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叶清圆有意识时只感觉到浑身燥热,喉咙里粘腻缺水,大脑胀痛不止,浑身酒意浓浓,四肢绵软无力,她下意识地开口喊“周儿”,但是没有人应声。

她伸手摸到一具滚烫的躯体,喘着粗气似乎在极力忍耐着欲望,叶清圆混迹军营十来年,粗俗下流的话没少听,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明白了她的处境。

只是她前一晚还在跟闺中好友喝酒,怎么突然间就到了陌生男人的床上,叶清圆就算是头痛欲裂,也明白这不是她的闺房。

她刚要挣扎着坐起来,就被身边的男人压在了身下,醉酒,下药,男女体力悬殊,叶清圆像是待宰的羔羊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

她心脏一缩,伸手想要劈到男人后颈,但还没有挨到皮肤就被抓住了手腕,接着肩膀上被咬了一口,她疼得嘶了一声,来不及反应,脑海中两种声音极限拉扯,头疼得像是要炸开一样,一道白光从眼前闪过,然后她就失去了意识。

等到再次醒来时,叶清圆感到脑袋清明,睡眠质量奇高,但是浑身像是散架了一样,她不是养在深闺中的女子,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

躺在另一侧的男人还在酣睡,叶清圆看不清他的长相,只知道身材很不错,她来不及考虑如今的处境,小心翼翼地下床,快速地换上衣服离开。

跑到楼梯间,叶清圆坐在台阶上理着脑海中嘈杂混乱的记忆,可惜有些记忆断断续续,像是隔着一层雾一样让她看不清楚。

但幸好基本的生活常识还是存在的,要不然她要如何在这个光怪陆离的异世生活下去。

上辈子的沉沉浮浮,让她练就了一副处变不惊的性子,尽管脑海里存在的混乱的记忆颠覆了她的认知,她面色还是没有丝毫的变化。

这是另一个世界,那么上一个世界的自己已经死了,是因为跟闺中好友笳笳一起醉酒后魂魄附在另一个人的身上了吗?那笳笳呢?她是还在原来的世界,还是跟她一样有如此的奇遇?

叶清圆下意识得想要转动手上的佛珠,这是她思考时习惯性的动作,可惜手腕上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

叶清圆倒是没有遗憾,上辈子自己也是个孤家孤人,只是觉得很惊奇,以前也听不少老兵讲过鬼怪杂谈,觉得魂魄附到别人身上是很荒谬的事,现在这种离奇之事却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也好,叶清圆长呼一口气,反正上一世自己也没有惦记的东西,换个地方生活,就当是重新开始了。

杨雨打电话过来时叶清圆刚站起来,肚子饿得咕咕在叫,她按了按,借着不甚清明的记忆,琢磨了半天,才打开手机定位。

杨雨气喘吁吁地找了过来,弯腰扶着膝盖在叶清圆面前喘着粗气,等缓过来赶紧说道,“清圆姐,我们今天要进组,我已经叫好车了。”

进组?

叶清圆在记忆中搜寻了一圈,才知道原主是一个十八线的小明星,但眼高于顶,自私自利,爱摆谱,被经纪公司瓜分完后仅剩的微薄收入还要养着一个助理。

“走吧。”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对于叶清圆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杨雨虽觉得诧异,但时间本就紧张,她也没有心思再想其他的,只祈求能把这位祖宗按时送到剧组。

 



》》》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