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修版新婚夜,她想谋杀亲夫
  • 精修版新婚夜,她想谋杀亲夫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芭了芭蕉
  • 更新:2024-06-11 23:28:00
  • 最新章节:第24章
继续看书
小说《新婚夜,她想谋杀亲夫》,现已完本,主角是聂知熠翟双白,由作者“芭了芭蕉”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她有两个老板,一个是对她狠厉的大老板,一个是对她温柔备至的二老板。而她,只是大老板派去二老板身边的间谍,负责盯着二老板的一举一动。一开始,她以为只要她不走心,就可以权衡在两个仇人之间。后来她意识到错了,她根本做不到对他清心寡欲,特别还是在做他床伴后……后来,她嫁给了他,新婚夜上手持匕首而上,被他抓住,他笑了:“原来,你也不是什么好人。”怎么,想做全城最有钱的寡妇,不行?他松开手,盯着她双眸,问她:“你当真,对我没有一点点的喜欢?”...

《精修版新婚夜,她想谋杀亲夫》精彩片段


安烁诗,侨城安家。

如雷贯耳的名字。

唯一能和聂家相提并论的大家族。

安烁诗是安家的三小姐,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聂老爷子甚是喜欢安烁诗,想让她当自己的孙媳妇。

可惜安烁诗喜欢过一阵子聂予桑,但是聂予桑当时有了红豆,不喜欢她。

后来听说安烁诗有了未婚夫,要结婚了。

翟双白知道聂知熠利用和安烁诗的婚姻,奠定他在聂家的地位。

如果他能娶到安烁诗,就不是小透明了。

所以翟双白的任务艰巨。

既要把安烁诗和她的未婚夫捣散,也得让安烁诗在最短的时间里爱上聂知熠。

她还没来得及蹙眉,聂知熠就扔给她最吸引人的条件。

“我娶安烁诗那天,就是你婆婆换肾的日子。”

其实,朴元的妈妈还来不及做她的婆婆,朴元就死了。

这个条件很诱惑,哪怕难上天了她也得试一试。

她说:“好的。”

“嗯。”他满意地点头,捧着她的脸,在她的唇上隔着口罩亲了亲。

“乖女。”他给她至高无上的评价:“我喜欢聪明听话的女孩子,这几日不要来我这里了,多陪陪霍予桑。”

“嗯。”

“如果可以的话,做我弟媳妇吧!”他语气轻松,仿佛在说一件很愉快的事情:“如果再可以的话,以最快的时间内当寡妇。”

他越说越开心,竟然愉悦地笑了。

翟双白听着他狂浪的笑声,幸好他整天戴着口罩,不然他顶着和聂予桑极度相似的脸,会让她很不舒服。

翟双白从聂知熠的别墅里离开,准备回家换件衣服,快到家了,接到了医院的电话。

她现在最怕的就是接到医院的电话,两个人都在医院里,谁有事她都害怕。

医生告诉她,韩以湄的费用没有了,让她过去交。

这个该死的私立医院,费用高的吓人,恨不得他们医院的病人家里都有一台印钞机。

不过,他们也有最好的医疗设备和医生。

翟双白来不及换衣服就去了医院,交完费就去看韩以湄。

她上次给韩以湄买了顶假发,让护工帮着抬起她的头,然后帮她戴起来。

韩以湄的头发被火烧光了,头皮也打皱,现在根本长不出头发。

医生说可以等她的情况稳定些移植头皮,也许能长出头发来。

在长出头发之前,翟双白给她戴上了假发。

有了头发的韩以湄漂亮多了。

她以前最爱美了,特别宝贝她一头顺滑的长发。

翟双白用梳子轻轻梳着假发,梳完了,她把生姜精油倒进手心里搓热手掌,开始给韩以湄按摩。

她有好多话跟韩以湄说,可是自从她出了事到现在,翟双白一句话都没说过。

她憋了半天,按摩都结束了,她才挤出一句。

“以湄,你快点醒来吧,你得管着我,不然我都坏的流油了,以湄,但为了你和阿姨,我杀人放火都在所不惜。”

朴元和韩以湄就是她的人生标尺,一旦她走歪了一点,他们就会把她拉回来。

现在标尺一死一伤,她只怕自己会越走越偏。

等韩以湄醒来,她都再也回不来了。

在会所门口的路灯下,安烁诗挣脱他的手,回头看郭总他们已经气呼呼地从会所出来,上了停在门口的车。

这样一来,合约的事情肯定黄了。

“聂先生,只差最后一步了。”

“如果最后一步是建立在凌辱你基础上,不签也罢。”

安烁诗有点无奈地看他:“这世界就是这样的,你可以不用管,我能搞定他。”

“双白。”他注视着她,在浑浊的路灯下,他的目光也是清澈见底的:“只是合约而已,不签就是了,不要这么为难自己。”

“聂先生,你不签你那些哥哥就会抢着签!”安烁诗大声告诉他:“因为红豆的事情,你父亲和老爷子对你都颇有微词,这个长约再黄了,你在聂氏的地位...”

“这些事情你不用替我考虑,你是个女孩子,你应该想的是如何保护自己。”聂予桑打断了安烁诗的话。

“我是你的助理,我的任务就是协助你的工作和生活。”

“双白,你要记住,首先你为自己而活,我这里只是个工作而已。”聂予桑清亮的声音彻底让安烁诗无话可说。

她看着聂予桑,仿佛在看着这世界上绝无仅有的怪胎。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还有人总是设身处地替别人着想。

安烁诗真的很想说,他善良的有点蠢。

忽然胃里一阵翻涌,她扶着路灯大吐特吐,聂予桑找遍全身也没找到半张纸或者纸巾,干脆解下领带给她擦嘴。

“你等我,我去买水!”

聂予桑飞奔着去对面的便利店买水,安烁诗吐空了胃里的东西,喘息着缓缓直起身,身边多了一个身影。

她以为是聂予桑买水回来了,谁知道一抬头却撞上了聂知熠鹰般阴鸷的眸光。

虽然他和聂予桑有几乎一样的五官,但安烁诗还是一眼就认出他们的不同。

不必看下巴处的疤痕,不必看他们的衣服不同,只需要看他们的眼睛就能分辨出来。

聂知熠的眼睛,是深不可见的黑色潭水,不知道淹死过多少人的那种。

聂予桑的眼睛,清澈,干净,纯净,像是阳光下的湖泊,透明的能看到水里游弋的小鱼儿。

她靠在路灯上,气若游丝:“聂先生。”

他伸过手来,她以为他是给她纸巾,但他的手却捏住了她的下巴,他捏的很用力,安烁诗的下巴要被捏碎了。

“有一句话叫做一仆不侍二主,安烁诗,别假戏真做,你不是聂予桑真正的助理,不需要为他那么卖命。”

她被他捏的只能斜着眼睛看他,在倾斜的世界里,聂知熠整个人都是颠覆的。

她舔了舔嘴唇,大胆包天地反问:“怎么?聂先生丢下安小姐跑来兴师问罪,该不会是因为吃醋吧?”

他捏着她的下巴把她拉近自己,她看到了聂知熠漆黑深瞳里的自己。

苍白憔悴地像个鬼。

他身上没有烟味,没有酒味,也没有人味。

他用他挺直的鼻尖顶着安烁诗的鼻尖,冷笑着一字一句地跟她说:“今天晚上,你会为你说过的话做过的事付出代价。”

护士让她躺好,她问护士借了电话打给聂予桑:“聂先生,我好像撞到了二少的车了,通知二少奶奶,让她速去医院...”她又转头问护士:“哪个医院?”

“市中心医院。”

聂予桑愣了一下:“怎么回事,双白,你没事吗?”

“我暂时没事,聂先生,麻烦你通知一下。”

她讲完电话,已经疼的冷汗直流。

她把手机还给护士,护士看看她说:“你肋骨断了还能打电话,你真厉害,别乱动,万一断掉的骨头伤了脏器就麻烦了。”

她不敢乱动了,她的命不值钱,但还是得留着的。

她被送去了医院,全程极度清醒地接受治疗。

聂振成和小三也被送进来了,都在同一个急诊室里。

聂振成伤了腿,小三伤了额头,一直哭。

“振成,我破相了,我破相了...”

“闭嘴!”聂振成心烦意乱,用尽力气吼了她一声。

翟双白转过头,尽量不让他立刻认出自己。

她的问题比较严重,聂振成他们稍微轻一点,先送出了急诊室。

正巧聂振成的太太罗瑞欣来了,聂予桑跟在后面。

聂振成坐着轮椅,小三腿没事只是脑袋有伤,她干脆坐在聂振成的另一条没受伤的腿上哭诉撒娇:“振成,人家都破相了,你要陪人家去韩国做修复,人家都不漂亮了。”

罗瑞欣刚接到老公出车祸的消息还是很紧张的,但她一过来就看到了这个场面,嘘寒问暖变成了怒吼。

“聂振成!你在干什么?”

聂振成还没注意到自己太太来了,猛地抬头看到她,第一时间就是推开小三。

小三没站稳,一个趔趄跌倒在地上,可能还没意识到人家正房已经来了,还坐在地上撒娇哭泣:“老公,好痛啊,你干嘛要推开人家...”

这下他们不打自招,罗瑞欣也不必问了。

她老公在外面偷腥的事情她也不是一点都不知道,敲打过几次,聂振成都糊弄过去了。

可现在他们双双出车祸搞到医院来了,而罗瑞欣的爸爸就是这个医院的院长,上上下下的人都认识她。

罗瑞欣的脸色铁青,抬手就给了聂振成一耳光。

“聂振成,你干的好事!”

大庭广众之下,聂振成被自己太太打,面子上怎么都过不去。

他也立刻飞快地回了她一巴掌,罗瑞欣何时受过如此羞辱,举起手里的皮包就向聂振成的头上胡乱打去。

聂予桑一时错乱,对于这种情形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时,翟双白也处理好伤口从急诊室里推出来。

聂予桑看到翟双白急忙过去询问:“双白,你怎样?”

她往那边看了一眼,打的乱糟糟的,她摇摇头:“没事。”

翟双白被送进了病房,护士一边给她挂水一边说八卦。

“罗院长都来了,女儿被女婿打,气的脸都紫了。”

“那可不是,罗家也算是有头有脸,我看啊豪门婚姻也是一地鸡毛。”

“那可不是。”

俩人正说着,护士长进来了,虎着脸呵斥她们:“今天这件事情不要外传,不许说出去,听到没有!”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