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斗:娘娘出身卑微,却是后宫独宠全本小说
  • 宫斗:娘娘出身卑微,却是后宫独宠全本小说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深林的鹿
  • 更新:2024-06-11 23:30:00
  • 最新章节:第6章
继续看书
小说叫做《宫斗:娘娘出身卑微,却是后宫独宠》,是作者“深林的鹿”写的小说,主角是赵君珩孟娴湘。本书精彩片段:上一世,她的住所是马厩。上一世,她的食物是猪食。上一世,她是奴,是婢,是这府中最下贱的人,不管什么样的责骂惩罚,她都得忍着,受着,不得反抗。她以为顺从就会有好日子过,殊不知,好日子是自己争取来的!重活一世,她要权,要势,要坐上女人最高位,俯视所有人……宫斗的日子水深火热,稍不留神就会身陨至此,但她要争,要抢!更要把皇帝的心玩弄在股掌之间!...

《宫斗:娘娘出身卑微,却是后宫独宠全本小说》精彩片段


竹香险些被撞倒,捂着被撞疼的肩膀见是掌事宫女素兰便也不敢发火。

“贵人在里头呢,不过已经卸了妆准备歇下了,素兰姑姑有什么事还是明日再说吧。”

“等不到明日了!”素兰推开竹香,大步跨入殿中,“奴婢这就要去问问贵人,为何进了宫却不守宫里的规矩,坏了宫规也不怕皇上皇后责罚吗?”

“哎…哎!”竹香象征性的追了两步,却又不敢真的上去拦下。

或者说,是不想。

那孟娴湘从前在孟府做婢的时候,可是连她也能压她一头的,如今却摇身一变成了宫里的贵人,都是做奴婢的,凭什么就她孟娴湘能这么好命?

所以,看孟娴湘不痛快,她心里确是痛快的。

而等素兰进到内阁见到孟娴湘时,原本准备好要质问的话却倏然憋了回去。

因为,此时孟娴湘竟正捏着手帕在擦眼角的泪。

“贵…贵人,奴婢……”

“你是来问玲珑的事吧。”孟娴湘吸了吸鼻子,双目发红的从铜镜前站了起来,慢慢走向素兰,然后又用眼睛去扫视外间确定没人才放心的样子。

“素兰姑姑,玲珑的事情我代她向你道歉。”

“奴婢不敢!”素兰一听,忙跪了下去,“您是主子,我是奴婢,您怎么能向奴婢道歉。奴婢只是,只是……”

“我明白。”孟娴湘将她扶了起来。

“明日去皇后宫里请安的时候,我会找机会向皇后娘娘说明,请她做主把你从我这宫里调出去,只说我自己喜静,断不会连累你们这些无辜的宫女同我一起受委屈的。”

说话间,孟娴湘的眼睛又红了几分。

“奴婢不是这个意思。”素兰忙要解释,却见孟娴湘摇头又叹气的,似有什么隐情。

再仔细一琢磨孟娴湘的话后,又瞬间明朗了似的。

“主子您的意思是,是那贱婢欺您?”

孟娴湘垂眸又皱眉,瞧着楚楚可怜的:“我是家中庶女,又是不受宠的庶女,其中的艰辛实在连我自己都不好意思说与旁人听,玲珑又是正房夫人身后得力的丫鬟,我……早就习惯了。且这次,她算是一枚眼线被安插在我身边的,代表的是孟夫人和父亲。”

“而我与孟家而言不过只是一个工具,一个为孟家嫡女铺路的工具,若我不听话,那来日……”

她不必说完,素兰也已经明白了。

孟娴湘若不听话,来日孟家嫡女入了宫岂会有她好日子过。

“岂有此理!”素兰握紧拳头,忿忿不平,“即便如此也轮不到她一个奴婢这样欺负主子呀,她……”

“算了。”孟娴湘按住她的手,叹气又道:“我何尝又愿意受她的牵制,只是我如今在宫中毫无根基,身边也没有信得过的人来助我,我更怕你们被连累着受气。”

话落,她在素兰的手背上轻轻拍了拍,似带着某种暗示。

素兰只觉得脑中嗡了一下,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在宫里生存若没点眼色,又怎么能坐上掌事宫女的位置。

起初,素兰以为孟娴湘是个软糯的,连一个奴婢都压不住。

可这会儿,她明白了。

尤其在这后宫里,张扬的女人往往是死的最快最无能的,而像孟娴湘这样看起来温顺的兔子,越不起眼可咬起人来才是越痛的。

孟娴湘把自己装白兔的事情摆在了明面上,就是要让她选。

要么帮她,要么就像刚才孟娴湘说的,趁早这从宫里给调出去。

不过片刻,素兰就做出了抉择。

“主子若是信得过过奴婢,就让奴婢来帮您解决她。”

这个事情的确不能由孟娴湘自己来,她才刚进宫就出手除了自己从家中带来的奴婢,传出去指不定别人会怎么想怎么编排她,保不齐会落得一个狠毒的名声。

……

从孟娴湘屋里出来后,素兰的面上明显多了许多坚定。

原本她还担心过,觉得不公平,为什么没有把她指派到那些家世好主子身边,主子过的好,奴婢才能水涨船高跟着过的舒服。

但现在她看开了,只有像孟娴湘这样的人才是能在宫里活的长久的人。

有时候,家世再好也敌不过人的心计。

翌日清早,孟娴湘都已经梳妆好了,玲珑才姗姗来迟。

素兰和内务府指派的一等宫女冬霜一左一右的跟在孟娴湘身边,准备和她一起去凤栖宫给皇后请安。

玲珑却二话不说,将冬霜给挤开。

“我陪着主子去就行了,你不必跟着。”

她直称自己为‘我’而非奴婢,实在没有规矩,冬霜与素兰对视后双双一笑,随后带上谄媚的笑容将玲珑拉开并说:“玲珑你身份贵重,去请安这种小事让我们陪主子去就行了。”

“马上就要入夏了,天气也逐渐热起来,这一来一回的要流不少汗的。”

“是啊。”素兰也接了话,“我们主子这样心疼你,连我的厢房都叫让出来给你住,我们自然也要遵照主子的意思善待你的,陪着主子去请安这等小事只管叫我们来做就行。”

显然,一声声的恭维让玲珑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

她得意的抬高下巴,轻轻“嗯”了一声,有种把自己当成了主子的架势。

而这全程,孟娴湘都没有出声,唯独眼里的笑意却越来越浓。

走出凝月宫,素兰便凑近她耳边轻轻道:“主子放心,昨夜我都已经交代了底下的奴才们,保证会让玲珑以后的日子过的舒服的。”

交代和舒服两个字,她特意加重了些许语气。

孟娴湘停了停,转头看她,笑道:“我没有看错你。”

话虽是这样说的,但这不代表孟娴湘就完全信任素兰,毕竟谁又能保证素兰他们几个不是别人派来的眼线。只不过这种可能对她来说会比较小,另外几个新入宫且家世好的,他们身边被安插眼线的可能会更大。

只不过,她也不能完全排除就是了。

走了一段路,身后传来喊声:“孟贵人留步!”

三人回头,见是一名宫女,而那宫女身后站着的正是和孟娴湘同住一宫的穆贵人,穆静烟。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