“陛下,是你吗?您真的没死?”

周翦极其心疼这个女人,帮她擦去眼泪,咬牙道:“朕没事!”

“爱妃莫哭,今日朕带你杀出一个朗朗乾坤!”

说完,他扭头直奔宋元,这个造反的头目。

重活一世,怎么可以束手就擒,那不是他周翦与生俱来的强势作风!

作为前世特种兵,他比谁都清楚,打蛇要打七寸!

“不要过来,快给本丞相杀了他!”

“他是冤魂!”宋元吓的跌坐在地,惊慌大喊。

“放你祖宗十八代的屁,看清楚了,老子不是鬼!”周翦暴怒,一个耳光直接抡了上去。

啪!

“啊!”

杀猪一般的惨叫发出,宋元的牙齿混着鲜血溅射,脸颊迅速红肿。

砰砰!

周翦又是接连三脚,狠狠的踹在了他的身上,咔嚓的声音不断响起,那是骨头开裂!

虽然这具身体羸弱,但他知道人最脆弱的地方在哪,所以招招致命。

“救……救我!”宋元哀嚎,打滚,惨叫!

满堂上百号人,惊惧的看着一幕,那些士兵聚起的长刀,愣在空中。

他们逐渐意识到不对劲,陛下,这是活人啊!

庞大的不安,笼罩了多数人,背部开始发寒,谁还敢动手?

一旁,秦怀柔从绝望痛苦中,转化为愕然,狐狸脸蛋充满了不可置信!

这还是那个唯唯诺诺的陛下吗?

怎么突然如此强势果决了……

周翦持续动武,打烂了宋元的脸,这个狗东西一脸奸相,一看就不是好东西,也不知道原主人为什么信任他。

他喘着粗气,提起宋元的头发,拖拽一条狗一般,血淋淋的。

怒视旁人:“全部给朕跪下,不跪者,皆为宋元同伙!!”

声如惊雷,仿佛藏着一头猛虎,让人敬畏。

众人看着宋元破烂的脸,惶恐不安,亦不敢置信。

哐当!

兵器坠地。

一个士兵惊慌跪下,紧接着,两个,三个……十个……

所有人被震慑,连忙下跪,生怕跟宋元一个样。

皇帝没死,那么一切就都不一样了,即便小庆王也不敢乱来啊,名不正言不顺,会被全天下讨伐的。

“怀柔,剑拿来!”周翦沉声,眼中有血丝。

他的记忆里,这个国家已经腐烂,风雨飘摇,他今天必须要干点狠辣的事,否则镇不住背后的那些阴谋者。

秦怀柔大脑空白,陛下要剑做什么?她下意识的上前,递出剑。"


周翦接过长剑,嗜血看向被打成猪头的宋元。

而后犀利扫过每一个在场的人,冷冷道:“朕还未死,此人就敢逼宫篡位,目无尊卑,意图谋害朕的妻子!”

“按律,斩!!”

宋元已经不剩一口气,看着长剑逐渐落下,和周翦凌厉的杀气,他惊恐惨叫。

“不,不要!”

此刻,所有人的脸定格在惊恐之中。

噗!

鲜血喷涌,西瓜大的人头滚落在地,在人群边滑过优美的弧线。

“啊!!”官员惊叫出声,纷纷后退。

鲜血溅射在了周翦的脸上,可他没有半分害怕,前世的特种兵生涯,尸山血海他都见过!

“来人,将尸体拖出去,悬挂城门上,以儆效尤!”

“听见没有?”周翦陡然炸吼。

四周一颤,噤若寒蝉。

“是,是是”有军士结巴磕头道。

天子是神一样的人物,而今未死,谁敢动弹?

下一秒,周翦转身,抓住秦怀柔冰凉的玉手,直接离开当场。

他必须好好消化一下记忆,判断一下局势,然后做出下一步行动,因为很明显,宋元只是个小喽喽。

大鱼是那个没有露面的小庆王!

被牵着手走的秦怀柔,美眸失神,大脑一片空白,任由周翦。

紧接着,她的鼻子一酸,美眸不经意滑落清泪,如黛玉葬花,我见犹怜。

陛下从未牵过她的手,也从未正眼相待她,更没有称呼过她为妻子,可刚刚她竟然感觉到了来自周翦因为她的愤怒!

她本怨周翦,但此刻,她已经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个突然骤变的陛下。

千禧宫。

秦怀柔的住所,本应辉煌,可却冷清,甚至屋檐密布不少蜘蛛网。

“嘶!”

周翦倒吸一口冷气,强忍着疼痛,看向眼前专心为自己敷药的秦怀柔,双眸是那么的清澈,眉眼是那么的完美,仿佛从仕女图中走出的一般,倾国倾城。

他不明白,身体原主人是怎么舍得打她入冷宫的。

记忆里身体原主人宠信奸臣,娇奢好玩,可谓是废物一个,将一心向他的皇后打入了冷宫。

还将最忠厚的两朝元老,霍恩,关入死牢。

赤胆忠心的将领,也全部贬走,这才导致了不久前的一幕,如果不是穿越,那么这个大周朝,已经易主!

而秦怀柔,注定含恨,香消玉殒。

“陛下,伤口重新敷好了药。”

“您大难不死,离奇恢复了许多,应该没有大问题了。”

清冷的声音,出自秦怀柔的口,她收好金疮药,始终低着头,情绪不高。

周翦一把拉住她,急忙问道:“你走哪去?”

“走哪儿去?”秦怀柔自嘲一笑,玉容有些凄苦:“臣妾不,罪妾自然是往冷宫走。”

“还望陛下能珍重,不要重蹈覆辙了”

“唉”

她叹一口气,说不出忧伤,狐脸儿几乎泫然欲泣,对国家朝堂充满担心,也对而今的周翦充满担心。

虎狼环伺,而皇权告危啊!可她,束手无策,甚至她无法靠近自己的丈夫,何其讽刺?

周翦见状,起了鸡皮疙瘩。

这个女人多好啊,但她,却被伤透了心!

不行,既然重生,便是定局!

现在就要挽回皇后支离破碎的心,而后横扫奸臣,肃清庙堂,处理小明王才行!

周翦不是一个犹豫的人,想通之后,蹿了起来,一把抱住秦怀柔的后背,将她紧紧包裹住。

沁人心脾的女子体香,可谓摄魂。

“陛下!”秦怀柔娇躯一颤,脸色一变,下意识要挣脱。

她可仍旧是姑娘身!

可周翦抱的更紧,不让她挣脱:“怀柔,给朕一次机会,朕杀宋元只是开始,从今以后还会杀更多的奸臣,亦会重振朝纲,不再流连烟花之地。”

“但朕需要你的帮助,就像今天一样,可以吗?”

“朕知道你受了很多委屈,但朕愿意弥补,给你最大的宠爱!”

闻言,秦怀柔逐渐颤抖。

才瞬间,未语泪先流,啪啪的摔在地上,狐脸浮现一抹凄苦,仿佛是受尽了委屈的小媳妇。

嫁入皇宫的一幕幕闪现在脑海,身为皇后,却不如下人,被无视,辱骂,甚至是殴打!一家亲人,也被下狱。

她心如死灰,咬破红唇:“不用了,陛下,我心已死。”

“冷宫是我的归属,从今往后我只想青灯黄卷,了却残生,望君珍重!”

说完,她痛心挣脱开周翦的手,就要离开,甚至不愿意回头。

周翦可不会让这么美丽,这么忠贞的妻子离开!

一手又抓住她的皓腕,强势将其拉入怀中,四目相对。

“朕不相信你死心了,否则你不会在朕垂死之际,还要替朕复仇,守节,披麻戴孝,其实你比谁都勇敢!”

“朕不会放你走!”

“狗屁冷宫,老子明天就拆了它!”

秦怀柔心中复杂,泪水止不住的掉,若是陛下早如此,哪该多好?

她还要挣脱,心里有隔阂。

周翦决心已立,霸道的将其怀抱,直接强吻了上去。

“唔”

秦怀柔美眸睁大,错愕,震惊,空白,多种情绪交错。

周翦不管不顾,是贪恋美色,亦是感动,也是挽留。

将她的点绛唇几乎吻到变形。

秦怀柔本是将门虎女,自小习得一身好武艺,但此刻面对霸道,具有侵略性的周翦,她却没有半分力气。

挣扎一会后,热呼呼的鼻息将她打晕,娇躯软了下来。

周翦越吻就越深情,呼吸也加重。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他坚信这个敢横剑为自己殉葬的女人,是要用一生去爱的。

砰!

他抱起秦怀柔,扑倒在锦绣软塌上。

秦怀柔感觉到了云纹罗衫和肩带的松动,狐脸儿顿时一惊:“陛下,你”

“别这样!”她惊慌失措。

周翦不管不顾,霸气果决,完美继承了他上一世作为军中精锐的雷厉风行。

先是轻解衣带,后是眸子温柔:“怀柔,从今日大殿之后,朕就只有一个皇后,哪就是你!”

“朕欠你一个洞房花烛夜,现在补上。”

“从此以后,山无棱,天地合,不敢与君别!”

磁性的声音,温柔的眼神,传进秦怀柔碎了一地的芳心,她娇躯微颤,美眸一红,逐渐模糊

哽咽道:“山无棱,天地合,不敢与君别!陛下,莫要骗我!”

“我已经承受不起了”

“恩。”周翦重重应道,喉咙有些发烫,无法在秦怀柔国色天香的白狐脸蛋下保持镇定,贪婪的吻了下去。

秦怀柔放弃抵抗,逐渐敞开心扉,她始终是爱着周翦这个丈夫的。

一卷珠帘滑落,遮住了软榻。

不久后,有单薄衣裙滑落床角。"


共赴巫山,云雨多时,已是黄昏。

白皑皑的千禧宫内,温暖如炉,与外面冰天雪地鲜明对比。

周翦手里把玩这一张布,上面有朵朵鲜血染成的梅花。

不禁暗自感叹,还是古代女人好,完璧之身,从一而终,多么优良的品德,可到了后世

秦怀柔蜷缩在他怀中,雪白的香肩微微滑出被褥,别样动人。

她的狐脸儿微微赤红,不知是看着落红害羞,还是恩爱之后的余韵。

她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试探道:“陛下,有件事臣妾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

“你我夫妻二人,没有什么不可以说的。”周翦宠溺的抱着她。

秦怀柔心里一暖,长长睫毛煽动,抿唇道:“您杀了宋元,他一死,可就死无对证了。”

“小庆王,恐无法绳之以法”

周翦咧嘴一笑:“朕是故意杀他的。”

“啊?”秦怀柔狐脸儿惊诧。

“他不死,其他人就要被牵连进来,到时候小庆王不反也得反了。”

“朕先把人杀了,定了性,给小庆王一个台阶下,也给朕争取一点时间,以免狗急了跳墙,小庆王若来硬的,朕现在身边可没有人可用啊。”

周翦娓娓道来,气定神闲,而后眼中射出一抹杀机:“先让他蹦跶几天,等朕有机会,非要捏死这个狗东西!”

听完,秦怀柔愣住。

眼前的陛下变化太大了,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她不敢置信,贪玩虚浮的陛下,能有如此城府!

“陛下,你不像你了。”

周翦一紧,自己乃是穿越过来,就算装,也装不出古代皇帝的样子啊。

“怀柔,这不好吗?”他翻身,倾在她上,打乱对话。

秦怀柔脸红,抱住他的背部:“好,当然好!”

“只希望陛下能一直如此。”

周翦微笑,吻了她的雪白额头,而后作势要重温旧梦。

秦怀柔的新妇眉眼,闪过一丝痛楚和不适。

周翦立刻停下:“忘记你刚刚破身,算了。”

秦怀柔想要说没事都没机会,不由一笑,百感交集,心里如同吃了蜜饯一般。

陛下终于也会怜惜我了!

从美色中脱身,周翦靠在床上,开始思索下一步。

当朝重臣,霍恩下狱,必须救出来!

还有秦怀柔的父亲,虎威将军,必须召回,这二人是稳定朝堂局势的关键。

“怀柔,恐怕今夜咱们不能闲着了。”

秦怀柔美眸扑闪:“什么意思?”

周翦脑中快速的制定了一个计划,而后在她的晶莹耳垂,细细轻语。

秦怀柔美眸扑闪,越听越明亮,还很激动!

庞大的京城,夜里万籁俱寂,被寒冬腊月的白雪覆盖,十分刺骨。

一处威严与富贵交织的庞大府邸之中,灯火彻夜不熄。

内部昏暗的人影,不断摇曳。

堂内跪着几个黑衣人,他们只露出眸子,冰冷,嗜血,脖子处有着统一的类似于蜘蛛网刺青。

一字排开,神秘而肃杀。

高堂上,一团阴影闪动,里面一个高大的男子背对所有人。

声音年轻,但深沉,如同一池死水:“给本王一个解释,为何他没死?!”

说到最后,他已经咬牙切齿,充满了不甘!

所有黑衣人一颤,低头落汗。

“小主,我等死罪!”

“那一日,洞庭湖内,卑职亲眼所见皇帝被一箭穿心,鲜血流了半炷香,习武之人都不可能活。”

“可皇帝他”

闻言,阴影里的男人暴怒,猛的转身,让所有烛火为之飘摇。

“可什么?!”

“可皇帝活的生龙活虎,可宋元的脑袋已经高挂城门!”

黑衣人惊惧后退,连忙抱拳道:“小主,我等再走一趟,定杀皇帝。”

“放屁!”男人大骂:“今日事情一出,皇帝立马又出事,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是本王动的手了,到时候讨伐之师,将络绎不绝!”

闻言,黑衣人们沉默,不敢说话。

堂内陷入了一段死寂。

最终,那男子恢复平静,站在阴影里如同毒蛇一般。

冷冷道:“罢了,宋元死了,已经死无对证,本王明日告病,不上朝,避嫌。”

“通知那群老家伙,帝落计划失败,那便执行斩翼计划!”

“就算他不死,本王也要他比死了难受,皇位,他凭什么坐!”

砰砰砰!

那是男子五指捏到轰鸣的声音。

所有黑衣人一颤,头皮发麻,齐声道:“是!”

一阵夜风呼啸,黑衣人迅速闪身离开,宛如狸猫,矫健的让人不可置信。

翌日。

隆冬雪融,阳光明媚,京城永远都是那么的华丽巍峨,但也永远藏着晦暗的暗流。

周翦苏醒,秦怀柔已经赶着点悄悄回到千禧宫。

准备好了热水,伺候秦云起床,她将门虎女的刚烈外表下,人如其名,还怀揣着一份润物细无声的温柔。

“怀柔,昨夜辛苦你了。”

秦怀柔黛眉微蹙,狐脸嗔怪:“陛下莫要如此,太折煞臣妾了,陛下能有昨夜的计划,臣妾兴奋还来不及呢!”

周翦嘿嘿一笑,忍不住抱着她一顿狂吻,感叹道:“怀柔,你好美,也好白。”

闻言,秦怀柔狐脸儿一红,女为悦己者容,她心里跟吃了蜜似的。

“哎呀,陛下,时间不早了,快要上朝了,臣妾已经按照您的吩咐,潜入死牢,提前救走了他们。”

“臣妾在这,就等着陛下的好消息!”她美眸浮现一抹紧张,期待。

闻言,周翦的神色逐渐锐利,重重的恩了一声。

不久后。

他在秦怀柔的目送下,身后跟着一批宦官宫女,迎着朝霞,踏上了帝路。

重生为皇,他心情激动,强大的前世内心,让他很快适应了一切!

太和殿。

龙飞凤舞,金碧辉煌。

“陛下到!”太监尖锐的声音传遍四周。

群臣一凛,继而面面相觑,昨日之事已经人尽皆知,除去庞大的风波不说。

最让人热议的,还是周翦的离奇变化,竟当殿亲手砍死左丞相,这放在平时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我等拜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岁!”

周翦平复心情,坐上龙椅,目光犀利,以他敏锐的特种兵嗅觉来说,不出意外今天这大殿会有一场风波!

淡淡道:“起身!”"


“谢陛下。”百官起身,眼神开始闪烁。

陛下的精气神为何如此之好?而且眼神竟如此犀利!

砰!

兵部尚书夏延,砰然跪地,神情痛心:“陛下,微臣死罪!”

“昨日宋元奸贼,胆敢谋反,还敢嫁祸于小庆王,实在是罪无可赦,老臣救驾不及时,还请陛下降罪!”

闻言,周翦冷笑。

特么的,老子还没有开口呢,上来就把小庆王的罪推干净了,真是一条好狗,怪不得长的如此贼眉鼠眼!

“是啊,陛下,夏大人言之有理。”户部尚书顾司站了出来。

他是一个白发老头,严肃道:“小庆王乃陛下弟弟,怎会谋反?必是有人挑拨离间!”

“宋元此人心思歹毒,无非是想利用小庆王的名声,陛下万不可误会,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事!”

紧接着,又是一大批官员站出来。

“陛下,小庆王得知此事,已经卧病不起,陛下一定要给小庆王一个交代啊!”

“宋元此人,灭九族才妥。”

“微臣赞同!”

“”

数不清的嘴巴开口说话,个个道貌岸然,竟然还要周翦给小庆王一个交代?要不是皇权微弱,周翦立刻就要杀了那个狗东西!

此刻,周翦愈发震怒!

一个朝廷,三个尚书,五个三品大员,七个拥有兵权的将军,甚至包括大理寺卿都在帮小庆王脱罪,这还得了?!

剩下一半的官员更是墙头草!

庞大的危机感让他坐如针毡,再这么下去就是等死啊!

他深吸一口气,冷厉道:“你们既然要给小庆王伸冤,那么昨日来到紫金殿逼宫的那些官员,全部杀九族吧。”

闻言,夏延等人震惊!

陛下胆子向来懦弱,现在竟要诛人九族,怎么突然转性了?

稍作沉默。

夏延皮肉不笑,拱手道:“陛下,有件事忘记禀告于您了,昨日前来逼宫的大小官员及军士,已经全部连夜畏罪自杀。”

周翦噌的一下站起来,怒吼道:“你说什么?!”

声音炸响,无尽愤怒:“一百多人,全部集体畏罪自杀,一个都没有活下来?”

太和殿一颤,但夏延顾司等人并不害怕,装着样子跪下,道:“陛下,确实如此啊,逼宫是死罪,他们或许怕被折磨吧。”

“你说是不是,张大人?”

张潼,刑部尚书。此刻他挤出一个笑容,抚摸山羊胡,会意道:“对,对!陛下,确实如此,老臣听闻消息,就第一时间抓人去了。”

“谁知他们全部畏罪自杀了!”

周翦震怒,官官相护,竟嚣张到了如此地步。

“对你吗个头!”他忍不住爆出前世经典粗口,随手提起桌子上的香炉就砸。

砰!

“啊!”张潼额头被砸中,顿时鲜血淋漓,满地打滚,惨叫不止。

满朝文武,瞳孔震惊,天子竟当朝打人?

“把这个狗东西,给朕拖出去,仗刑三十,以儆效尤!”周翦不解气,纵声大吼。

满朝愣住,但门口的禁军校尉,却是异常迅速,拖起地上的张潼就走。

“混账,方杰,你想干什么?我可是刑部尚书!”张潼怒不可遏。

方杰刚毅正直的脸上丝毫不怕强权,沉声道:“大人,卑职奉陛下的命,您还是少说几句吧,带走!”

周翦眸子微闪,看着禁军校尉方杰,暗自点头。

这小子不错,有点军人的铁血气质,待下朝得空,试探一番,可收为心腹。

“陛下”有人要开口求情。

周翦嗜血的眼神扫去,瞬间镇住一大片魑魅魍魉,整个太和殿,出奇的安静。

亲眼目睹一切的夏延和顾司,对视一眼,神情皆是闪烁不定,甚至带着一丝阴沉。

陛下,这是要立威吗?

夏延冷不丁的开口:“陛下,张潼失职,的确该打!”

而后他话锋一转,眼神锐利:“但私自勾结宋元的人,依微臣看,应该斩草除根,灭九族才行!”

周翦嘴角不经意掀起一个戏谑的笑容:“夏爱卿,你不是说人已经全部畏罪自杀了吗?还有谁有牵连?”

夏延拱手,朗声道:“霍恩,秦震!”

四个字一出,满朝皆寂,墙头草的大臣纷纷低下了头,这谁看不出来,是某部分人要倒打一耙了。

但谁也不敢说话,因为这些年反抗的,全都死了,而且皇帝还不争气!

久而久之,没人敢反对了。

周翦冷笑,果然如此

“他们二人在大狱,如何勾结宋元?”

夏延仿佛早就准备好了,道:“有人昨夜看见逼宫反贼,前去天牢会面二人,还递交了书信!”

“噢?是谁看见的,人在哪?”周翦淡淡道。

夏延道:“陛下,是张大人,已经被拖出去了。”

“对,就是张大人,他是刑部尚书,暗中早就监视上了霍秦二人。”顾司附和道。

周翦作出恍然大悟状。

“噢~”

“朕明白了,来人!”

禁军冲进来:“请陛下示下。”

见状,夏延顾司,以及一系列官员低头对视,嘴角带着得意笑容。

“你出去,告诉方杰,再加二十大板,不准留情!”

夏顾二人,面色一僵,如同吃了屎一般。

豁然抬头:“陛下,这是何意?”

“何意?”

周翦神色猛然一厉,大喝道:“朕昨夜就释放了霍秦二人,张潼居然说他们跟叛贼见面私通?”

“这不是血口喷人吗?啊?!”他大声质问。

夏顾二人,以及诸多官员,顿时脸色大变。

“陛下,你释放了霍秦二人?他们可是重罪之人,为何没有通知我等?”

周翦不爽,一字一句:“朕办事,什么时候需要通知你们这些小角色了!”

夏顾二人脸色铁青,尴尬的下不来台。

“进来!”周翦陡然大吼,宛如翻盘。直接给文武百官来了一出大变活人,釜底抽薪。

刷刷刷的目光向后看去,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不可思议和震惊!

曾经被陛下亲手打入死牢的两位重量级军政大臣,就这样回归了?特别是小庆王阵营的人,神情震怖!

不是已经启动斩翼计划了吗?这二人还能活过昨夜?

只见,青冥色的天空下,一个头发斑白,浩然正气的老头,和一个年近五十却仍旧魁梧挺拔,双眸摄人的将军迈步走了进来。

满身的血污,泛白的囚服,无法掩盖他们的气质,和正直!

他们迈过高高的门槛,重回太和殿,仿佛就用了一辈子。"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