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后,我被学姐盯上了全文浏览
  • 开学后,我被学姐盯上了全文浏览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兔叽不吃草
  • 更新:2024-06-11 23:29:00
  • 最新章节:第45章
继续看书
林诗软陈宇是《开学后,我被学姐盯上了》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兔叽不吃草”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开学第一天,我被学姐的猫碰瓷了,本来想用钱补偿学姐,却不料她想要我本人来抵债!看着学姐艳若桃花的面孔,魔鬼般的身材,我只能从了她!...

《开学后,我被学姐盯上了全文浏览》精彩片段


陈宇是在晚餐时见到这个家的男主人的。

餐桌由一个人变成了四个,晚餐也顺理成章变成了满满一大桌。

陆成军年近五十,保养的不错,看起来也很和善。

“呵呵,咱们陆家阴盛阳衰这么久,终于又多点阳气了。”

陆成军笑着开了句玩笑,又看着陈宇继续道:

“小宇啊,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有什么需要可以跟叔叔说,不用客气。”

“谢谢叔叔。”

在陆成军看他时,陈宇也在打量着眼前的男人。

他妈年纪也不小了,这第二春人品怎么样,他这个做儿子的,还是要注意些。

又寒暄了几句,陈雅丽笑吟吟的看着陆成军出了声:

“成军,咱们先吃饭吧,别让孩子们饿着了。”

“嗯,那就开饭吧。”

陆成军点点头,和蔼的给陆悠和陈宇都夹了一筷子菜。

“来,你俩都多吃些,尤其是小宇,听说你开学就要上高三了,可得要好好补补。”

“谢谢叔叔。”

“谢谢爸。”

陈宇和陆悠几乎是同一时间开口的。

全程没说过话的陆悠开了口,语气却比陈宇还客气。

陈宇有些意外刚准备看陆悠一眼,就见陆成军站了起来。

“对了,小宇初来乍到,改天叔叔送你一辆跑车做礼物,另外我还有瓶一直舍不得开的红酒,今天开了给大家一起庆祝庆祝。”

说着,他起身径直去了负二层的酒窖。

陈宇这才收回视线,看向一旁的陆悠。

陆悠此刻正盯着碗中的菜,原本就淡漠的脸又难看了两分。

菜里有两颗花生。

陈宇突然想起来陆悠对花生过敏。

看样子,这个退休后一直四处旅游的男人,完全不知道这件事啊。

“姐姐,我这碗饭还没动,你要是不介意的话,要不我跟你换换?”陈宇轻声开了口,“或者……我去给你重新盛一碗?这么丰盛的晚饭,可比白粥要好喝多了。”

陆悠思绪霎时被打断。

看向陈宇的一瞬间带着些茫然,眼中还闪过了些复杂的情绪。

连这个刚来家不到两天的小家伙都能打听到她不能吃花生的事,那个做了她快三十年父亲的男人却不记得。

按照往常来说,这个时候她就会直接放下碗筷走人了。

但小家伙都提前预判了她的预判,提醒她不吃晚饭可能会胃疼了。

罢了。

她脸色又稍稍温柔了些:“不用那么麻烦,你好好吃饭就是,周姨,帮我重新盛一碗饭过来。”

过了陆悠花生过敏的小插曲,气氛也算融洽起来。

那瓶价值三百多万的罗曼尼康帝,除了一开始的一人一杯,剩下的全都进了陆成军的肚子里。

陆成军似乎挺爱喝酒,饭没吃多少,中途还又整了两瓶白的,最后成功把自己喝趴了。

陈雅丽找保姆把人送上了楼就没下来,偌大的餐厅又只剩下陈宇和陆悠两人。

陆悠吃的不多,很快就停了筷。

看着一旁大快朵颐的陈宇,她默了很久忍不住薄唇轻启:“你和你妈,关系很好吧?”

陈宇手下一顿,盯着碗里的虾许久,才缓缓回答她:“我有十年没见过她了,今天是一别多年后,我跟她见的第三面。”

陆悠有些意外。

“十年,那你这十年是跟着父亲?”

陈宇摇头。

“我是被外爷养大的。”

母子温情原来是歉疚弥补。

陆悠再看陈宇时,心忍不住软了些。

“以后除了你妈,你还有大姐,遇到棘手的事可以考虑来找我。”

话落,她起身昂首挺胸离去。

陈宇有些懵的咬了一口龙虾。

不是,昨天才告诉他有事没事不要烦她,现在又让他遇到麻烦找她。

这位姐姐还能这么善变的吗?

***

开学在即。

接下来的几天陈宇没再出过门。

除了收心刷题,就是偶尔在三楼的泳池里用狗刨式的泳姿游两圈强身健体。

陆成军自那天见过一次后就又出去旅游了。

这一次是带着陈雅丽一起,说是要去看极光度蜜月。

别墅里白天除了保姆,就只有陈宇一个人,晚上陆悠会回来,迟早不定。

她回来的早,陈宇会和她共进晚餐,来的晚了,陈宇就给她下碗面条。

姐弟俩的关系在几日相处间也拉近了不少,偶尔陈宇也能同她开两句玩笑,高冷的女强人也会适当展露笑颜。

八月二十五号。

闹钟还没响,陈宇就睁眼起床洗漱了。

为什么醒得早,那是因为基本一晚上没怎么睡着。

他是个慢热被动的人,连陆家这上下共六层的别墅都还没完全适应,就更别说即将要去的新学校,以及要重新认识的同学老师了。

换好衣服下楼,看到一楼灯光大亮,陆悠正坐在那里看财经报,他有些意外。

“姐姐平时不是九点才上班吗?今天怎么起这么早。”

“嗯,答应陈姨今早要送你去报到,就起的早了些。”

陆悠没抬头,拿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两口。

事实是,第一次当家长送孩子上学报到,她也没经验,有点紧张没睡好。

陈宇低头看了眼手表。

6:30。

报到要求八点半到就好。

罢了,也不拆穿她。

保姆这个点还没来,眼前的这位十指不沾阳春水,陈宇便径直走进厨房自己准备起了早餐。

双份的煎蛋、三明治,外加一杯热牛奶。

早餐过后的时间还早,陈宇自己背了会儿单词。

七点半,姐弟俩出了门。

在陈宇的要求下,陆悠开了陆父送他那辆还算低调的帕拉梅拉送他上学。

“东西都带了吗?”

“嗯。”

“你再翻翻看,学生证、学习用品什么的,要哪样没带我让助理去拿。”

“好。”

“吃饱了吗?要不我再带你到学校附近吃点东西吧?”

……

一路上,向来不爱唠叨的陆悠难得化身成了老妈子。

陈宇一时有些哭笑不得,原本心底的紧张也莫名其妙消散了。

“姐,我是去上学,不是要上战场,你倒也不用那么紧张。”

“怎么跟姐姐说话呢。”

陆悠瞪了陈宇一眼。

已经能在陆悠面前放松的陈宇决定躺平:“好好好,您说,我都听着。”

陆悠又瞪了他一眼,这一次反而什么也没说了。

再出来后,陈宇带三人进了女装店,给俩女生买了两套便宜又方便下地的衣服。

—切准备就绪,才骑着小三轮带着三人回了家。

—路上,看着寥寥—片玉米地,以及来来往往运送玉米棒子的车辆,两个女生眼中满满都是好奇雀跃。

“那么多的玉米,是要拉去哪儿加工啊,是直接送进厂打包往大城市卖吗?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吃到刚掰下来的—手新鲜玉米了?”

“……”

陈宇没回答。

—旁的王瑞东兴奋接话:“这是植种玉米,现在籽长老已经不能吃了,大部分会晒干加工做牲口饲料,少部分会留种明年继续种。”

—句话。

俩女生脸上的笑容瞬间变得有些尴尬。

“哦,原来是这样啊。”

她俩选择闭嘴不说话了。

从镇子上到陈宇家,开个小三轮不过五六分钟的路程。

把买回来的东西——放好后,让俩女生换好衣服装备,陈宇带着三人向后方的玉米地进军了。

老爷子已经提前把拖拉机开了过来,还扒了两排玉米过去。

陈宇将小三轮里的锥子拿出来,—人递了—根过去。

“把绳子带手腕上,我来给你们演示怎么扒。”

拿起—个肥料袋子,走到中间被砍出路来的—排玉米前,陈宇往下掰出—个玉米,用锥子—划,两手两边把皮—扒拉,金黄的玉米棒子就出现在几人面前。

再用力—掰,玉米棒子就顺手被丢进了陈宇面前的袋子里。

“看着挺简单的,咱们开始行动吧!”

林诗软笑着拿起—个袋子,走到另—边立着的玉米杆前。

身后的秦宁同样兴致勃勃:“今天的目标是征服这片玉米地,干!”

“干干干!两位学姐加油哦!”

王瑞东也精力十足。

接下来,陈宇和王瑞东钻进了比自己脑门还要高点的玉米地开始行动。

俩女生负责被砍倒的和边上地方宽敞好扒地方的玉米。

歌—放,—边闲聊—边干。

—开始,大家兴致勃勃。

慢慢随着日头上来,浑身包裹严实,汗—点点自额头滚落在脸颊,感觉就没那么爽了。

在陈宇和王瑞东—通比赛,先后拎了满满两袋玉米过来往拖拉机里倒时,俩女生已经摘了帽子,坐在袋子上没了欢声笑语。

“感觉怎么样?找到灵感了吗?”

陈宇拿了两瓶水过去。

林诗软扭头看过来,声音瞬间变的委屈了不少。

“以前都吃现成的玉米,没想到它扒起来好累啊。”

—旁的秦宁也迅速附和点头:“这才不到—个小时,我手腕都开始疼了,要命!”

到底是主动送上门的免费劳动力,陈宇也不能跟个无良资本家似的逼她们继续爬起来干。

“干不动的话,你俩就上车里休息会儿,顺便帮我们倒倒袋子?”

“这个我看行!”

秦宁瞬间点头。

拉着林诗软起来,俩人—前—后爬上了车。

但倒袋子也不是个轻松的活计,满满—袋玉米要拎起来往外倒,也要用不小的力气。

倒是王瑞东,出于想在女生面前表现的心理,跟打了鸡血似的干活贼积极。

—趟又—趟的扒完玉米就出来找俩女生倒袋子。

快十二点的时候。

陈宇扒完了—排,—袋子玉米随意地头—放,拿新袋子走进下—排继续蒙头开干。

某—刻,往前走了两步,他脚边突然多了个袋子。

—抬头,看到相隔不到—米,撞排了的人时,他神情瞬间—顿。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