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你家学渣是大佬
  • 学霸你家学渣是大佬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饺子肉多作者
  • 更新:2022-07-16 09:27:00
  • 最新章节:第3章她总贪玩
继续看书
时知的名号在京圈无人不知,时家是名门望族,而她作为时家的孙小姐,没有继承家族知书达理的优良传统,活脱脱一个小霸王。突然有一天,时知失踪了,她独自一人来到了曾经呆过的小镇上。迎接她的是一帮狐朋狗友,或者用小混混这个词来形容一点不为过。在这里她结识了那个拥有纯净眼神的男孩简悼,二人的纠葛就此展开……

《学霸你家学渣是大佬》精彩片段

一辆火车穿过隧道,发出震耳欲聋的鸣笛声。火车内充斥着泡面味,人身上散发的汗味……

一个小男孩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女生发呆。

那个女生长相一绝,她的手里拿着一本恐怖小说正看得津津有味。

她头发自然的披散垂在肩上,脸色惨白得没有一点血色,嘴唇倒是红艳。

她时不时用嘴里嚼的口香糖吹出一个泡泡。

也许是发现了小男孩的目光,女孩从书中抬起头。

目光带着一丝恶趣味的看着小男孩,她把书放在桌子上。伸出两只干瘦的食指和中指指了一下自己的眼睛,然后对着小男孩戳了两下。

再收起手指握成拳头伸出大拇指放在自己脖子上划了一下。

小男孩被吓得大声哭喊着抱住旁边睡着的妈妈。

她的妈妈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眼,以为他是饿了,伸手从一个已经洗得发白的牛仔包里掏出一个奶瓶放小孩的面前。

小孩没接,还是继续哭。

那位妈妈抱歉的看着对面看书的女孩,说着一口方言

“打扰到你的话对不起哈!”

女孩听着她的抱歉,耸耸肩不以为然的继续看小说。

过了十几分钟,火车广播里传来播音员悦耳的声音

“火车已到云山镇火车站……”

女孩所在的火车厢里不少睡觉的人都睁开眼睛,起身拿行李。

又过了一会,火车到站了。

和背着大包小包的人们不同,女孩合上自己手中的书,拿起书就下了火车。

一下火车她就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手机只响了两声就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带着尊敬的语气

“知姐,你在哪呢?我已经在火车站门口了。”

女孩用卫生纸把嘴里的泡泡糖吐出来包起丢在脏兮兮的垃圾桶里。

跟随着大部队一起往出站口走,边走边开口

“我马上出来。”

“好嘞。”

……

一出站台,女孩就看见一个穿着牛仔外套和运动短裤的男生朝她挥手。

她走到男生面前,那人看她什么都没带就拿了本书奇怪的开口

“知姐,你确定要来长期居住?”

听见这话女孩挑起眉看着他

“不可以?”

男生抓了下头发,说出自己的疑问

“当然可以,就……你什么都没带,搞得像之前那样只待一两天似的。”

他的普通话中带着一些云山镇的语调。

女孩笑了,她伸手整理了一**上有些发皱的衣服。,但现在有一件更重要的事必须马上解决。

她捂着咕噜咕噜叫的肚子。有些无奈的看着面前这个傻兮兮的男生。

“别管这么多了。”她伸手推着男生的手臂。一遍往前走,一遍开口“吃点东西吧我快饿死了。”

男生醒悟一般拍了下自己的头,然后快速掏出车钥匙打开身旁的汽车。

“走吧,我都订好地方了。”

女孩拉开副驾驶车门长腿一迈就坐在里面。

男生坐在驾驶位上,他开车很快,一路上甩了很多车。

不一会就在一家两层楼的饭店门口停下。

女孩透过车窗打量了一下面前的饭店,满意的点点头

“这地比上次你找的那家看着靠谱。”

得到夸奖,男生骄傲的发出轻笑

“那是自然,知姐,走吧。”

他们两一前一后的往酒店走去。

才踏了一节楼梯,门口站着的门童就尊敬的朝他们鞠躬,声音洪亮的开口

“欢迎光临!祝你们用餐愉快。”

他们刚一进去就有个男生从楼上跑下来。看见他们的身影,开心的笑着。

“知姐,你可算来了。”

他话刚说完就转过头去不客气的瞅了一眼那位接时知的男生。

“李航,你属蜗牛的啊!”

李航捏起拳头不重不轻的锤了那人胸口一拳,开口反驳他。

“老子还慢?”

时知看着他们之间的打闹,无奈的笑着阻止他们的打闹

“先吃东西吧,吃饱了你们才有力气打。”

那两人停住动作,那男生在前领着路,走到一间包间门口,他手掌一伸:

“知姐,里面请!”

时知也不客气,直接就往里面走。

包间挺大的,他们三人坐着都显得空荡荡的。

李航把已经选好的菜单放在时知面前。

“知姐,看一眼,还要些啥不。”

时知看都没看,就点点头合上菜单

“这些够了。”

听见她的话后,李航就把菜单递给站在他们身旁的服务员手上。

服务员走出去之后他们几人在等菜的过程中开始闲聊。

闲聊没几句后

领路的男生看了时知的脸,试探着开口

“呃,知姐,你不是在京城那个大城市住的好好的吗?怎么会想着来我们这旮沓啊”

提到京城,李航责怪的看了那男生一眼。

那男生也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了话,用手拍了一下嘴。

时知倒是没什么反应,挺淡然的开口

“住腻了呗。”

她嘴角带着一丝嘲笑,但没人发现。

他们心里都明白,时知是遇到了一些事。不然怎么可能会缺席自己成年礼。

还跑到他们这个偏僻的小镇上。

虽然时知年龄不大,但在京城还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

不过谁都没有继续这个话题,服务员也推着放菜的车走进来。

服务员熟练的把菜放在桌上。

时知正玩着手机余光瞟了一眼那双递菜的手,骨节修长而且干净整洁。

她是个手控,这双手很符合她的审美。她好奇的抬头看了一眼手的主人。

那是个和他们年纪相仿的男生,又高又瘦。

头发很黑,不长也不短。白皙的额头有几缕碎发自然垂落,碎发底下是一双勾人的丹凤眼。鼻梁高度也是恰到好处,还有那带着血色的嘴唇……

许是注意到她带着打量的眼神,那服务员抬起眼眸看了她一眼。

两人正好目光对上,但谁都没避开。

菜正好上完,服务员收回目光拉着推菜车走出包间。

时知有些失神的回味着男生的眼眸,温柔得水一样,仿佛能把人融在里面似的。

就连李航问她的问题都没回答。

那两人还以为她是累了,就没怎么说话,自顾自的吃着东西。

过了一会,时知发出轻笑

“还挺帅!”

李航没听清,疑惑的看了她一眼

“知姐,你刚说什么?”

时知回过神来,摇摇头。

顾左右而言他“这菜不错啊。”

——人也不错啊。

李航又夹起一大筷子菜放进嘴里吃起来。

是挺不错的!

……

饭后,已是临近傍晚,他们开车带时知去镇上一家酒吧去喝酒。

酒吧老板虎子也认识时知,知道她要来大手一挥直接不营业。

今天是她的生日,所以他们准备给她办一个生日派对。

一进酒吧,时知皱着眉头环视了里面一圈。

按照平时现在应该是酒吧生意最好的时候,而现在里面竟只有几个熟悉的面孔。

那几个人一看到他们,热情的走上前来和时知打招呼。

其中一个虎背熊腰,长相凶狠的男人做着和他长相完全不符的招财猫动作。

一脸嬉皮笑脸的看着时知

“知姐,还记得我不?”

时知眼里带着狡黠,嘴角坏坏的扬起

“虎子,你可真虎啊!几天不见又胖了。”

那个叫虎子的男人不好意思的搓着脸上的两大块肥肉。

“哎呀,知姐,你怎么还是这么毒舌啊。”

时知挑着眉毛

“我不一直这样?”

虎子还没开口,李航就环住他的脖子

“你还不知道咱知姐一直始终如一吗?”

虎子憨笑着点头

“对,就没变过。”

饭馆领路那男生开口

“进入聊呗,知姐都站这多久了。”

时知配合的叹气

“哎呀,只是可怜我这把老骨头。”

众人一听都哈哈笑起来,往里面走。

时知不喜欢四周都被人围着,所以她选择坐在椅子的最边上。

因为是她生日,总有人时不时有人过来向她敬酒。

时知从不喝酒,她抬起桌上的牛奶一口饮尽。

这帮人都是认识很久的,都知道她的习惯,也不生气。

也不逼她一定要喝上几口表示一下。

大家敬酒只是图个乐子,喝什么都不重要。

时知有点恍惚,如果是在京城聚餐的话那群人一定会逼她喝上一口。

有时候她还是会顾及时家面子,不情愿的喝一点。

毕竟那些人非富即贵,和时家有很多生意上的往来。

……

酒吧里的驻唱歌手突然弹奏起《生日快乐》

李航他们一帮人站起身对着时知唱起生日快乐的歌。

时知开心的站起来说着谢谢。

刚说完,就有人推着一个点着蜡烛的大蛋糕到他们面前停下。

时知双手交叉,放在自己面前无声的许愿。

许完愿后,她睁开眼睛。

虎子把切蛋糕的刀递给时知。

时知接过那把刀,干净利落的切了一刀。

大家吆喝起来。

李航不怕死的用手指扣了一坨奶油抹在时知鼻子上。

时知反应过来后,用手也抓起奶油往周围人身上抹。

“啊~”

一瞬间气氛被点燃,酒吧里面人们开始你追我赶。

蛋糕很大,他们订蛋糕的时候就想到这种情况了,所以让老板多放点奶油。

那老板也是个实在人,还真的抹了很多奶油。

别人的蛋糕都是装饰,他们这帮人订的蛋糕简直就是奶油里找蛋糕吃。

不过也没人真的认真吃,他们的奶油都敷在别人身上。

不一会他们都看不清楚谁是谁了。

每个人都像是经历了兵荒马乱,身上,地上到处都是奶油

尤其是生日派对的主人公时知,她简直不想说话。

尽管她在动作再怎么快准狠,但还是抵不过墙倒众人推啊。

她疲惫的坐在沙发上,挥挥手认输。

大家也玩得累了,又想起时知坐了一天的火车,送完礼物后就散了。

时知本想找专业的工作人员来打扫干净这个“战场”。

但虎子佯装生气的开口

“知姐,你这就生疏了,没把我当兄弟?”

一听人这么一说,时知当然知趣的打消刚才的念头。

干脆做个甩手掌柜,让李航开车送自己回去。

李航把车停在一家酒店门口,从包里掏出房卡递给时知。

有点不好意思的开口

“知姐,不好意思啊,我原本想把我爸那套空着的房子让你住,但今天才知道,他两个月前就已经租出去了。我们也不能不厚道的赶人出去。”

时知点点头,拍了两下李航的手臂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都赖我,今早才给你打的电话。”

事发突然,李航一大早就接到她的电话,只有一句话

“李航,我要住在云山镇了。”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电话已经挂了,在拨过去已经显示号码为空号。

李航也没继续往心里内疚,继续开口

“那你先在这住着,我回去给你找房子。”

时知喝了一口矿泉水,摇摇头

“不着急,慢慢找。”

她打了个哈欠,打开车门随意的挥挥手就往酒店里面走。

车里的李航看着她瘦削修长的背影,眸底氤氲着雾气。

别看他们这群人现在都混的人模人样

在三年前,他们这帮人就是街上的一群小混混。

家长都忙,没人管他们。

也许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他们很快就混在一起,每天无所事事。

谁的家长都不愿让自己的小孩和他们在一起玩,他们就是毒瘤一般的存在。

直到有一次大晚上他们在街上闲逛着就看见时知背着一个带着logo的书包,虽然他们没见过那种标志,但是一看就是很贵的那种。

那是他们第一次遇见时知。

她长得又漂亮,而他们都是群倒大不小的混混,也对法律没个认知。

就一群人围上去。

按照往常,其他小女生哪会见过这种场面,一般都会哭着求他们。

但时知看着他们,无奈的摇摇头,直视他的眼睛。

她的眼睛很干净,就像一块玉那样又亮又干净。没有别人的那种厌恶和害怕。

还带着着小孩子没有的成熟。

她认真的开口“你们很缺钱?”

他们怎么可能会在小女生面前说自己的囧处,更何况还是比自己小的女生。

他恶狠狠的开口

“趁老子心情好,交出钱来,就放过你,不然……”

旁边人附和着“不然,你懂的。”

然后一群人模仿那些古惑仔笑起来。

谁知时知一点不害怕,还冷静的用手指了个方向

“看到那群人了吗?我的保镖!”

他们视线往那边看过去,真的有好几个人高马大的黑衣人站在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

他们心里开始发怵,但表面还是恶狠狠的。

“我们怎么知道你不是在诈我们。”

时知带着微笑

“要不,试一试?”

她的眼神中带着不符合年龄的成熟和寒意。

他们哪里会真的不怕,放了一句狠话就准备转身逃跑。

但时知叫住他们,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个钱包,拿出里面所有的现金还有一张名片递给他们。

语重心长的教育让他们去吃点好的,以后不要在做这些事了,是违法的……

那天他回去后,也不管名片上面的号码是不是真的,就偷偷把那号码存在手机上,命名为女神。

一想到这,李航就发出轻笑。

明明自己就是个小孩还要装成熟扮大人。

时知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进酒店房间。

今天坐了一天车又玩儿了一下午实在太困,但身上全是奶油黏糊糊的。

她站在门口做了几分钟的心理斗争后,径直走进浴室。

刚进去不久,放在床上的手机发出悦耳的铃声。

响了一会没人接,手机很快就息屏了。

本来平时只用洗几分钟,但今天她的头发上都粘上不太容易洗掉的奶油。

半小时后,她心满意足的穿着浴衣走出浴室。

躺在床上一打开手机就看见一条未接电话和一条未读消息。

都是来自同一个人。

她直接拨通电话过去,手机里传来温柔的女声

“知知,睡觉了吗?”

时知轻笑了一声,翻个身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难道我现在在梦游吗?”

那头听见她的回答发出悦耳的笑声

“听见你这样我也就放心了,原来还想安慰你呢。”

她挑起眉毛,嘴角带着笑

“安慰我?予寒姐,你是不是有点闲?”

手机那头传来拖鞋在地上摩擦的声音,过了一会又有玻璃放在桌子上的响声。

予寒听见她这般打趣也不恼,缓缓的开口

“是啊,你不在我真的很闲啊。”

她好像想到什么突然笑了起来

“知知,你猜猜今天你生日派对上时伯父他脸色有多么黑?我还是第一次见他失态呢。”

许是听到熟悉的名称,时知提起兴趣坐起身来。

伸手拿一个靠枕靠在身后。

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出想问的问题

“哦?我爸……呃,他是怎么失态的啊。”

“哈哈,当时主持人说完开场白,本来该你出场结果你一直没出现。特别是他派去找你的人没带你回来的时候他脸直接就黑了。”

听着她的描述,时知脑袋里幻想当时的场面。

予寒一直没听见她的回应,又喊了几声。

时知这才回过头来,她想了想后才开口

“予寒姐,你不问我原因吗”

那头想也没想直接开口

“你要告诉我吗?”

“以后再给你说。”

“哈哈,行,今天不早了,我睡觉了哦,你早点休息。”

“……”

挂完电话后,时知也有些犯困了,关了手机就睡了。

**

京城时家的别墅里灯火通明。

时爷爷坐在一把古木做的椅子上,生气的质问时父。

手里的盘核桃盘得沙沙作响。

这是他生气时最爱做的动作。

时父不敢和自己的父亲生气,他只能低眉顺眼的开口,完全没有平时的威风。

“父亲,我也不知道知知去哪了?她总贪玩……”

时母也在旁边附和

“是啊,父亲,知知肯定去玩了。也许明天玩够了就回来了。”

时爷爷手中的核桃盘得更快了,很显然他对这个解释并不满意。

虽然平时时知贪玩,但孰轻孰重她还是分得清楚的。

突然,他脑中闪过一个想法

“你们是不是对知知说白斯曼的事了。”

他们一听这个名字,脸色有些慌张的解释

“怎么可能爸,我们从没提过这个名字。”

“这样最好,如果明天知知还是没出现你们就做好思想准备吧。”

时爷爷愤怒离席。

时父吐了一口气瘫坐在沙发上,时母坐在他身旁小声的开口

“邵峰,你说知知会不会听到昨天我们……”

话还没说完,时父一个眼神瞪过去

“打住,你最好别在父亲面前提起这件事,对我们没有好处。”

听见他这样说,时母还是有些担心的走回房间。

空荡荡的别墅里,时父坐在沙发上回忆昨天发生的事,眼珠在眼眶里转来转去。

白斯曼站在玄关处目睹了刚才发生的一切。

她的眼眸幽暗的看着沙发上的时父,心里一边揣测时父现在的想法一边又恶狠狠的希望时知最好识相一点不要再回来。

“白小姐?你在这干嘛呢!”

白斯曼旁边站着一位穿着围裙,手里拿着扫帚的妇人。

她回过神来,很快换了一副表情,十分温柔的开口

“李婶,都这么晚了你还要工作啊,真是辛苦了。”

听见她体贴的关心,李婶眼中闪过一些厌恶。

但还是微笑地看着白斯曼的眼睛。

“哎呀,我们这活就这样,是辛苦了点,但脚踏实地啊!”

她把脚踏实地说得很重。在整个时家谁人不知白斯曼是用什么手段回来的,都打心底里瞧不起她。

一听到脚踏实地这个词,白斯曼脸色都变了。

她握起拳头,压住心里的怒火,维持住微笑

“那你就继续忙吧,我去休息了。”

一回到房间,白斯曼就粗鲁的把身上的外套扒下来狠狠的扔在地上。

她用手捂住嘴,额头冒出青筋。

无声的呐喊……

她的眼眸布满了吓人的猩红

“为什么,明明我才是时家真正的小姐,为什么都不喜欢我,都喜欢那个贱。人!”

一想到时知她就恨得牙痒痒,她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

第二天一早,时知手机就一直震个不停。

她压住那股快要冒出来的起床气按了接通

“……”

电话那头的李航坐在早餐店吃油条,没听见手机发出声音,他奇怪的看了一眼手机状态。

试探的喊了一声

“知姐?”

过了一会那头才传来一声鼻音很重的声音

“说。”

听见声音,李航这才继续开口

“虎子说他手里有一套闲着的房子,中午去看一眼?”

时知躺在床上用手揉了一下眼睛,换了个姿势躺着。

她清清嗓子懒懒的开口

“所以中午的事儿,你早上六点就打电话通知我?”

李航这才看了一眼手机时间,六点十几分。

他一般五点就起床帮母亲准备早餐店的材料,来吃早餐的人也挺多,所以他直接忘记还有时间这个东西。

他有些抱歉的呵笑

“哈哈,知姐,我的错!我这不是太激动了!”

时知气也散完了,毕竟李航也是帮自己。

她干脆的开口“那中午十二点半我去找你。”

“不用,到时候我来接你。”

“行,提前半小时通知我。”

“好的。”

“就这样吧,拜拜!”

挂了电话后时知换个姿势就睡着了。

她这一觉直接睡到李航打电话才醒过来。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