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筝盛景霆小说
继续看书
"总裁,您给的瓶子空了,太太全吃了。”“水果糖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可我之前看见您新招的助理把避子丸放里面了。”男人脸色一变,快速回到房间,看见女人躺在地上,还有满地的鲜Xue......“司寒,我疼…"“我肚子疼。”她额头冷汗涔涔。

《虞筝盛景霆小说》精彩片段

"总裁,您给的瓶子空了,太太全吃了。”

“水果糖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可我之前看见您新招的助理把避子丸放里面了。”

男人脸色一变,快速回到房间,看见女人躺在地上,还有满地的鲜Xue......

“司寒,我疼…"

“我肚子疼。”她额头冷汗涔涔。

盛景霆低头,看了眼她捂在肚子上的手,蓦的冷笑,“宁大小姐,你的表演真的越来越逼真,为了这出,又排练了多久?”

他抬手,将袖子从她的手中扯了出来。

他抬手,捏住她的下颌,“从你背叛我的那天起,我盛景霆便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除非……”

盛景霆露出一个残忍的笑意,“你死。”

虞筝浑身的血液似乎都在这一刻停住,她发抖的根本停不下来,而盛景霆再也不看她,径直进了卧房,关上了门。

肚子里像是有把刀在绞,虞筝疼的跪在了地上。

她颤抖的摸出手机,拨打了120。

听着救护车远去的声音,盛景霆眉目冷清,虞筝向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这不过又是她想要留在傅家演的一出戏而已,毕竟,宁家要破产了。

她那样当初看他落魄便转攀他人的女人,怎么允许自己过苦日子。

……

虞筝拿着检查报告坐在医院的长椅上,她目光淡淡的落在宁色的墙壁上。

检查结果出来了,她是肠癌晚期。

虞筝打车去了方云珩所在的医院,方云珩接到她的电话,到医院门口接她。

虞筝双眼通红,冲他露出一个笑容。

“云珩。”她捏紧了检查报告,“我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医生说我是肠癌晚期。”

方云珩脸色一变。

她的鼻尖很酸,看方云珩的眼神带着祈求,“你再给我检

查一下,是不是……他们判断错了?”

方云珩是个医生,是肠胃科的专家。

虞筝被推进检查室。

下午五点,检查结果出来,和初诊一样。

肠癌晚期。

虞筝呆呆的坐在那里,唇瓣翕动,“我还能活多久?”

方云珩蹲下来,骨节分明的手按住她的肩膀,“琬琬,我

会救你的。” “癌症啊。”虞筝的眼泪掉了下来,“这是癌症啊。”

她这病,就像是她和盛景霆的婚姻一样,不会好了。

室内的灯光昏暗,虞筝坐在沙发上,没有开灯。

晚上十二点,车灯穿透黑夜,穿透玻璃,光映在室内。

很快,门被打开,盛景霆走了进来。

他伸手开了灯,一眼便看到了坐在那里,一声不吭的虞筝。

他移开视线,边走边解领带,准备上楼。

“盛景霆。”她开口唤他。

他的脚步没停。

虞筝五指收紧,指甲陷入了掌心,许久,她抬起头,看

着他的背影,脸上带上笑意。

“我们离婚吧。”

盛景霆终于如她所愿的停了下来并转过身,他的身形逆着

光,越发的显得他不近人情。

虞筝眼神描绘他的脸,这是她爱了十年的男人,十年的

爱恋,惹得他嫌恶,换了她一身的伤。

她也不该拖累他了。

“你一天不作,会死是么?”

她不过是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

虞筝起身,从包里掏出离婚协议,她的手碰到里面的止

痛药瓶,眼神怔了一下。

随后她默不作声的将包合的严实,放在了一边。

她走到盛景霆面前,将离婚协议递给他。

那上面签着她的名字。

她努力的隐藏了自己的情绪,“你不是想娶简一么。”



她用力的扯出一个笑意来,“我成全你了。”

若是早知道他喜欢简一,她死活也不会嫁给他的。

她与他之间的婚姻,是不得已,也是她的一厢情愿。

盛景霆往她签字处看了一眼,接过离婚协议。

他舌尖抵了下腮帮,将离婚协议拍在了她的肩膀上。

“宁大小姐不愧是学金融的。”他俯身,眼中清冷,“和我离

婚,想分掉傅家多少财产?”

虞筝一时愣住,她唇抿紧,轻声道:“我从来没有想过

要你的钱。”

盛景霆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她。

三年前傅家生出变故,他父亲入狱,他手下产业全变卖还

了债。

那时,他身无分文,这个口口声声说爱她的女人,在他出

事的第二天,便消失了。

后来,他听闻,她与那高泽成双入对。

那高家,是陷害他父亲入狱的罪魁祸首。

枉他父亲,对虞筝那般好。

她不过是为了钱可以出卖自己的女人,还有什么事是她做

不出来的?

而她虞筝,不知道对父亲说了什么,让他父亲逼得他娶

了她。“滚。”他的眼中遍布寒意。

他转身就走,虞筝张开双臂拦在了他的面前。

“你不是喜欢简一么?我成全你了,我可以签保证书,我

一分钱都不要你的!” “是啊,我喜欢简一。”盛景霆眼神逼仄,唇角扯起笑意

来,“所以我会让她风风光光的进门,做我的太太。”

他眯眼:“而不是现在和你有瓜葛的时候。”

摔门声响起,盛景霆进了浴室,冷水冲下来,他抿着唇,

手握成拳。

虞筝转身,捡起地上的离婚协议。

电话声响起,那端是母亲的哭声。

父亲重病,被送进了医院。

虞筝匆匆的赶过去,这才从母亲的口中知道,宁家要破

产了,父亲急病攻心,。

她忽的就想起盛景霆的话来。

和他离婚,要分傅家多少的财产。

怪不得,他会这样说,他早就知道宁家要破产了吧。

王云清双手捏住虞筝纤瘦的胳膊,“琬琬,你去跟盛景霆要,你是他的妻子,他不会不给你的。” “他都恨死我了。”虞筝扯起唇角,神色黯然,“怎么会给

我钱。”

王云清一巴掌甩在虞筝的脸上,“难道你要看着你父亲

去死么?你怎么这么没用?!”

虞筝唇瓣哆嗦,看着眼前的母亲,眼底生寒。

当初傅家出事,高泽找到她,说他有她母亲出轨的证据,

他还说,只要她甩掉盛景霆,他便拿出一大笔钱帮盛景霆还

债。

她亲眼看着盛景霆为了他父亲的事焦头烂额。

她只能干着急,没有办法。

那时候她想,只要是能帮到盛景霆,就算他误会她又如

何?

她从高泽那里拿了钱,帮傅家堵了窟窿。

说了狠话,伤了盛景霆。

她从未想到,自己还能与盛景霆有交集。

那日,盛景霆的父亲找她谈话,病床上的男人连呼吸都是

脆弱的。

他希望她能嫁给盛景霆,他说他知道她的苦衷。

那时候,虞筝没有答应。



可是第二天,她的家人就拿了傅家一大笔钱。

盛景霆被他的父亲逼他娶了她,他也恨透了她。

虞筝走出病房,吞了颗止痛药。

她刚抬脚,便看到了站在一边,穿着病号服的女人。

女人的皮肤很宁,一双眼睛又圆又大,鼻子和嘴都生的精

致。

她叫简一,是盛景霆现在喜欢的女人,也是当初她最好的朋友。

虞筝移开目光,转身欲走。 “虞筝。”简一叫住她。

虞筝咬牙,抬脚就走。

身后女人的笑声传来,“听说宁家要完了。”

她追上虞筝,站在她的面前,冷声道:“你也有今天。”

虞筝冷冷的看着她,道:“滚。”

简一也不生气,漫不经心得扣着自己的手指甲,“你可够

贱的,盛景霆都不要你了,你还死赖在他身边。”

她眼神得意,“你知道吗?这几天阿寒一直都陪在我身

边。”“你想要傅太太的位置是吗?”虞筝唇瓣抿紧,“你让他来

跟我谈离婚。”

简一眼神眯起,“你该不会以为,他是忘不了你才不跟你

离婚的吧?”

简一大笑,“虞筝你未免天真。”

她靠近虞筝,“他不过是为了报复你,让你也尝尝那滋

味。”“到时候他玩腻了你,你就跟垃圾没什么区别。”简一凑到

她的耳边,“哦对了,他从来都没有碰过你吧。”

虞筝手指收紧,她低头,冷冷的视线看着简一。 “知道为什么吗?”简一指甲从她的脸上慢慢划过,“因为他

嫌你脏,听说当初你给傅家还债的那笔钱,是你给盛景霆的分

手费,也是你那情人高泽给你的。”

那样,盛景霆那么爱的虞筝,跟高泽睡了,他又怎么能

不恨虞筝呢。

“你说够了么?”虞筝拂开她的手,“说够了就滚。”

虞筝没料到。

简一整个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脚步声自她身后跑了过来,随后盛景霆将简一抱在了怀

里。

他抱着简一起身,回头看了一眼虞筝。

那一眼,让虞筝彻骨冰凉。

简一为盛景霆受过伤,她身上的骨头比较脆,这一摔,颈

椎的骨头便错位了。

盛景霆踹开卧室的门,一把扯下被子,将虞筝拽了起

来。

“你怎么这么恶毒?”

当年,虞筝要跟他分手,他一身的伤冒着雨去找人,差

点被车撞死,是简一推开了他。

可是简一,因此不能再跳舞。 “我怎么就恶毒了?”虞筝定定的望着眼前的男人,她眼

角有泪,“盛景霆,有本事你就掐死我啊!”

她泪眼朦胧的望着他,眼神倔强,“我从来没有背叛过

你,我没和高泽睡过!”

腹部抽痛感袭来,虞筝的身子细密的发抖。

盛景霆漆黑的眼神盯着她,许久,笑了。

“你当我还像当初那般好骗?”他眼神嗜血,“那高泽是什么

人?你不跟他,他会给你钱?”

高家的人没一个好东西,当然不会做慈善施舍别人。

虞筝疼的一瞬间说不出话来,她死命的吸了一口气,她

知道,盛景霆不会相信她的。

她扯唇,“你愿意这样想,就这样想吧。”

虞筝推开盛景霆的手,她想起身。

盛景霆径直压了上来,虞筝挣扎,“你放开我。”

盛景霆俯身在她耳边,“你当我想碰你?我嫌你脏。”

她本就冰冷的心,被盛景霆伤的千疮百孔。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