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浮沉
  • 宦海浮沉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梁州牧
  • 更新:2024-06-13 22:47:00
  • 最新章节:第9章
继续看书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宦海浮沉》,是以陈勃叶玉山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梁州牧”,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江湖不是打打杀杀那么简单,江湖是人情世故。官场更是如此,有时候欠下一个人情,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才能偿还。他为了还一份不得不还的人情,锒铛入狱,陷入了无解的棋局中,本以为这辈子就将这样葬送在此,却不想破局途中,他得以从棋子变成了控棋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此时气运不顺不代表一辈子都会如此,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宦海浮沉》精彩片段


“他是你的兵,我上哪管他去,平时在家里,开口闭口都是仇书记这,仇书记那的,我哪敢和他争,出事那天晚上,他也是打着您的旗号,说您要见他,我哪敢问,哪知道他出去就没回来呢……呜呜呜……”

祖文君这话说的很明白,叶玉山出去的那天晚上说了,说是去见你仇承安,你不要想着一推六二五,这事说和你有关系,你跑不掉,别的不说,单单是这事闹大了,反正只要是这案子调查,就得先从你这里开始。

“胡闹,这个叶玉山,我什么时候说见他了,简直是乱弹琴”。仇承安果然恼火了。

在东港市,人人都知道叶玉山是他仇承安的人,可是现在人死了,坊间的猜测他管不了,可是祖文君到他家里来说这事,他是绝对不允许的。

祖文君见仇承安一口否认那晚见过叶玉山,于是擦了把眼泪,说道:“书记,咱先不说您有没有见他,我想问问您,您有没有收到举报我家叶玉山的信?”

叶玉山作为一个旁观者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最低限度的吸引在场人员的注意力。

因为叶玉山是祖文君带来的,所以,从她一进门开始哭诉,到仇承安下楼,他们的注意力都在祖文君的身上,尤其是当仇承安刚刚一露面,祖文君就抛出了叶玉山不是车祸死亡,而是他杀,这个问题一下子把他们两口子的注意力全部吸引过去了。

如此一来,叶玉山可以仔细的观察这些人的表情,以及他们的动作。

“举报信?什么举报信?”仇承安愣了一下,接着就否认了。

“我听说,有人举报我们家玉山,说他贪污受贿,可能会被调查,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又死了,怎么可能这么巧合,到底是谁要害死他啊……”说着,祖文君又开始哭起来,而且这一次哭的更加厉害。

于是,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仇承安好像是根本当叶玉山不在一样,朝着自己老婆使了个眼色,然后自己上楼去了。

果然,几分钟后,在叶玉山低着头躲避市委书记夫人目光时,她开始劝说祖文君想开点,还要往前看之类的屁话,这是要收尾了。

十几分钟后,叶玉山和祖文君一起出了市委书记的家门。

“他在撒谎,他一定是收到了举报信,他说没有”。祖文君淡淡的说道。

“是,我也看出来了,你说到举报信的时候,他有那么一瞬间的慌乱,时间很短,毕竟也是这么大一个领导,这点定力还是有的”。叶玉山说道。

“你也是这么认为的?”祖文君像是找到了知音一样,问道。

车到祖文君楼下,叶玉山本来是打算走的,可是被祖文君叫住了。

“上去陪我坐会,我和你说点事”。

这要是在以前,没啥问题,可是现在叶玉山死了,祖文君这可是妥妥的寡妇,寡妇门前是非多啊。

可是又不能不去,于是跟在祖文君的身后上了楼。

客厅的墙上挂上了叶玉山的遗像,这对于当医生的祖文君,以及对见过生死的叶玉山来说都不是什么事,就是觉得很别扭。

祖文君倒好了茶,而他们正前方的墙上就是叶玉山的遗像,这样的方位,恰似三人对饮。

“仇承安撒谎了,你哥给我打电话说,那晚是阚正德请他吃饭,仇承安也会去,在他家里,我没提阚正德的事,提了也没用,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勾兑的,但是不管是什么结果,你哥都是被牺牲的那一个”。祖文君说道。

小说《宦海浮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你的意思是,我哥被阚正德和仇承安算计了?”叶玉山皱眉问道。

“这几天办丧事,我就想,前因后果的想,到底是谁想让你哥死,你哥知道些啥,干了些啥,我都不知道,这个混蛋,我和他说过很多次了,有啥事都告诉我,别藏着掖着,可他……”

“嫂子,我哥这是在保护你,有时候知道的太多了未必是好事”。叶玉山看了一眼墙上叶玉山的遗像,说道。

“是啊,可是他自己没命了啊,阚正德和仇承安,这两个混蛋,肯定和你哥的死脱不了干系,唉,没希望了,他们俩合伙干坏事,在这东港市就没人能翻过来”。祖文君话里话外都是绝望。

一时间客厅里陷入了沉默,叶玉山想劝劝她,可是话没出口的都觉得自己说的是废话。

最后还是祖文君先打破了沉默,看向叶玉山,问道:“你有啥打算吗?你哥没了,人走茶凉,你在财政局估计也就那样了”。

叶玉山心想是啊,本来是想抱紧叶玉山的大腿,现在看来,还不如待在监狱里呢,至少不会被人针对,自己妹妹就是例子,自己也不能再去找陆晗烟帮忙吧,她的人情可不是那么好欠的。

“我还没想好,监狱是回不去了,手续都办完了……”

“要不,你去市委办吧?我再去找找仇承安,你哥刚刚死,看在他的面子上,估计能行,怎么样?”祖文君问道。

有那么一瞬间,叶玉山怀疑祖文君把自己送进市委办是有她自己的目的的,可这事怎么看都是为自己好,自己不能不知好歹。

“去市委办?能行吗?”叶玉山象征性的推辞了一下,问道。

“我只能是把你送进去,至于你自己将来怎么混,那我就管不了了,你的意思呢?”祖文君问道。

监狱那个老头白永年告诉过他,两办很忙,但是能接触到领导,一旦被哪个领导看上当了秘书,那就意味着一步登天了。

可是这样的风险也很大,一旦这个领导出了问题,他的秘书极少有全身而退的,所以,绑定这个很不好。

有时候秘书和领导之间的绑定,那不是简单的一个形容词,而是一辈子人生的绑定。

白永年曾是东海省一把手的大秘,可是有一天这位一把手消失了,不是死了,而是出逃了,到现在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白永年被相关部门审查了一次又一次,可是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老板去哪了,总之,白永年身上有污点吗?

肯定有,如果一点查不出来,也不会判那么久,可是大的问题也没查出来,十年了,再过几年也要出来了。

所以,当祖文君说让自己去市委办的时候,叶玉山心动了。

他早就见识到了权力的魔力,可惜的是,自己从未掌握权力,当然了,在部队那点权力不算,大家讲的是兄弟情,只有在见识到了叶玉山挥霍他手中的权力时,他才真正意识到了权力的魅力。

祖文君只是说了这么一句之后,就一直盯着叶玉山看,直到最后叶玉山觉察到她在看自己为止。

“叶玉山,你和我说实话,你真想去吗?”祖文君问道。

叶玉山还没说话,祖文君继续说道:“不知道你刚刚在想什么,但是,我从你眼里看到光了。”

叶玉山一愣,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祖文君这个女人确实厉害,不但是观察细致入微,而且能洞察人心。

祖文君在叶玉山愣神的功夫,将她的一双手伸到了他的面前。

小说《宦海浮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叶玉山一愣,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于是也想抬起自己的手,想要握住她的手,可是还没等他抬手呢,祖文君说话了。

“你看我这手好看吗?”祖文君没理会叶玉山的表情,自顾自的问道。

叶玉山心想,卧槽,这话怎么回答,再怎么远,你也是我远房的表嫂,我表哥刚刚死,这遗像刚挂上,你问我这个?

“我现在是胸外科主任,几乎每天都有手术等着我,累是真的累,可是我也是靠着这双手,把你哥从一个财政局的小科员,一步步推到了财政局局长的位置上,你知道为什么吗?”祖文君问道。

叶玉山摇摇头,他知道,祖文君会告诉他答案。

“在东港这样的小城市,如果夫妻两人,一个是医生,一个是教师,那基本上办什么事都不会受难为,因为这两个职业可以涵盖社会方方面面的关系,我是医生,在医院里,我能走到现在是靠我自己,而你哥,也是靠我走到现在,不敢说医院是我的,但是是人都得生病,只要不死,总得有求到我这里的时候,不管你是多大的领导,你可以命令我,但是刀在我手里,我可以少划一刀,你就可能再动第二次手术,这和法官的自由裁量权是一样的,可怕吗?”

祖文君说的云淡风轻,叶玉山听的胆战心惊。

但是叶玉山知道,祖文君没有夸大她的本事,她有这个本领。

三十五岁的年纪,胸外科主任,还亲自上手术台动刀,毫不夸张的说,她自己和叶玉山的位置,真的是她一刀一刀砍出来的。

祖文君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叶玉山如果还是没有个态度,那他在祖文君的眼里就真的是朽木不可雕也。

所以,当祖文君说完后,叶玉山问了一句:“嫂子,那你能不能也帮帮我?”

如果不能,那当自己没说,可是这话要是不说,祖文君就觉得这人真是个榆木疙瘩,从这个门走出去,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拉倒吧。

世间无不可交易的东西,既然自己这么说了,自己有啥价值能让祖文君帮自己呢?

祖文君是真的想帮自己吗?

叶玉山开始时还不确定,可是此时陪着她说了这么多,她要是没这个意思,恐怕连门都不让自己进。

叶玉山的脑子飞速的运转,他想到了自己当时被叶玉山安排到了监狱里,自己真是感恩戴德,想着登门道谢,可是到了小区门口了,硬生生被祖文君拒之门外了。

为什么?

因为那个时候自己对她没有价值,而且见了面,熟悉了,恐怕给她带来更多大的麻烦。

但是现在她不但带着自己去了市委书记家,见了市委书记和他老婆,虽然没说话,他们也不见得记住自己,可是自己记住了他们啊,包括他们的家在哪,怎么进去等等。

再然后,回到家里来,祖文君向自己炫耀她的能力,她的人脉,以及询问自己是不是想去市委办,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试探,她在等着自己开口。

叶玉山知道,祖文君是一个非常势利的女人,如果对她没好处,她是决然不会对自己这么和颜悦色的,即便是自己替她老公叶玉山当了一次接盘侠,可是现在叶玉山已死,而且陆晗烟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是叶玉山的,这接盘侠的意义就没了。

所以,如果自己对她没有利用价值,怕是她都懒得和自己说话了。

小说《宦海浮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之所以这么耐心的和自己喝茶,聊天,还让自己看她那白皙而有力的手,无外乎是在对自己循循善诱,让自己求她,求她帮自己,再然后,她才会提出条件来。

为什么会这样,直说不行吗?

不行。

因为他们并不熟悉,接触的次数有限,她要观察叶玉山的反应能力和洞察人心的能力,也是在为将来一旦事情败露撇清关系。

这世上没有真正无私的人,即便是父母子女之间,都不是,这是人性。

叶玉山和祖文君之间的关系纽带是叶玉山,可是现在叶玉山死了,所以,他们之间现在一拍两散,再也不见,也说的过去,可是祖文君的表现似乎没有这个意思。

“帮你?为什么?你哥让我操碎了心,现在是鸡飞蛋打,我不想再做这种事,也没意义”。祖文君意兴阑珊的说道。

“嫂子,你我都知道,我哥死的不明不白,仇书记肯定是撒谎了,而且我哥给你打电话说是阚正德和仇承安要见他,这里面有没有问题?如果我去了市委办,或许能一点一点的查出来”。叶玉山说道。

叶玉山的死是实实在在可以看得见的问题,这也是祖文君无力做到的事情,尽管她的人脉很广,认识的人很多,可是这事总归还得有一个可靠的人去做,叶玉山就是这样一个可靠的人。

其实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隐形的问题。

其实在叶玉山说出口之前,他也不确定,只能是试探着一点点的说出来。

“嫂子,其实我觉得,你要是从政,肯定比我哥做得好,你有这么多的人脉资源,对人性看的这么透彻,你要是放下手术刀,还有我哥啥事?”叶玉山恭维道。

对于高帽子这种东西,很少有人拒绝,而且从叶玉山和他们两口子为数不多的几次见面中,叶玉山非常冲动的去找陆晗烟算账,回来就把祖文君气的够呛。

所以祖文君对叶玉山一定是一直心存不满的,觉得自己老公不如自己,这是一定的,而叶玉山替她说出了口。

“这些关系都是靠我的手术刀一刀一刀砍下来的,放下手里的刀,我就什么都不是了,你不用拍我马屁,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所以,心里不甘,但是又能咋办呢?”祖文君长叹一口气说道。

叶玉山心里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个马屁拍对了。

“嫂子,你觉得我和我哥比,我们俩的资质谁好一点?”

祖文君闻言,白了他一眼没吱声。

叶玉山继续说道:“嫂子,我哥死的不明不白,这事仇承安和阚正德脱不了干系,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陆晗烟肚子里的孩子是阚正德的,我问过她,她没否认”。

祖文君一听,立刻呆住了。

“你说是阚正德的种?”祖文君不信的问道。

叶玉山点点头,说道:“千真万确,我现在和陆晗烟还没解除关系呢,所以,你要是帮我,我可以在阚正德和仇承安之间来回周旋,这样的话,查清我哥的死因,或许有很大的便利”。

趁着祖文君消化这些信息的时候,叶玉山继续说道:“陆晗烟也没有现在离婚的打算,她要给家里一个交代,所以,我和她谈的是,可以雇我,一天一万,直到生完孩子为止”。

祖文君被他的话气笑了,这些事情自己都不知道,此时她的脑子确实有点乱。

“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祖文君问道。

小说《宦海浮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高宁,你哪来那么多废话,我让你查,你帮我查就是了,这点事都办不了?”叶玉山不悦的说道。

“好好,班长,你别生气,我帮你查,明天这个时候,她的底细我一定给你查个明白交给你,好吧?”

高宁和叶玉山是一起当的兵,但那时候叶玉山是班长,而他们是一起服役,一起复员,当时高宁也和叶玉山说过,他可以和自己父亲说一下,在安排工作的时候给叶玉山走走路子,但是被叶玉山拒绝了。

叶玉山不想欠高宁的人情,而且这种人情很难还,一欠就是一辈子。

可是他没想到,虽然自己没欠高宁的人情,却欠了自己远房表哥叶玉山的人情,而现在也到了还人情的时候了。

还他妈用这种方式,想想就觉得窝囊。

如果陆晗烟昨晚没有设计他,他或许就装傻充愣把这个人情还了算了,但是现在陆晗烟先越界了,而他绝不是坐以待毙的人。

下车之前,高宁想了想说道:“勃哥,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说,咱俩有啥不好说的,一起吃过饭,扛过枪,虽然还没嫖过娼,但是这感情还用说吗?”叶玉山伸手拍了高宁一巴掌说道。

“是,你说的对,哥,就是这个陆晗烟,在市里那也是有名的人物,你要是真看上她了,我劝你还是省省,我听说这背后不简单,别摸不清门道,到时候得罪了人,搞的不好看,我最担心的是,别把你真焊在监狱里就麻烦了,那就不是当狱警了,那可能是坐牢。”高宁说道。

叶玉山点点头说道:“少废话,帮我查查,我就是单纯的想知道她到底有啥厉害的,牛逼哄哄的……”

当晚,叶玉山都没怎么敢睡。

第二天一早,叶玉山家,他早起做好了饭。

夫妻两人面对面坐着,祖文君喝了口水,桌子上的饭菜,她一点没动,完全没胃口,因为此时她又想起了陆晗烟。

“他们是不是今早去登记?”祖文君问道。

“是,你放心吧,没事,吃完了早点去上班,你今天不是有手术吗?”叶玉山试图转移自己老婆的注意力,问道。

祖文君是外科医生,手术的技术相当了得,叶玉山先是被提拔为财政局局长,现在又奔着副市长去了,这都是祖大夫的功劳,因为她曾经靠着一把手术刀,把东港市一把手仇承安的老婆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两次。

所以,祖文君和仇承安的老婆既是医生和患者的关系,还是非常好的朋友,可以说,如果没有祖文君,就没有现在的叶玉山。

“我现在担心的不是陆晗烟,我现在担心的是叶玉山,你那个表弟到底靠不靠谱?明明知道孩子不是自己的,还敢接下来,要是秘密结婚还好说,陆晗烟不是还要办婚礼吗,到时候传到他家里人耳朵里,如果他熬不住,告诉了自己家里人,那也就意味着告诉了所有人,你确定他能挺住?”祖文君问道。

叶玉山闻言也有些担心了,可是他现在没有退路,必须先把陆晗烟的嘴堵住。

所以,尽管自己老婆有些怀疑,可是他依然要坚持自己的决定。

周一一早,叶玉山联系了自己妹妹,让她把户口本从老家捎了过来,一家人都在一个户口本上,家里人没有怀疑。

对于领证这种事,叶玉山没有啥经验,一切都听陆晗烟的安排。

陆晗烟的家里来了不少人,叶玉山就像是一个木偶一样,被陆晗烟提着这里那里的打招呼,她也是无奈,之前她从未让男人出现在自己家人面前,现在结婚了,不得不把叶玉山拉出来介绍个没完,叶玉山还算是配合,七大姑八大姨的叫个不停。

祖文君的车停在民政局门口的停车场,一直等着陆晗烟他们出来。

当一群人围绕着叶玉山和陆晗烟出来的时候,祖文君迎了上去。

陆晗烟先看到了祖文君,脸色一变,慢慢停住了脚步。

作为情敌,她们是相互认识的,至少在陆晗烟的材料里,她认识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叶玉山的老婆。

反倒是叶玉山根本不认识自己这位表嫂,因为在叶玉山给他安排了工作后,他倒是想着上门表示感谢的,可是祖文君根本没让他进小区,更谈不上见面了。

“恭喜,可以借一步说话吗?”祖文君冷笑着问道。

“我们认识吗?”陆晗烟强装笑脸的问道。

祖文君上前一步,低声说道:“你要是不想我现在打你的脸就跟我过来好好说话,闹大了对谁都不好。”

这话叶玉山听到了,他忽然醒悟过来,这位就是叶玉山的老婆吧,卧槽,今天居然打上门来了,想到这里,他第一反应是给叶玉山打电话,可是手机还没拿出来,祖文君冷着脸说道:“叶玉山,你也来,我们一起聊聊。”

叶玉山的心里只有四个字,完犊子了。

陆晗烟估计也是这么想的。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又看向已经朝一旁走去的祖文君背影,陆晗烟小声说道:“待会她要是打我,你拦着点,我先跑……”

“凭什么?”叶玉山脱口而出。

陆晗烟闻言真是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她差点就把手里的结婚证砸到叶玉山的脸上了。

三人离开了围绕着的亲友,很诡异的站在了民政局院子里的一角。

祖文君最先站定,但是她的目光看向了陆晗烟的肚子,仿佛她的眼神里有刀子,陆晗烟下意识的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肚子。

“几个月了?”祖文君冷笑着问道。

陆晗烟脸色一僵,没吱声。

祖文君看向叶玉山,冷笑着问道:“喜当爹的滋味咋样,这孩子不是你的吧?”

小说《宦海浮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而这一次尤甚。

“仇书记呢?还没到吗?”叶玉山到了后,被带进了茶室,从这里坐着喝茶,可以看清整个东港市的全貌。

“没到呢,玉山,今天请你来,是想拜托你一件事,麻烦给牵个线搭个桥,怎么样?”阚正德问道。

“啥事?”叶玉山警惕的问道。

此时,一个年轻的女孩走了进来,含笑向叶玉山打了个招呼,叶玉山感到头皮一阵发麻。

“叶叔叔,好久不见了”。女孩很自然的笑笑,坐在了两人中间,提起茶壶给叶玉山倒了杯茶。

“露露什么时候回来的?”叶玉山微笑道。

“今天刚回来,时差还没倒过来呢,叶叔叔,你和我爸慢慢谈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说完,温文尔雅的阚云露起身离开了。

叶玉山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等到阚云露走后,叶玉山才说道:“唉,这一眨眼的功夫,孩子都长这么大了”。

“所以,趁着仇书记没来,想请你帮个忙,仇书记的二公子,还没结婚吧,虽然比露露大了五六岁,我觉得不是问题,玉山,你给当个媒人咋样?”阚正德问道。

阚正德能说出这话来,着实让叶玉山愣了一下。

如果是换做寻常人家,那是再好不过了,阚云露留学英国,而仇承安的二公子是在美国留学,而且还没回来。

仇承安有权,阚正德有钱,这么官商一勾兑,那是再好不过了,叶玉山心里冷笑,你们是想把东港市盘下来吗?

但是他从内心里是鄙视阚正德的,别看他现在坐拥贵鹿集团,可他是如何起家的,以及现在在东港市是什么口碑,别人不知道,他叶玉山是一清二楚的,所以,他不想掺和这事,更不想在自己提拔副市长的这个节骨眼上去仇承安那里找不自在。

阚正德是以黑起家,仇承安虽然和他有过勾兑,可是那都是权力和商业的事情,和两家人没啥关系,可是一旦结成了姻亲,事情的性质就变了,阚正德以后出了任何事,都会牵连到仇承安身上。

阚正德想要用自己闺女攀附一个稳妥的锚点,这没问题,可问题是锚同意吗?

阚正德觉得自己有钱,就觉得自己可以用这些钱来买一条康庄大道,这怎么可能,用这种方式把自己洗白,还不如早点润出去呢。

黑的白的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你的底色,指望着以黑起家,再洗白当好人,极其艰难,毕竟人是一代一代往前走的,你这代洗白了,下一代还会有人把你的黑底翻出来。

所以,这个洗白不是所谓的白布染黑了泡水里洗白,这个所谓的洗白,更多的倒像是油画,黑底要想洗白,只能是再盖上一层白色的颜料,可是黑色的底一直都在。

你是个什么货色你不知道吗,还想攀附仇承安这个正厅级的领导,真是抱着癞蛤蟆睡一觉就觉得自己也是青蛙公主了。

“阚总,我这个人有两个原则,一个是不做媒,另外一个是不担保,所以,你这忙,我帮不了”。叶玉山没给他说服自己的机会,直接就拒绝了。

阚正德闻言点点头,说道:“理解,我也就是问问,只是,有件事你得有心理准备,你看看这个”。

说着,阚正德从茶桌的抽屉里拿出来个信封,交给了叶玉山。

叶玉山拿出来一看,脸色大变,这是一封举报信,举报他三年前曾经为贵鹿集团提供了三笔资金,以协助贵鹿集团在宁夏拿下了几千亩沙漠荒滩,到现在没有任何回报,可是这钱是怎么到了贵鹿集团账上的?

小说《宦海浮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这是你们单位的人实名举报的,在这个节骨眼上,你说咋办?”阚正德问道。

叶玉山不瞎,当然看到了最后的落款,实名举报,在自己的副市长落地之前出了这种事,叶玉山的头发很快就湿透了。

本就不多的头发,一缕一缕的贴在头皮上,让他的精神看上去更加的疲惫不堪。

“老叶,我和仇书记沟通过了,这两个亿的资金,我们得想办法解释清楚,不然,很难过关”。阚正德说道。

叶玉山很快从最初的紧张和慌乱中镇定下来,他将手里的举报信放下,看向阚正德,说道:“我没记错,这笔钱是仇书记特批的,你们说要在宁夏搞煤转油项目,我当时是反对的,仇书记一天几个电话的催我,到现在你们是想让我背黑锅?”

阚正德闻言皱了下眉头,说道:“你这话说的,怎么能是让你背黑锅呢,是我和你一起背,绝对不能牵涉到仇书记,他在,我们的事还会回旋的余地,他不在,我们就都完了”。

今天来的时候,叶玉山就感觉很不好,现在都应验了。

当一个人被提拔的时候,就等于是放在了阳光下暴晒,虽然不是晒足一百八十天,但是这个过程也很难熬。

问题是时下谁没点这样那样的问题呢,所以,在晒的过程中,谁的运气好,或许就能过去了,运气不好的,就被晒成了大酱。

现在的叶玉山,已经不是担心自己的副市长能不能落地了,而是如何摆脱牢狱之灾。

阚正德说的轻巧,让自己和他一起背黑锅,自己是官,他是民,这能一样吗,自己背黑锅,那是要坐牢丢官罢职的,可是他呢,他出来还是吃香的喝辣的,还是一样过的很好。

当初这件事他就不同意,这是严重违反财务纪律的,可是上有仇承安的一再施压,下有阚正德不断的腐蚀,叶玉山终究是没能挺过去。

领导的话要听吗,当然要听,有些违反纪律的事情,可以睁一眼闭一眼,如果真的是死死坚守规则,大概率你马上就会被换掉,因为领导不需要一个死心眼整天的恶心自己。

可是领导的话如果会给你带来牢狱之灾呢?那你就得小心点了,这样的领导不计其数,他们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原则,让下属顶缸,给下属挖坑,这种人真的不少。

“什么时候开始调查?”叶玉山紧张的问道。

“我还不知道,这是我刚刚从仇书记那里拿到的举报信,既然这家伙举报你,肯定不是这一封信,省里,甚至是北京,都有可能,你的属下,你怎么管的?”阚正德郁闷不已的说道。

“我不知道,我平时对他也提好的,我……”

“玉山,仇书记就想要你一个态度,你是怎么想的,你得表个态吧?”阚正德问道。

叶玉山被电话铃声吵醒的时候正在做梦,噩梦,梦见自己被无数双从地狱里伸出来的手抓住了脚踝,想要把他拉进地狱里。

可是他死死的抱住了一棵枯树,在地狱的炙烤下,那棵枯树也是摇摇欲坠,就在那棵枯树终于支撑不住他的重量轰然坠下的时候,他被手机铃声吵醒了。

叶玉山浑身都湿透了,醒来的时候,依旧是冷汗直冒。

看着床头柜上亮着屏幕的手机,他一时间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境。

“喂,嫂子,这么晚了……”叶玉山话没说完,就被祖文君说的话惊呆了。

小说《宦海浮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嫂子,你再说一遍,是真的吗?确定了吗?”叶玉山一下子坐起来,手有些抖。

“确定了,人到医院了,司机和他都死了,我现在要去医院,你能陪我去吗?”祖文君在电话里低声说道。

“你等我一下,我这就过去”。叶玉山立刻说道。

挂了电话,他依旧不相信这是真的,昨天才刚刚见过叶玉山,怎么就突然车祸死了,这,怎么想怎么觉得是扯淡。

但是他相信祖文君不会胡扯,于是匆忙穿了衣服,从酒店借了车开去了祖文君家。

祖文君等在门口了,叶玉山很想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一时间问不出口,因为祖文君也是刚刚接到电话,对叶玉山的事情一无所知。

“嫂子,这不是真的吧?”两人下了车,叶玉山扶着祖文君疾步冲向了医院的大厅。

交警已经在等着了,还有财政局的其他领导,以及市委办的人。

叶玉山不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他是东港市的财政局局长,而且马上就要晋升副市长,这事一个处理不好,很容易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要是因为这件事形成一定程度的舆情,他们谁都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交警简单的向祖文君解释了一下事故的大概,汽车是在转弯的时候,车速过快,冲出了护栏掉进了几十米高的山崖下,现在很难说是司机的问题还是道路设计的问题,但是这个地段还是第一次出事故。

医生解释说,人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了,耽误的时间太久了,那个地方没有行人路过,是巡逻的人发现的,太晚了。

祖文君一言不发,被医生和交警带着去了太平间,叶玉山也跟了进去。

很难说祖文君对叶玉山有多深厚的感情,整个过程一言不发,没有眼泪,没有质问,没有回答问题,就这么站在了叶玉山遗体面前。

白布被掀开了,熟悉的人,熟悉的脸,可是早已天人永隔。

祖文君捂着嘴,好像是生怕自己哭出来,这所谓的见一面,不过是认尸体而已,所以,前后不到五分钟就结束了。

祖文君拒绝了叶玉山单位和市委办所有人的慰问,直接坐上了叶玉山的车。

“嫂子,这大晚上的,我哥去山上干嘛了?”叶玉山问道。

“你相信他是出车祸死的吗?会这么巧吗?”祖文君的眼睛里爆发出的怒火让人不寒而栗。

叶玉山一愣,回头看向后座的祖文君。

“他下班时给我打电话,说是阚正德请他吃饭,还有市委书记仇承安,所以他不得不去,结果就出了事,而且今晚天这么好,无风无雨,他是多着急才会出车祸掉到山下去?”祖文君看着窗外,淡淡的说道。

叶玉山内心一凛,问道:“嫂子,你的意思是,这事和阚正德有关系?”

祖文君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你哥很多事不告诉我,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少事瞒着我,到底是啥事让人家动了杀机呢?”

叶玉山明白了,祖文君是不相信叶玉山的死是意外车祸,而是怀疑有人下手了,只是她不知道对方到底为什么要下死手。

“那你想咋办?”叶玉山问道。

祖文君看看窗外,说道:“这事不能这么算了,我得去找仇书记问问,他有没有去阚正德的家里,见没见你哥,人死了,一句车祸就完事了,哪有那么轻巧的?”

祖文君的态度倒是有些让叶玉山意外,他还以为祖文君对叶玉山没多少感情呢,没想到事到临头祖文君还是很有血性的。

小说《宦海浮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问他有用吗?问题是要搞清楚到底是不是车祸,车有没有问题,这些才是最重要的”。叶玉山说道。

“那你说怎么办?”祖文君皱眉问道,“就这么算了?”

“算了不可能,我有战友在公安局,我找他问问,看看交警队对这起事故的认定,他们告诉我们的结果是一回事,他们内部有没有其他的内情我们不知道的是另外一回事,我先打听一下再说”。叶玉山说道。

祖文君点点头,他也觉得叶玉山说的对。

叶玉山把祖文君送回去时,天已经亮了。

叶玉山回到酒店,窝心不已,奶奶的,自己刚刚把关系调到了财政局,满心指望着这个表哥拉自己一把,这才几天,居然就这么挂了。

说实话,叶玉山也不相信有这么巧合的车祸,可是事实摆在那里,还能怎么办?

要说对现场的勘察,自己能有交警专业吗?

不管怎么样,他还是给高宁打了个电话。

“我也是刚刚听说,不过哥,这事你别着急,中午出来吃个饭吧,我想和你聊聊,地方我找,别给人看到就行,到时候你悄悄来”。高宁低声说道。

“高宁,你小子是不是有啥事瞒着我?你知道啥了,现在告诉我”。叶玉山皱眉问道。

“见面说吧,这事电话里说不好,你先歇会,忙活大半个晚上吧,歇会,到时候再说哈,我挂了,哥”。高宁话说了一半就挂了,这真是激起了叶玉山的好奇心,但是听他说的这么小心翼翼的,这里面肯定是有事。

叶玉山是财政局局长,那是东港市的财神爷,他出了事,这个消息就像是长了翅膀一样,瞒是瞒不住的。

陆晗烟一上午都没做任何事,只是坐在落地窗前看着脚下的东港市,可是她已经关了空调,穿了一件毛衫,依旧是感到彻骨的冷,当办公室的门被敲响时,她吓得浑身一哆嗦。

回头一看,叶玉山走了进来。

叶玉山慢慢走过去,站在她的身侧,她一声不吭。

“我表哥死了,昨天晚上,车祸,车从山上掉下去了,司机和他当场死亡”。叶玉山说道。

陆晗烟面不改色的说道:“听说了,世事无常”。

叶玉山没吱声,虽然祖文君一口咬定她老公的死没这么简单,可是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叶玉山是不会乱说的。

“我表哥都死了,我们是不是更没必要继续维持这个婚姻了?”叶玉山问道。

陆晗烟依旧是没有动,只是淡淡的说道:“你不是说我可以花钱雇你吗,帮我维持到生孩子吧,一天一万,不还价”。

叶玉山点点头,一时间两人都没了动静,直到叶玉山的手机响起。

“喂,怎么了?”电话是叶玉山的妹妹陈小颜打来的。

“哥,我刚刚接到办公室的电话,说是我那个合同出了问题,他们说我隐瞒了实习经历,不要我了,让我收拾东西走人,咋办?”陈小颜在电话里焦急的问道。

叶玉山一愣,瞬间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陈小颜是叶玉山安排进来的,叶玉山现在一命呜呼了,谁还看他的脸色,看个鬼的脸色,陈小颜的合同还在试用期,那还不是说毁就毁,可是这对陈小颜来说,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朋友圈炫耀自己找到工作的文字墨迹未干,这边就被扫地出门了。

“你先别急,我知道了,你别和他们吵,先过来找我吧,我们商量一下咋办再说”。叶玉山能咋办,只能是先这样。

小说《宦海浮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她还算是有点见识,看清楚了鱼缸里的鱼和自己家鱼缸里的鱼是一个品种,南美亚马逊食人鱼。

陆晗烟看到是叶玉山进来,紧张的身体立刻放松了下来,可是这一放松不要紧,她干出了这辈子最丢人的事。

在叶玉山和阚云露面前,她失禁了,黄色的液体从茶几上慢慢溢出去,淌满了地毯上,一股难闻的味道扑面而来。

阚云露虽然也好不到哪里去,她的额头上碰了一个疙瘩,可是相对于现在的陆晗烟来说,还算是好的。

阚云露见今天的事不成了,立刻想走,可是被叶玉山叫住了。

“等一下,这就准备走了?不知道这个酒店的保安听谁的,是听你的,还是听陆总的?”叶玉山面对这一幕,居然没有很生气。

可能主要还是陆晗烟和他没什么关系吧,再加上阚云露还是个女的,所以她们怎么玩,那是他们的事,和自己没啥关系。

只是,叶玉山不知道这人是谁,只是猜到一定是和阚正德脱不了干系,不然,在这东港市,还有谁敢对陆晗烟这样,是不想活了吗?

叶玉山的意思很简单,你要是敢出去,就让酒店的保安收拾你。

酒店的保安当然是听陆晗烟的了,她是这里的老板,至于这个女人,叶玉山一开始想的是,这可能是阚正德的小三小四小五,她们这是狗咬狗,一嘴毛。

所以,只要是陆晗烟没啥事,他也不打算追究,甚至,他想着和阚正德谈谈,把事说清楚,只要是按天给钱,你们自己怎么闹,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总之一句话,叶玉山死了,叶玉山在陆晗烟这里的积极性,除了钱就没啥了。

叶玉山将陆晗烟抱起来放进了浴缸里,浴缸里正在放热水,一会就能缓过来。

“她谁啊?怎么打上门来了,你也是怂,怎么能让人搞成这个样子?”在浴室里,叶玉山问道。

陆晗烟欲哭无泪,自己刚刚被叶玉山看光了不说,还当着他的面失禁了,真是丢人丢到了姥姥家了,可是现在说啥都晚了,她此时心里只有恨,恨阚云露不死,恨阚正德不死,恨阚家人不死。

“她是阚云露,阚正德的女儿,这是来逼着我打掉孩子的,他们怕这孩子分他们的家产,我……”陆晗烟想说啥时,发现自己的声带居然发声困难了。

“你先泡一会吧,等下再说”。叶玉山拿了个杯子从浴缸的水龙头处接了杯水递给陆晗烟,都这个时候了,就别穷讲究了,有口热水喝就很不错了。

本来祖文君听说陆晗烟肚子里的孩子是阚正德的种时,说要见见她,叶玉山还想,都这个时候了,有必要见吗?

可是从今晚发生的事来看,这事还真是有的玩了,孩子还没生呢,阚家的这个小女儿就打上门来了,理由居然是怕分他们的财产,不知道祖文君听说这事会不会想到什么。

有叶玉山在,阚云露就没机会了。

等叶玉山出去的时候,阚云露和她带来的两个保镖站在客厅里,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带枪了吗?刚刚为什么不开枪?没胆子吗?”叶玉山挑衅的问道。

“你以为我不敢吗?”阚云露一转身,从保镖的腰间拔出枪来,直接对准了叶玉山。

“你当然敢了,只不过,你要是一枪打不死我,那受罪的就是你了,你说你一个女孩子,怎么下手这么狠呢,你既然知道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爹的,那论辈分,她算不算你的小后妈?你就是这样对你长辈的?”叶玉山的嘴是真的损。

小说《宦海浮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