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大财阀
继续看书
金融大佬在一夕之间失去了一切!重新回到十二年前,宋忠不知道应该感到庆幸还是不幸。开局便被安排相亲,相亲女不光是个拜金主义,同时还是个扶弟魔,娶她等于娶了她全家。给相亲女上了一课之后,宋忠回到了家中,不出预料的被母亲骂了一顿。看着依旧活在世上的母亲,他的内心一阵狂喜。一切重新洗牌,宋忠发誓要走上人生巅峰!

《重生大财阀》精彩片段

 阳城。

西餐厅。

靠落地窗的位置上,一男一女相对而坐。

“威特,来一瓶十年陈拉菲红酒,然后,这个波士顿芝士龙虾、招牌的克尔顿牛排各来一份,还有这几种甜点。”

女人点完餐后,将菜单递给了对面看着窗外车水马龙发呆的男人。

会中吗?

男人心里只有一个心思。

“宋忠,你点。”

宋忠愣了一下后,接过了菜单。

看着菜单上被圈出来的名贵菜肴,他笑了笑,女人,你果然还是你。

“一杯白开水。”

“好的。”

穿着黑色燕尾服的打着红领结的女服务员彬彬有礼的应了一声,拿着菜单下去了。

光是女人所点的,就是小四位数了。

大头是那瓶红酒。

餐厅上了免费赠送的甜点,女人一边狼吞虎咽的吃着,一边说道。

“宋忠,我家的情况你大概也知道了,我和你结婚领证,是很简单的事情,可是我有个不争气的弟弟,他可就我这么一个姐姐,我不管他的话,就没有人管他了。”

“他现在在上高三了,马上会上大学,到时候花费更高,我希望,等我们结婚后,帮他分担一部分学费,也不用很多,一月两三千块就可以了。”

“然后,就是彩礼了,彩礼的话,你看,我弟弟,他将要来谈女朋友吧,要结婚吧,房子车子必须是都要有的啊,你们家要是钱不够的话,先给个二三十万买上房子,等到以后攒出钱了,再帮忙买上车子就行了。”

女人一手拿着食物,一手掐着手指,一脸你看我多为你考虑多贤惠的模样说着结婚的条件。

宋忠又笑了。

这相亲,本就是他不想来的,父母非逼着来的。

因为上大学的缘故,宋忠同龄的大多都已经是结婚了,很多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面对着再有一个学期就毕业了宋忠,家里急的火烧眉毛了,托着亲戚中的名嘴宋忠的表姨妈,给介绍了这么一个对象。

“你笑什么?”

宋忠拿起服务员刚上的白开水,喝了一口。

喝完水后,他一脸淡然的说道。

“学费,一月两三千,太少了,怎么也得给两三万,至于房和车,房子我给买套别墅,市中心400平的,车子,必须最新款的奔驰,你还漏了一件事儿,那就是弟弟的彩礼,一千万,我给拿一千万。”

“啊?”

女人张大了嘴巴,嘴里的食物都忘了咀嚼,显然是被震惊到了。

一旁,服务员打开了红酒,倒进了醒酒的器皿里。

爽!

宋忠脸上始终带着云淡风轻的淡笑,这女人的话,不是他第一次听了。

上次听了,他也是如女人这般的表情。

这尼玛是娶老婆啊还是娶他们全家啊!

2020年4月29日晚上,应酬完客户的宋忠在开车回家的路上,与一辆闯红灯的油罐车相撞。

意外的回到了现在,08年!

很快,女人反应了过来,她是被宋忠吐出的一个个数字给震懵了,但,那些数字相加之后,根本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眼前的宋忠,明显并不具备那个实力。

“你,跟我开玩笑那吧?”

被耍了!

女人怒了,咬着牙齿说道。

心底,她还有一丝小小的期待的,期待这是真的。

“是你特么先跟我开玩笑的!”

宋忠蹭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我!谁跟你开玩笑!怎么啦,你是男人,花点儿钱怎么啦?我就那一个弟弟,不能让他受委屈。”

女人更加的愤怒了,还带着一丝委屈,好像,全是宋忠的不是一样。

“那我和你结什么婚?直接找你弟妹好了,还特么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宋忠冷哼了一身,转身欲走。

女人闻言,拿起她面前的一杯酒,就是泼向了宋忠。

曾经,卑微到了最后,被泼了一脸,还为这一场豪华大餐买了单,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宋忠掀起了围布,直接将那酒水挡住。

接着,他拿起了桌角的那杯水。

“泼脸,很有意思吗?”

他随意一扬,便是显得女人连忙捂住了脸。

“干什么干什么,你想干什么,没钱的废物,没钱来相什么亲,急眼了,还要打人不成!”

旁边桌上的女人母亲暴起过来。

可宋忠只是一扬杯子而已,接着便是喝完了杯子里的水。

“不光没钱,还没品,一辈子打光棍吧!怎么还有你这样的男人。”

女人母亲跟个护犊子的老母鸡一扬,喋喋不休的。

宋忠也不生气,他打了个响指,“买单。”

面子工程的西餐厅,是极昂贵的,宋忠付了他的一杯水白开水钱,十五块。

“你,你买单,怎么只买自己的。”

当着女人母亲面买单之后,女人有些懵了。

她可是,点了好贵的东西呢。

本想着,也是买卖不成,吃一顿好的。

女人快速的给母亲使了个眼色,母亲也是会意了,看着服务员刚上上来的大龙虾,变了口气。

“小宋啊,其实,你还是挺优秀的,要不,再聊聊?”

女人母亲试探着问道。

“叮咚”一声,这时,宋忠的手机响了。

他拿出来看了一眼,是新闻的推送。

“神秘彩民十注彩票,纵揽一千万元大奖!突破彩业新记录。”

紧接着,是一条短信。

“您的借记卡账户1874,通过大客户转账,入账(税后)彩金8000000元,交易后余额8000025。4元。”

中了!

那串号,是当年宋忠看到新闻后直接就记到脑子里的,现在,没想到,真的是中了。

这个数字,拉着那长长的一串零,是极其震撼的。

“宋忠,我知道我说的,你有些为难,先坐下,可以慢慢谈嘛!”

女人换上了温柔的声音。

宋忠摆了摆手,浑身愉悦,憋不住高兴的说道:“不不不,我没品,我回去打光棍。”

宋忠走了。

那娘俩的脸都绿了。

“小姐,这个我们都还没吃,能退吗,还有这个酒,就只喝了一杯。”

“不好意思,不能,您总共消费,2184元。”

女服务冷笑不已。

这对母女,可不是第一天在这出现了。

“那吃的还没上的能退吗?”

“不好意思,不能。”

“你点那么贵干什么?咱们哪有那么多钱。”

“我不看他老实,就多点一点,哪里能想到他会这样。”

……

从西餐厅走出,听着身后母女的争吵声,宋忠只感觉神清气爽。

曾经那次,女人吃饱了喝足了走了,面对那天价账单,他把认识的都借了都不够,最后还是父母来了,才把钱补齐的。

也是打那天开始,宋忠决定要拼了命的挣钱,只为不再有这般的尴尬事儿。

“宋忠,你个小王八犊子,你还敢回来?”

 刚一进门,宋忠就被老妈恶龙咆哮,喷了一脸的唾沫星子。

“你表姨妈好不容易给你介绍了个对象,你咋直接给怼顾黄了!那边女的说,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了,哭的那叫一个惨,你说,你跟我说说,你对人家姑娘做什么了?”

宋母张翠莲的每次字每个词儿,声调都在四声上。

“你小点儿动静,儿子大了,有自己的主见想法了,你这么吼,儿子不要面子的吗?”

沙发上,宋父宋钢铁正在看报纸,听着张翠莲的动静,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面子,什么面子,二十好几没对象,就有面子了是吧?宋忠,你不喜欢相亲,行啊,你倒是给你妈我领回来一个,我算你有本事。”

张翠莲的嘴跟连珠炮似得,根本没有宋忠说话的机会。

眼瞅着来了空闲,宋忠连忙道委屈。

老妈,是明事理的。

“妈,不是我故意弄黄的,那家人条件太过分了,得给她弟弟学费。”

“那结婚了,她弟弟不也是弟弟,给点儿就给点儿呗。”

“要一月两三千。”

宋忠无语的说道。

张翠莲闻言都一激灵,“这样的话,是有点儿过分,那你也不能跟人家急眼啊。”

咱一家以前一天加起来都挣不了三千块呢。

在心里吐糟后,宋忠又道:“还要二三十万彩礼,给他弟弟买座楼,再等到婚后她弟弟结婚了,再给买辆车。”

“啥玩意?”

“句句属实,绝无虚假。”宋忠举着手保证。

“在城区那个西餐厅是吧,好家伙事儿,你们在家等着,我去看看去,她长什么样啊得这么陪送,这是娶媳妇儿吗?你跟他们说,直接给她一家子娶了得了?再给她弟弟将来孩子结婚也操办了呗!”

气呼呼的张翠莲就要往出走。

宋忠和老爸宋钢铁是连忙的拦住了这个暴脾气的小女人。

“点了一桌子菜,好几千呢,都是单份的,我给我点的白开水买单了就回来了,所以她急眼了,哭了。”

“儿子,你真棒,你做得对,要我,我不一桌菜都扣到她脸上让她反思反思自己到底是啥玩意儿,我是没完,你姨妈都给你介绍些啥人啊,儿子,咱不委屈,下次叫你姨妈给你介绍个更好的!”

听到相亲,宋忠感觉都快吐了。

相亲,这辈子都不可能相亲的。

今天是重生到08年的第二天,他已经是拥有了八百万的资本。

08年,奥运盛会举办,奥运带来的拆改创风波,不过才是刚刚开始。

如今,还是2G时代,电子商务、智能手机、通讯软件、移动支付、网络游戏、短视频娱乐直播……

互联网时代即将来临,将会造就无数功成名就身家亿万的大老板。

机会,路,有很多。

宋忠想起了韩仪晗,那个和他同甘共苦,走过无数艰难日子的傻女人。

重生至此,宋忠舍得那十几年打拼下来的千万资产,唯一舍不得的,就是刚过上好日子的女人,和六岁的女儿。

“韩仪晗,这辈子,我要你早早的过上好日子。”

想着,宋忠笑了。

“风是你,雨也是你。”

看着老婆风风火火的样儿,宋钢铁无奈的笑了。

当年,可不就喜欢她这嫉恶如仇的小脾气吗?

“你说啥?”

张翠莲翻了个白眼,搓着手看向了老伴儿。

“我说啊,都饿了吧,想吃什么,我去做饭。”

宋钢铁笑着放下报纸站了起来。

“这还差不多,儿子,在西餐厅没落着吃吧,我和你爸给你做好吃的去,你先看会儿电视,对象事儿不着急,缘分到了,就有了。”

去厨房前,张翠莲还安慰了儿子一下。

“唉。”

她在心里偷偷的叹了一口气。

其实,女方提的,是很过分,但那和宋忠没有关系呀,不是人家姑娘看不上自己家儿子,而是,家里条件的问题。

要是家里有个几百万,那这婚事不就成了吗?

“哦,对了,爸妈,我买彩票中奖了。”

“彩票,中了多少?”

张翠花和宋钢铁开始都没怎么在意。

彩票吗,那东西,身为老实人的宋钢铁不碰,但是知道那东西有多坑,害的很多人倾家荡产的。

“一百万。”

“哦,一百万啊,那你就留着花吧,啥?一百万!真的假的!你小兔崽子不会是受刺激,疯了吧。”

张翠花听清楚后,吓了一跳,她下意识的反应就是,儿子脑袋出问题了。

一百万,那可是天降巨富啊。

他们家,宋钢铁在钢厂在技术员,她在鞋厂纳底子,两个人加起来一年的收入还不到三万块钱,还不算开销。

“比真金还真。”

宋忠当着二老的面,打电话查询了一下他新办的一个账户。

“卡上余额为一百万元。”

接着,宋忠将卡给放在了桌子上。

短信上的数字,那可是真真的。

“我的天哪,菩萨显灵了,保佑我儿子发发发了!”

“老规矩,您替我保管着呗,等我娶媳妇儿的时候用。”

宋忠摊了摊手。

“好的。”张翠花也是怕宋忠乱花钱,便是给卡给收了起来,接着,她从兜里拿出二百块钱来,“来,这是你的奖励。”

“谢谢妈。”

“哼,让那个女人后悔去吧,咱家现在有钱了,什么样的儿媳妇儿弄不来。”

张翠花变得豪气了起来。

“妈,咱家有钱了,你就别去纳鞋底子,百万富翁,在家歇着钱放银行里涨钱,都能抵得上你干活的收入。”

“那可不行,儿子的钱是儿子的,你妈我啊,命贱,闲不住,可是当不了那阔太太,会憋出病来的。”

“哎呦,吃着呢。”

这时候,房门开了。

宋忠姨妈张茉莉来了。

“姐,你来了,你给小忠介绍的什么对象吗?直接都是奔着钱来的。”

一进门,张翠花就有些不爽的发起牢骚来了。

有钱,腰杆就是硬实。

“小姑娘人不错啊,我以前倒还没看出来,她竟然是那样的人,以后不联系好了。”

张茉莉今天脾气意外的好。

“你过来,是为了小忠的事情吗?”

张翠花有点儿疑惑,她这个姐姐,向来都是无事不登把三宝殿的。

“算是,今天来啊,是有个好事找你,咱家不还是有十来万的存款吗,小雪她爸搞到了一个好的投资项目,一成利息的哦,一个月,十万块钱,就能涨一万块钱,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放在银行里,八辈子不带下个崽儿的。”

 “一个月,十万块钱,能涨一万块?”

张翠花念叨了一下,“那一百一十万的话,岂不是一个月就能涨十一万块,十个月的话,就能再涨一百多万了!”

不到的一年的时间,就能翻番啊!

“你手里有一百万?那要是有一百万的话,一口气放上,能申请更高的利息呢,再涨两个点是没问题的。”

听到那个敏感的“百万”,张茉莉的耳朵竖了起来。

她来之前还真没想到,自己这表妹妹家能有这么多钱。

“利息那么高,有鬼吧,平常一万块钱一年才涨两三百块钱。”

宋钢铁围着围裙,将菜端到桌上。

一听这话,张茉莉来了劲头。

“可不是嘛,可不是嘛,要不是有这天大的好事儿,我能这么急急忙忙的来找你们吗?还不是念着你们的好,我帮忙给操持外甥对象的事儿,给你们抢一样的赚钱法子,我还能害你们不成。”

“这倒是,这么高的利呢,一般存钱涨不了这么多,一个月就能生出一辆小轿车来呢。”

张翠花明显是心动了。

有一百万,已经是很有钱了。

可谁不希望,钱越多了越少,就没有愁钱多的。

宋忠则是一直在低着头,摆弄着触屏半智能2G手机。

看似他是在玩手机,实则,他是在思考,在这一年,阳城有哪些机遇。

地,房地产这是肯定的。

这是必要投资的,还有网络发展,智能手机,似乎也能分一杯羹!

“哪有那么好的事儿。”

宋钢铁还是觉得有点儿不靠谱。

毕竟,这可不是一千两千的事情,这可是一百多万,是全部的家当,是儿子的车房娶媳妇儿钱。

要是不靠谱的话,就全部都亏了。

“这不好事儿才想着你们啊,银行倒是靠谱,可存银行,基本上是没有收益啊。”

张茉莉嘴巴巴的,还要再劝,她看的出来,自己的表姐妹张翠花已经心动了。

“钢铁,要不?”

“不行。”

受奥运影响,阳城会有大批的旧城改造,囤地,做建筑公司,这是去路。

但,需要先将手里的钱给滚起来。

得找现金流翻倍方法。

宋忠想着,看他妈心软了,立即抬起头来,淡淡的说了两个字。

一百万,是宋忠想给父母改善生活的,给张茉莉,那就等于是扔钱,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更主要的是,里面还有十万是父母半辈子攒出来的辛苦钱。

每一分,都来之不易。

“小忠,怎么不行啦,姨妈是哪里得罪你了?还辛苦巴巴的给你张罗对象,这一有了这么好的好事儿,就来你们家了,我告诉你,这个高的利息,是不缺人投资的,一千万的额度,已经投了八百七十多万了,再不投,想投都是没有机会的啦。”

张茉莉瞪起眼睛来,凶巴巴的看了一眼宋忠,又是打起了感情牌,看向了张翠花。

“多难得,这是个千载难得的机会。”

“就是不行,有这钱,拿出买车子买房,不香吗?”

遥记得,曾经,08年,张茉莉非法集资,给老妈洗了脑,坑走了那十万多的全部家当。

这钱,拿走容易,想要拿回来,就难了。

那本事张茉莉家的生意遇到了困难,想要钱周转,可是借钱,根本借不出来,情急一下,许以高利,这样一来,那些说没钱的亲戚,都是疯了一样的有钱了,张茉莉突然发现,这样来钱,好像太容易了一些。

如此便是转行了。

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就是搞到了千万巨资。

直到最后,一个月后,众人提钱,张茉莉失踪了,大家才回过味来。

后来,逃到了南方的张茉莉被抓了,她才再次回到了众人的视线里,钱,她已经花光了。

众人与她提钱的事情,她便是说:“钱,存着呢,月月生钱,取?我有说你们能取吗?下辈子取吧,哈哈哈,你们这群傻子,让你们不借钱给我,该,都是活该!”

“你懂个屁,现在房价都在往下跌,让钱生钱多好,将来能多买多少房子?”

张翠花有些急了。

张茉莉家既然这么有钱,再凑这些,她就准备是跑路了。

就不用再到处去了。

“家里厂子黄了吧,现在给你,下辈子再取吗?”

宋忠眯着眼睛不卑不亢的说了一句。

当即,张茉莉脸色变得煞白。

他,他是怎么知道的?

“非法集资,无力偿还,会死-刑的,你跑不掉的。”

宋忠再道。

“你个孩子傻掉了吧,胡说八道些什么呢。”

“唉,茉莉,你做长辈的,怎么跟孩子说话呢。”

一提孩子的不好,那张翠花是不同意的,老妈,极端的护犊子。

“宋忠,你和我出来一下。”

张茉莉板着个脸,走了出去。

宋忠点了点头,跟在了后面。

曾经,他是人微言轻,根本劝不动父母。

这么高的利,稍微用脑子想想,都知道会是个坑,天下掉馅饼,不无可能,但这天上掉的是金砖啊。

走到外面的墙角,噗通一下,张茉莉跪下了。

“小忠,你知道的,不要告诉别人好不好,你要是告诉别人的话,姨妈就要完蛋了呀。”

“自首,将钱散回去,是最好的方法。”

“小忠,你不懂得,那些家伙,我就是退钱,他们也不会要的,反而,他们会把我吃了的。这样,将来你要是找不到媳妇儿的话,我让我们家陈雪跟着你,南方赚钱的机会多,不一定会成功不了的。”

张茉莉跪在地上,死死的抱住宋忠的大腿,但宋忠没有心软,天知道,家里钱财被骗走之后,那一段时间他父母是怎么过来的。

他家,又是在怎样的气氛里过来的。

老妈每天都哭,再干活的时候,早上三四点就起来去鞋厂,晚上到十一二点。

老爹嘴上不说,却也在晚上偷偷的哭,他不仅是在做工厂的活儿,下班之后,他一文人去了黑砖窑搬砖头,一双手磨得鲜血淋漓,手腕肿得有两人粗。

那时候的宋忠,恨不得给张茉莉找到,给张茉莉杀了。

他好好的一个家,近乎被张茉莉给坑毁了!

“我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但,请你远离我妈。否则的话,后果自负。”

回忆着曾经,宋忠的眼睛有些红。

后果自负四个字,咬的很死。

“好,好好好,表姨妈答应你,表姨妈都答应你,一定不要说啊。”

张茉莉转身上了她的小轿车,一溜烟跑了。

宋忠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你不配我救你,你该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