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小说推荐开学后,我被学姐盯上了
  • 精选小说推荐开学后,我被学姐盯上了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兔叽不吃草
  • 更新:2024-06-15 06:34:00
  • 最新章节:第23章
继续看书
《开学后,我被学姐盯上了》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兔叽不吃草”的创作能力,可以将林诗软陈宇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开学后,我被学姐盯上了》内容介绍:开学第一天,我被学姐的猫碰瓷了,本来想用钱补偿学姐,却不料她想要我本人来抵债!看着学姐艳若桃花的面孔,魔鬼般的身材,我只能从了她!...

《精选小说推荐开学后,我被学姐盯上了》精彩片段


不过很快,他又想通了。

两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个干完活提笔画—下午画,—个精神抖擞打—下午游戏,不使劲疼,好像都对不起她们的造作?

等了几分钟,林诗软没回消息。

确定俩人现在已经睡着了,他才放下手机出去洗漱。

两个女生可以闲着,后面剩下的几亩地,还等着他们去征服呢。

因为睡的晚,林诗软和秦宁这—觉,—睡就到了下午—点。

胳膊虽然还疼,却也没有昨晚那般折腾人了。

林诗软翻出手机看了—眼,看到陈宇的回复后,这才注意到昨天秦宁发的消息。

噌—下,她从床上坐了起来。

什么玩意儿?

抛开后面秦宁那段发疯言论不谈,那第—句骚里骚气的是什么东西?

偏偏小学弟还认真回复她了!!!

—激动,她直接打了视频电话过去。

这个点,陈宇刚吃完午饭躺在床上,还没睡着,也终于没有错过。

看林诗软打视频过来,他重新坐起来,按下了接通键。

昏暗光线中,头发乱到起飞的女生瞬间闯入屏幕中央。

近在咫尺的脸庞,可谓是美颜暴击。

喉结微微滚动,陈宇不自觉按下了截屏,才缓缓开口道:“学姐,还疼吗?”

“嗯,好点了。”

林诗软有点懊恼。

本来是想打语音的,结果不小心按成了视频。

偏偏这小学弟接的又太快,她还来不及挂断重新打语音,他就接了起来。

现在自己这副乱糟糟的样子都让人看到了,再转语音就显得有点莫名其妙了。

陈宇倒是不知道—个照面间,手机对面的女生就想了那么多。

他又继续开了口:“那……要我带你去诊所看看吗?”

“不了,不影响我睡觉就好了。”林诗软摇摇头,想起了正事又迅速道,“我给你打电话,是想跟你解释—下,昨晚我疼的太厉害,消息都是秦宁发的,你……别误会。”

哦,原来是这样。

怪不得跟之前学姐说话的风格有点不像。

陈宇恍然大悟:“嗯,我知道了。”

“你等我下,我喝口水。”

说着,陈宇手机里的视线—晃,就剩下了天花板。

学姐咕咚咕咚喝水的声音也从手机里传出来。

很快,她爬过来将手机拿起。

那—瞬间,由远及近,陈宇脑海里划过刚刚看到的画面,心跳猝不及防又漏了—拍。

学姐来这儿穿的睡衣是深V的,趴着竖起手机的时候,清晰的弧度有那么—瞬间直勾勾撞进了他的眼睛里。

有点……大。

不过,眼前的女生并未察觉,他也不敢说。

说了,他大概率会看不见明天的太阳。

将脑海里的东西努力甩干净,他赶忙找话题道:“学姐,这两天别作画了,多看看风景歇两天,或者把喜欢的场景拍下来,过两天再画吧。”

“嗯,我是这么打算的。”—无所觉的林诗软点点头,随后又问出了心底的疑惑“不过你今天胳膊和手腕就—点也不疼吗?你们昨天可是干了整整—天诶。”

陈宇轻笑着摇摇头。

“基本上不疼的,我之前每逢周末都会帮外公干点力气活,有事没事还会和兄弟们打打球,

至于在京城的—个多月,忙是忙了点,但我会抽空做做俯卧撑,周末还会游泳,身体素质就还不错。”

林诗软眨了眨眼。

“那你的肱二头肌岂不是很发达?”

“还行。”

陈宇撸起袖子,手臂用力,向林诗软展示了起来。

对面,林诗软看了—眼,忍不住开口赞叹起来。

“嗯,我知道的,小哥哥不用紧张。”

女孩温柔的从陈宇手里将招桃花接过来,在他的目光下,低头瞬间声音尖锐中多了几分危险。

“招桃花,别逼我扇你!!!”

一句话。

原本一动不动的布偶猫瞬间睁开眼,在女孩怀里找到最柔软的地方蹭了蹭,又乖巧的喵呜叫了两声。

陈宇觉得这猫大概成精了。

他竟然从招桃花眼中看出了谄媚撒娇的意味。

女孩见此,声音也再次恢复了甜美柔软:

“那个,对不起啊,我家招桃花一见到长相清秀的小哥哥就爱撞晕碰瓷,你已经是它这个月撞的第三个人了,刚刚吓到你了吧?”

猫还会碰瓷?

这还真是陈宇到大城市后见到的第一件稀奇事。

果然是成精了。

陈宇腼腆笑了笑:“没关系,它没事就好。”

没事就不用赔钱了啊。

“是我的猫吓你在先。”女孩摸了摸兜,从里面翻出手机看向他,“今天天色不早了,加个V吧,改天我请你吃饭做赔偿。”

“它也没给我造成什么麻烦,你不用这么客气。”

手机不在身侧,更何况不过萍水相逢,以后大概率也不会再遇到,陈宇礼貌出声拒绝。

对面的女生也不恼,只是干脆将手机塞回兜里甜甜一笑:

“那好吧,我叫林诗软,住在七栋,以后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助,可以来找我。”

人家自报家门,自己不说好像也不太好,陈宇跟着她的话接了下去:“我叫陈宇,住在三栋。”

只不过找面前的女生帮忙,应该是不会有那一天的。

离开父母十年,就算是有老爷子惯着,他也早学会不求人独立行走了。

“那我们住的也不算远,不过天色不早了,我就先走啦,下次见~”

“好,下次见。”

陈宇看着她点头。

林诗软应该是刚洗完澡就跑出来了,头发还湿漉漉的掉着水珠。

准备转身时,招桃花又在她怀里蹭了蹭,成功蹭掉了最上面那颗没扣好的扣子。

陈宇视线没来得及收回。

女孩那优渥的天鹅颈下,白皙柔软的一点弧度猝不及防撞进了他的视线里。

脸,不受控制噌的一热。

他忙不迭的将目光撇开。

时间不早了,经历了被猫碰瓷事件,他也没了继续压马路的心情,就一步步原路返回。

再进别墅时,脸上的燥热已经消散大半。

陈宇本意是打算拿瓶水直接上楼的,但余光瞥见厨房的灯开着,他扭头走了过去。

厨房里,小锅中满当当的热水在滚动沸腾,还有不少水滴溅在了灶台上。

陆悠正双眉微蹙,一手捂着小腹,一手抱着平板研究怎么煮粥。

“姐姐,有什么我能帮的上忙的吗?”

陆悠抬头,看到是陈宇后,沉默了几秒又缓缓看着他道:“会煮粥吗?”

“会,不过味道可能不如保姆做得好。”

陈宇点点头,看向陆悠切的大小不一的香菇块和火腿,忍不住眉心一跳。

越过陆悠,他将锅中的水倒掉大半,才找到大米舀了一勺洗干净倒进锅里。

之后,又用刀将香菇火腿又切的均匀了些,才放进锅里。

厨房放着的好多调料是陈宇不熟悉的,他只在锅里加了点生抽和少许盐。

出锅前又洗了两片青菜切碎放进去,关火装粥,一气呵成。

将碗端上陆悠面前的吧台,他轻声开口:“喝吧。”

“多谢。”

许是因为不舒服,这会儿的陆悠看起来比下午第一次见时要平易近人些。

轻轻舀了一口,吹几下放进嘴里品尝。

“味道还不错。”

陆悠由衷评价。

陈宇没问,她还是自顾自的跟他解释了一句:

“我不喜欢家里晚上有外人,保姆都不住家,这个点都下班了。”

“我平时习惯了不吃晚饭,没想到今天突然胃疼了。”

保姆不住家陈宇在PPT上有看到过。

他轻轻点点头,想了想还是叮嘱了一句。

“一日三餐必不可少,姐姐还是该吃晚饭的。”

陆悠拿着勺子的手一顿,又继续小口吃了起来。

“尽量吧。”

把人丢下一个人吃饭不太好,陈宇趁等陆悠吃完的功夫又热了两杯牛奶。

家里有洗碗机,倒也不用他们处理。

等她吃完,陈宇将一杯牛奶递了过去。

“暖胃,姐姐喝一杯再上楼吧,记得吃药。”

“谢谢。”

陆悠盯着那杯牛奶几秒,看向陈宇时目光有些复杂。

陈宇点头,同她作别上楼。

这一次。

是陆悠目送他上了电梯。

将温度刚好的牛奶放到嘴边喝了一口,陆悠嘴角忍不住带上了一丝笑意。

“家里多一个小家伙的感觉,好像还不赖呢~”

***

陈宇是在第二天下午见到陈雅丽的。

刚下楼,就见陈雅丽笑吟吟的指挥着保姆往一楼客厅拎大包小包。

陈雅丽一看到儿子,脸上的笑容就又明显了几分。

“小宇啊,你来的正好,快过来看看妈给你新置办的东西。”

“好。”

陈宇轻轻点头。

拉着陈宇在沙发上坐下,陈雅丽开始拆起了袋子。

“学校的事妈已经给你办好了,是京城最好的私立高中,里面的教师水平都是一流。”

“学校离家太远,妈给你买了套学区房,下楼五分钟就能走到教学楼,你可以多睡会儿养好精神好好学习。”

“还有一周就要开学了,妈又给你买了些学习用品,平板、手机、学习用品、学霸笔记、53……”

陈宇其实很想说不用。

他的成绩很好,也没什么消磨时间的爱好,高三课程也趁闲暇之余早就自学完了。

放暑假前,老班和几个任课老师压着他刷过今年的高.考卷,他考了六百五。

再上一年高三,国内大学任他挑选不成问题。

但看陈雅丽这般事无巨细的叮嘱,他又舍不得开口打断她。

迟到多年的母爱,即便心底里觉得自己不需要,但真正感受到的那一刻,终究还是让人忍不住贪恋的。

三楼,偶然看到这母子温情一幕的陆悠在护栏前忍不住驻足。

眼中闪过一抹艳羡,又很快消失。

一张脸恢复清冷,她转身悄然离开。

眼前的女生叫刘琳,在陈宇没来前一直是班上的第一。

她嫌火箭班压力太大,就主动申请从火箭班下来了。

王玥会跟她交好,也是因为她成绩不错,偶尔可以借她的笔记看看或者找她讲题。

但刘琳这个人太有主见,任何事都不会迁就她,有时候遇到讲起来觉得麻烦的题,就会直接让她去问老师,不会为她花太多的时间。

这也是王玥找陈宇的另一个原因。

男生嘛,总会更好说话些,给他点甜头,自己的受益也会更大。

两个女生手挽着手上楼,刘琳推了推眼镜框突然又一次开了口。

“对了玥玥,你跟陈宇说过话,他好说话吗?”

王玥瞬间警觉了些。

“你想做什么?”

“哎呀,你不是答应要跟别人做同桌了吗?”

刘琳只顾着走路,丝毫没发现王玥脸色又难看了些。

“你也说了,他把我的第一顶下去了,我俩一个第一一个第二,老班大概率会把我俩调成同桌。”

“他要是不好相处,我当然要找老班换个同桌咯~”

王玥冷笑一声,随后脸上又重新恢复了笑容。

“那你不用愁了,我刚刚听他说要继续和王瑞东做同桌。”

“算了算了,谁让我舍不得你呢,我还是继续勉为其难的陪你吧。”

虽然两个人差了将近三十分,但陈宇抓不住,刘琳也不能便宜了别人不是?

听王玥这么说,刘琳脸上再一次带上了惊喜笑容:“真的吗玥玥,我可真是太爱你了!!!”

***

后面的小插曲,陈宇和王瑞东不知道。

两个人回到教室时,老班已经把开学考成绩单在教室贴黑板边上了。

王瑞东三两步就跳进了围观人群里,一眼就瞄到了自己不出意外的名次。

班级吊车尾,倒五专业户。

看到自己,再眼神直接往最上面瞄。

果然,陈宇两个字大大挂在成绩单的最上面。

从左到右一科一科成绩看过去,看到最后的总分722,年级排名18,领先第二的刘琳三十分时,他忍不住发出了尖锐的爆鸣。

“卧槽,老陈你可真是个出生啊!!!”

“早知道你学习好,没想到你小子这么好,比我高了足足两百分啊,还让不让我活了!!!”

陈宇早就估过了自己的分数,淡定的双手插兜回了座位。

王瑞东上窜下跳的冲出来,目光扫到陈宇后就冲过来抓住了他的肩膀来回晃。

“七百二啊!七百二!这是我做梦都不敢想的分数!”

“大家都是吃大米饭长大的,你小子为什么会比我高这么多?”

几年不见,兄弟摇身一变成了豪门富少,现在成绩也把人全方位碾压。

这感觉……

刺激,简直是太刺激了。

“这不是很正常吗?我以为你会很淡定的。”

陈宇淡定的让人有点手痒。

王瑞东有点想抽他,但下不去那个手。

“我不管,当年咱们兄弟俩可是在坟头前发过誓的,你小子发达了也必须带着我。”

“我有说不带吗?”

“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你小子至少帮我提高一百分!!!”

王瑞东松开抓着陈宇的手,在一旁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陈宇扭头看着他,眼中带上了认真:“真想多提点分数?高三会把三年的知识笼统过一遍,你要想上六百,要吃很多苦的。”

“吃呗,反正兄弟吃苦,你在旁边也闲不了一点不是?”

王瑞东说的很认真。

他是有经过深思熟虑的。

陈宇现在的家境,注定了以后接触的圈子是他拼尽全力也难够到的。

以他的成绩,只要稳定,以后一定是会进京大的。

全方位的碾压下,就算两个人一直是兄弟,也迟早会出现分歧。

要么,他以后舔着脸事事靠陈宇,成为他身边没用的累赘。

要么,两个人因为所处的圈子不同,慢慢淡化了交际,彻底成为两个世界的人。

两种情况都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那就索性现在多努努力,以后继续和兄弟同甘共苦,一起高飞更有意思不是?

“行,只要你愿意,我会不留余力帮你。”

陈宇不知道王瑞东想了很多。

但看这小子不是开玩笑的,他还挺欣慰。

***

班会课赵禄明果然调了座位。

但有陈宇带王瑞东找他在先,两个人继续做起了同桌。

托陈宇的福。

以前的王瑞东都在教室后两排坐着,现在他靠陈宇来到了第一排。

是的。

老班看王瑞东听陈宇的话很欣慰,于是破例让两个人继续当起了同桌。

至于为什么会是第一排嘛。

那自然是怕王瑞东带偏了陈宇,第一排有各科老师的火眼金睛盯着他。

王玥和陈宇之间就隔着一个过道。

她今早盯了陈宇好久,发现他竟然迅速和班里好几个男生都打成一片了。

至于女生,他好像从来不主动和女生接触。

有女生主动跟他打招呼的时候,他才会礼貌又疏离的回复一句。

这样想着,王玥心底大清早被拒绝的气又慢慢消了。

他好像对每个女生都很冷淡,拒绝她好像也不是不能接受。

而且,这种不会主动招惹女生的男生,一旦对某个女生动心的话,一定会满心满眼都只剩她吧?

那她要是拿下了陈宇,以后她让他往东,他还敢往西?

想到以后对陈宇手拿把掐的场面,王玥感觉自己的心跳好像又慢了一拍,心情也再一次愉悦了起来。

明理还算有心。

高三一周给安排了三节体育课。

下午第一节课一下,陈宇被王瑞东拉着上操场了。

“老陈啊,这体育课就是咱明理另外做人的一点了。

我跟你讲啊,明理的音体美老师从来不生病请假,每节课该什么就什么,香吧?”

“嗯,香。”

陈宇点点头,从兜里掏出个口袋本丢给他。

“离上课还有八分钟,把上面的单词背会,体育课我抽空提问。”

“……”

王瑞东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消失。

“陈老师,您可真是会见缝插针。”

是的,现在的课下,王瑞东都被陈宇拉着背单词了。

陈宇笑着摸摸他的头:“儿子乖,背会了奖励你。”

“奖励什么?”

王瑞东瞬间精神抖擞。

京少出手,大餐起手没毛病吧?

“奖励你体育课可以好好打球。”

“滚!!!”

充实的生活过得很快。

一转眼,一周时间便到了尽头。

给王玥讲完最后一个问题,陈宇开始收拾起了书包。

一旁,早就收拾好东西的王瑞东目光偶尔瞄在王玥身上,偶尔再看陈宇一眼,眼神猥琐的不得了。

“走吧。”

背起书包,陈宇缓缓出声。

王瑞东嘿嘿一声点头,二人肩并肩走进了楼道。

“老陈啊,你有没有发现,这两天学委找你讲题有些勤了?”

“有吗?最勤快的不是你吗?”

王瑞东刚想反驳,便听身后又有人喊起了陈宇。

二人转身。

王玥再一次来到了二人面前。

她笑着伸手别了一下鬓角碎发,那张薄唇也不知何时偷偷上了点色彩:“那个……陈宇,你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吃顿饭,算作你这周教我做题的答谢!”

“哦~老陈~请吃饭哦~”

王瑞东瞬间一脸姨母笑的打趣了起来。

陈宇温声礼貌拒绝:

“抱歉,我姐上周给我布置了任务,今天我要完成不了,怕是进不去家门了。”

“另外,大家都是同学,讲道题而已,你不用那么客气的。”

“啊……”王玥脸上带上了些许失望,“那好吧。”

大概被连续拒绝三次有免疫力了。

再一次目送陈宇和王瑞东的背影离开,她难得没有发火,眼中反而涌起了一股浓烈的征服欲。

“陈宇,我一定会拿下你!”

现在敢这么无情拒绝她,等她把他拿下了,她一定要让他尝尝什么叫追妻火葬场!!!

再无旁人打扰,王瑞东搂着陈宇的脖子,给他使起了眼色。

“怎么样老陈,我就说吧,学委大概率是对你有意思。”

“别乱揣测女生的心思,万一人家只是单纯想感谢我一下呢?”

陈宇清醒又冷静的开了口。

“更何况我又没瞎,学委好像跟不少男生关系都不错,隔三差五互相送点零食送瓶水,偶尔出去约顿饭应该也很平常吧,要照你这么说,她有意思的男生不得少说十个起步?”

“……”

陈宇的话成功把王瑞东给说懵住了。

他挠了挠头皮,若有所思道:“你这么说……好像也有道理,难不成纯粹是我想多了?”

“不然嘞?胖子啊,你这是臆想症,得治。”

陈宇加快了脚步。

王瑞东忍不住追上去,跳起来就是一个暴扣。

“好啊你,小宇子居然敢说爸爸脑子有问题,看我不锤你丫的!”

今天来接陈宇的司机又换了一辆阿斯顿马丁。

王瑞东看着新车,一时间心底五味杂陈。

“要不是我表姐今天过生日得赶过去,今天我必须沾你这京少的光换换车坐。”

“去吧,你还有下次。”

陈宇轻轻拍了拍王瑞东的肩膀。

看他上了辆出租车后,坐上了副驾驶。

车子很快淹没在来往的车流里。

和几个男生有说有笑走出来的王玥看着离开的阿斯顿马丁,目光又一次闪了闪。

开学那天是帕拉梅拉,上周的宾利,这周又换了阿斯顿马丁。

她每天来回有专属玛莎拉蒂接送,在明理已经是很好的条件了,可这些在陈宇面前,好像还有点不太够看。

想到这里,王玥掌心一点点攥紧,眼中带上了志在必得的光芒。

陈宇被司机送到了京城最大的宠物市场门口。

拿着手机下车后,他打量着完全陌生的环境,四下没有一个熟悉的人,心底微微有些不适。

不过很快,走进市场后,里面各种各样的小动物吸引了他的视线。

紧张的一颗心,也慢慢松快下来。

这里的宠物还挺多,进门两边是鸽子、兔子、被染了色的小鸡仔之类的。

陈宇一步步往里走去,各种可爱的毛绒生物一点点占据了他的视线。

让他一颗心彻底柔软下来。

有那么一瞬间,他心底涌起了一股把这些小家伙们给一锅端了的冲动。

但很快,他又把那些危险的想法给压下去了。

全端了,就算别墅能养的下,但刚断奶的小家伙们要是一起叫起来……

那场面,陆悠会把他给砍了吧?

抖了个激灵,陈宇继续往里边走边逛。

路过一个转弯处,准备转弯的陈宇被一旁笼子里跟熊猫幼崽很像的小东西们吸引。

正疑惑为什么这老板没被带进局子喝茶时,全神贯注的陈宇丝毫没注意到,有人冲他撞了过来。

“啊!”

娇俏的女声传来。

陈宇看着眼前凭空多出来的脑袋,感受到胸口被两只小手按压,眼中多出了一点无措。

“你……摸够了吗?”

咦?什么摸够?

女生没反应过来,手比脑子反应快的真摸了摸,还指尖微曲抓了两把。

不过……这个声音好像有点耳熟?

不远处,抱着一只大黑耗子的女生看着这一幕,忍不住张大了嘴巴。

“软……软软?”

“啊?”

陈雅丽反应过来后,茫然的扭头看过去。

陈宇也在这一刻看清了扑自己满怀还占自己便宜的女生是谁。

“学姐,你……可以先把手放开吗?”

陈雅丽扭头,率先看向的是自己一双不规矩的手。

再抬头,看清陈宇一张脸时,她的脸瞬间噌噌噌变得血红。

“啊……对对对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下……下次有机会,我把便宜给你占回来,呸呸呸,不是……”

陈雅丽刚被大黑耗子吓过,此刻又发现自己干了流氓事,心乱如麻的她开始语无伦次起来。

最后,感觉脚指已经能尴尬的扣出一座梦幻城堡的她干脆又留下一句对不起,捂脸用这辈子最快的速度飞奔了出去。

不远处的女生见到这一幕,也赶紧放下手中的龙猫追了上去。

“软软,你等等我!!!”

路过陈宇时,那女生还不忘双手合十满眼歉意:“那个……对不起啊,我们不是故意的。”

眼看着两个女生迅速从视野里消失,陈宇感受着自己加快了些许的心跳,忍不住长长叹了口气。

他被人占了便宜,居然还可耻的心跳加速了。

还真是没出息。

罢了罢了,还是专心挑挑猫吧。

“至于带你们逛……”低头看了眼时间,陈宇长长叹了口气,“我和王瑞东今天得帮外公掰玉米,要带你们逛,估计也得下午七八点之后,或者等个三四天,忙完了我去找你们。”

“掰玉米?”

那头,林诗软眼神瞬间又亮了。

“我之前吃的玉米都是现成的,还从来没在现实里见过玉米地,我和秦宁去帮你们掰怎么样?”

啊这……送上门的免费劳动力,这不好吧?

陈宇思忖两秒迅速点头。

“那行,你俩打车到镇子上给我打电话,我接你们过来。”

“你和秦学姐帮忙期间,吃喝我全包了。”

“靠谱!那待会儿见!”

林诗软挂电话迅速,扭头爬起床就去折腾秦宁。

陈宇看着挂断的手机,—时间心绪有些莫名。

掰玉米可是项又脏又累的活计,要不然现在工价能刚到—天五百?

学姐现在这么兴奋,真下地那不得秒哭?

转头出去,隔壁卧室里王瑞东的呼噜声依旧震天响。

他敲开门,走过去将王瑞东推了推。

“胖子,起床了。”

王瑞东翻了个身,声音里带着浓浓疲惫:“—会儿,再让我睡—会儿,昨晚手机里的擦边小视频太多,—不小心看晚了。”

陈宇安静凝视他两秒,随后淡定出声。

“哦,林学姐刚给我发消息,她和秦学姐要来镇子上住两天,还要给我们当免费劳动力扒苞米,看样子只能我—个人去接她们咯。”

床上,原本困顿的王瑞东瞬间—个鲤鱼打挺翻身跳下床。

提了提裤子系好裤腰带,他眼神瞬间亮了。

“我女神要来?那还等什么,走走走,快点去接人,可不能给人等着急了!!!”

德性!

陈宇睨了他—眼,声音轻飘飘的:

“衣柜里有我以前穿过的衣服,去洗脸找—身适合下地的,她们现在应该在收拾东西,出城少说也得—小时后。”

“我们先吃饭,之后上街置办点东西等她们来。”

“行!都听你的!”

王瑞东重重点了点头,雄赳赳气昂昂出门走进了二楼卫生间。

陈宇见此忍不住叹了口气。

瞅瞅这小子—脸没出息的样儿,以后找个对象不得被人姑娘给拿捏死?

老爷子起的很早。

在陈宇和王瑞东还在梦周公时,他已经喂好了后院的鸡牛羊,打了两套太极拳,出去遛了—趟弯。

俩人下楼时,他正懒懒的靠在沙发上听着秦腔。

“大爷爷,早上好啊。”

踩着拖鞋板,王瑞东咧嘴嘿嘿笑着。

老爷子看俩人下来,拿起遥控器把电视声音调小了些,扭头看着俩人声音惬意道:

“早饭在锅里,汤应该还热着,你俩自己去舀了喝,吃完把锅碗洗干净。”

“得令!”

***

十点半。

陈宇和王瑞东在超市里逛了—圈,给俩女生买了遮阳帽,又买了能护住脖子的连体口罩,以及四个人用的袖套。

拎了—箱矿泉水,十几根冰棍,以及—大袋子西瓜丢小三轮里,俩人耐心等起了两个女生。

不多时,—辆出租车在客家酒店门口停了下来。

王瑞东瞬间迫不及待迎了上去。

看俩女生下车,他麻溜的帮忙将行李箱给拎了下来。

“嘿嘿,两位学姐,上午好啊。”

“上午好。”

林诗软和秦宁冲他点点头,又扭头看向身后慢吞吞开小三轮过来的陈宇。

“胖子,你带俩学姐进去办入住吧,我在外面看东西。”

“没问题!”

王瑞东拍拍胸脯,—脸殷勤带着俩女生进了酒店。

王瑞东这两周被陈宇折腾的不轻,听到放假铃声响起,依旧跟只虚脱老狗似的趴在桌上,看陈宇的时候,眼神里还带着幽怨。

“老陈,周末有什么活动吗?”

“没有啊,不出意外应该还是在家学习。”

陈宇轻轻摇摇头。

王瑞东再次对这学习脑无语了。

他不死心道:“上次答应要请我吃饭的事,还算数不?”

“算。”

王瑞东瞬间从凳子上蹦起来,拎起书包瞬间活力四射。

“那还等什么,兄弟带你去个好地方耍!!!”

他要去酒吧,他要看白花花一片的大长腿姐姐,他要在纸醉金迷的世界里恢复能量。

“行吧,不过不能太晚。”

陈宇向来一言九鼎。

不过是晚点回家见两只小家伙而已,问题不大。

“嗯嗯嗯,不会太晚。”

王瑞东点头附和。

直接通宵到天明就不晚了。

兄弟二人哥俩好一起走,一旁的王玥听到这话,瞬间又拉着刘琳蹦跶过来。

“陈宇,你们要去吃饭吗?”

“正好我俩也要出去吃饭,我知道一家新开的烤肉味道很棒,但我们两个女孩子也吃不完,咱们一起去吃吧!!!”

一旁,刘琳也冲二人点点头。

她还挺想和陈宇交流交流学习经验的。

陈宇扭头,看向了王瑞东。

这次,他有点想不到什么合适的借口拒绝了。

一旁,王瑞东看着眼前两个长相不错的女生,又看陈宇没有要拒绝的意思,瞬间咧开了嘴。

“一起可以啊,不过我和老陈想去蹦迪,大概没空去吃烤肉,你俩还要一起吗?”

去蹦迪?

王玥眉头微微蹙了蹙。

她不太喜欢那种吵闹的场所,而且去那种地方的人,大多都玩的花。

想到这里,王玥心底对王瑞东的嫌弃又多了些。

陈宇一个乖宝宝,他居然带他去那种地方。

但……

想拉近两个人的距离,没有点私下接触交流怎么行,难得陈宇这次没拒绝,她要放弃这次机会吗?

咬了咬唇,王玥点点头:“可以,但你俩不可以喝醉酒,还要保证我们两个女生的安全。”

“那是必须的啦~”

王瑞东笑的更灿烂了。

他也是蹦迪有妹带的人了~

四人一起走在宽敞的校园里,看着一旁王瑞东逗的两个女生追着他揍,欢声笑语在校园里蔓延,陈宇薄唇轻轻扬了扬。

只是……

总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东西?

很快,四人便大摇大摆走出了校门。

想到了什么,王瑞东又连忙扭头看向陈宇。

“对了老陈,你家司机今天又开了什么车过来,要不你找个借口先让人回去吧。”

一想到陆悠,王瑞东本能一个激灵。

那女魔头一看就独断专行不好惹,要是知道他带陈宇去蹦迪,大概率会砍了他。

“嗯。”

陈宇点头,四下张望很快就见到了不远处站的笔直等他的司机。

把书包给司机带走后,他一身轻松转身。

路边,王瑞东刚好打到了车。

此刻正迫不及待的冲陈宇招起了手。

陈宇刚走两步,就听幽幽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陈宇,这是要去哪儿呀?”

这声音……好像有点熟悉。

陈宇扭头,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心底莫名一个咯噔,还有种没来由的心虚。

“学……学姐,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来了?”

陈雅丽脸上带着笑,声音却没来由让人感觉到了危险。

“看样子,咱们小学弟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提前一周预约都约不到,现在这是要去哪儿快活?”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